記者來鴻:天堂島風雲再起變幻莫測

度假勝地馬爾代夫,政變似乎成了常態。記者聞訊有人密謀推翻現政府,趕忙過去查訪,發現現任總統還真不是信心滿滿的樣子。

通常,有人策劃推翻政府,外人是不會得到預警的。要把領導人從權位上拉下來可是有風險的,謀劃行動的人一般會對自己的招數嚴格保密。所以,當一位同事說她了解到馬爾代夫眼下這樣一起陰謀的內幕時,我相當吃驚。

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英國作家)肯定立刻就會認定,馬爾代夫是充滿熱帶神秘、異國情調的傳奇故事的最佳場景。

馬爾代夫由26個珊瑚環礁組成,總計1192個小島,綿延數百英里,散落在浩瀚蔚藍的印度洋中,宛如……請原諒,因為我沒有辦法不套用旅遊小冊子的語言……「一串璀璨的明珠」。

名正言順,馬爾代夫以美到令人窒息、貴到令人窒息的豪華酒店馳名世界。既然說到度假,我就再添一句,這裏也是情侶共度一段浪漫甜蜜時光的好地方。

不過,這可不是做記者的好地方。最近已經有一些外國記者被驅逐,他們報道的,遠遠比不上有可靠消息來源稱有人正在密謀推翻政府這個話題敏感。

因此,我們拿旅遊簽證去馬爾代夫。我知道你怎麼想:拿旅遊簽證並不意味著我們有權給自己訂上一家豪華酒店。

馬爾代夫所有重要決定都是在首都馬累做出的。這是一個明顯缺少可愛之處的小島,面積大約兩三平方英里,到處覆蓋的是水泥,而不是銀色的沙灘。

馬爾代夫所有重要機構都設在馬累,總人口40萬,相當大的一部分也住在馬累。我的同事奧莉維亞(Olivia Lang)也就是在這裏練就一身出色的記者本領,她在馬爾代夫《獨立報》任職,這是島上為數不多的幾個客觀新聞來源之一。

2008年,奧莉維亞就在馬爾代夫。當時,持續30多年的腐敗、專制終於被民主推翻。年輕、進取的穆罕默德·納希德(Mohammed Nasheed)在馬爾代夫首次自由選舉中當選總統,前任強權總統穆蒙·阿卜杜勒·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悄悄溜走,躲在陰影中密謀。

奧莉維亞報道過,納希德總統廢除壓制性法律,加強民主建制,他主持的那起旨在強調海平面上升威脅的水下內閣會議更是抓住了全世界的注意力。

一時間,馬爾代夫成了伊斯蘭民主國家的的典範。不過好景不長。馬爾代夫人稱「天堂島」,珊瑚礁四周的大海確實如水晶一般清澈見底,但是,政壇可一直是污濁混沌的。

四年時間,納希德就被他所說的一起「政變」趕下台,現在自我流放到英國,前強權人物加堯姆的弟弟(同父異母或同母異父)阿卜杜拉·亞明(Abdullah Yameen)執掌大權。

反對派說,在亞明總統執政期間,馬爾代夫日趨專制。就在過去幾個星期內,儘管受到聯合國、歐盟和美國的嚴厲批評和指責,亞明政府還是推出了限制演講、示威自由的法令,並且採取行動凖備恢復死刑。

Image caption 前總統納希德在政變後下台,現居倫敦

這可不像是一個信心滿滿的領導人做的事。

我們必須謹慎行事。奧莉維亞警告,「當心那些形跡可疑、遊手好閒的人。」

我們被告知,馬累到處都有特務、政府密探。但是,閒逛,好像是馬爾代夫人的全民娛樂之一。摩肩接踵的大街上,到處可見帶著太陽鏡、懶散地抽著煙的男人。

我們在咖啡館、公寓樓間奔走,秘密採訪;我們蹲在一棟廢棄大樓的二樓,觀察警察和反對派集會示威的人衝突。

越來越明顯的一個事實是,亞明總統確實處境脆弱。他的哥哥、前總統加堯姆最近宣佈不再支持亞明,亞明現在甚至很難拉動自己政黨的議員。

不過,不管消息來源多可靠,報道企圖推翻總統這類可能導致局勢不穩的故事可不是小事,在倫敦的主編要我們拿到有人密謀策劃的更多證據。

Image caption 馬爾代夫現任總統亞明

這並非易事。既然是陰謀,通常就不會有獨立觀察人來證實。

我給馬爾代夫總統辦公室發去電郵,請他們對我們在報道中即將提到的腐敗、壓制等做出回復。我還問,亞明總統是否擔心可能有人策劃把他趕下台。

我們收到的回復說,馬爾代夫當局知道有人正在策劃「推翻政府」,這是「嚴重違背國際和法律凖則」的,人民應該通過投票決定誰執掌國家。

我們的報道播出之後,馬爾代夫政府堅持說,政權非常「穩固」,並且組織了一次「馬爾代夫國防力量」—軍隊—的大型集會,提升他們所說的「愛國主義」,集會期間演唱了不少激昂的歌曲。

與此同時,前總統納希德攜左膀右臂正在抵達距離馬爾代夫不遠的斯里蘭卡首都科隆坡。

返回我在德里的辦公室。窗外素馨樹上,鳥兒在歌唱。「叮」,收件箱中來了新郵件:馬爾代夫當局剛剛宣佈,對在國內的外國記者施加新的限制措施。

看起來,直到馬爾代夫換了新政府,我是不會被歡迎去重遊了。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