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毒品泛濫 「白富美」在劫難逃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鴉片、海洛因泛濫,服毒過量在美國已經超越車禍、成為意外死亡的主要原因

鴉片、海洛因泛濫,服毒過量在美國已經超越車禍、成為意外死亡的主要原因,其中俄亥俄是最嚴重的一個州。持續惡化的危機衝擊著社會的各個層面。記者在克利夫蘭市以西中產白人聚居的郊區跟隨驗屍官和警察一起去調查一起疑似案例。

綠草茵茵、綠樹蒼蒼的街道。噴灑器懶洋洋地轉著頭,晶瑩的水滴灑落在整齊的草坪上;花園裏,星條旗在微風中輕輕搖曳;陽光下,三個穿著短褲的小男孩騎著自行車飛馳而過……

我們把車停在克雷格·查普爾醫生(Dr Craig Chapple)的車旁。後備箱大敞著,他正在收拾需要用的儀器和設備。

查普爾醫生務實、嚴肅,直截了當但並不粗魯缺禮。說話時,他銀色的小八字胡—兩頭打過臘、向上翻翹著—一上一下地顫動,彷彿不安生的迷你小動物試圖逃跑。

查普爾醫生是驗屍官。他此次登門造訪的是一所大大的平房,有兩間車庫。花園裏有假山,粉色的牽牛花,黃色的玫瑰,灌木叢中掛著燈籠、小小的玻璃紅心作裝飾。

我們在車旁等候,查普爾醫生向這家人解釋了我們一起來的原因,並請他們放心,說我們不會透露任何人的身份。

在房外等候的還有警察。驗屍官帶著兩個助手,他們棒球帽帽簷壓的很低,手上帶著醫用手套。

然後,就是這家人。一位看起來非常傷心的男子。我們聽到驗屍官正和坐在花園桌前的一名女人對話,她手裏端著一個如同袖珍金魚碗一樣的杯子,時而就著吸管喝一口裏面盛著的鏽釘子顏色的液體。

我們聽她告訴驗屍官:一大早,我發現他就是這個樣子了。

她弟弟在家裏暫住,頭一天晚上,她和丈夫先去休息,留下弟弟一人看電視,轉天早晨……

嗯。我們馬上也就要看到她轉天早上面對的場景了……查普爾醫生叫我們過來,介紹我們認識這家人,我們向他們表示慰問,然後跟著驗屍官走入房中……

寬敞的客廳,電視依然開著,播放的是天氣頻道。音量相當大,不過好像沒人注意到一樣。房間裏還有一台立式電扇,開到高速,嗡嗡作響,彷彿在與電視音量打拼。

沙發上坐著的是那名女人的弟弟,乍看上去,他好像在沉睡。直直坐著,頭垂在一邊,眼睛緊閉,腿上蓋著毯子,大概30大幾歲的樣子。

查普爾醫生開始工作。他檢查了現場,舉著小小的數碼相機不時拍照,然後指揮助手拉開毯子……他們小心謹慎,查普爾醫生說,必須注意有沒有針頭。

他檢查了這名男子的手臂、腿,看看有沒有注射海洛因留下的穿刺痕跡。沒有……他告訴助手把男子屍體移到地板上,然後檢查沙發。

舉著小手電把整個客廳仔細檢查了一遍,查普爾醫生沒有發現任何使用鴉片的物理證據。當然了,如果是有人口服毒品、或者吸食海洛因,一時半晌是無法看出來的……

驗屍官還告訴我們,找不到證據並不罕見。有時候,家人叫警察前會首先打掃一下,有些擔心警察發現家裏有非法毒品,有些因為親屬服藥過量喪命而感到震驚、羞辱。

查普爾醫生叫來活動擔架,搖了搖頭。這一幕對他來說太常見了。他說,有一個周末,他曾去檢查過四起吸毒死亡事件,令人震驚!

洛雷恩郡(Lorain County,俄亥俄州)人口大約30萬,主要是郊區,中產聚居,還有廣闊的農村腹地。過去三年,因為服用鴉片過量而喪命的案例一直在65例左右徘徊,但是僅在2016年上半年,死亡人數就已經達到了這個水平。

這主要反映出,市場上出現了殺傷力遠遠超過從前的毒品。芬太尼(Fentanyl)是合成毒品,強度超過海洛因許多倍。但是,毒販子會把芬太尼和海洛因混在一起,癮君子或者以為能撐得住

這個強力混合藥物,或者根本不知道買的是什麼。

查普爾醫生收尾時,我走進前廳。雖然電視還開著、電扇還轉著,我還是能夠聽到關上屍體袋拉鏈的聲音。

我和一名警察聊了起來,這是他本周內調查的第二起疑似服毒過量死亡事件。

屍體推車從身旁經過,我們的交談暫時停止。突然,警察問了我一句,「嗯,你們要脫歐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時間,我有種不知所以然的強烈暈眩感。這個問題如此牛頭不對馬嘴,我幾乎笑了出來。

但是,能夠這樣迅速、超常地改變話題,說明調查服毒過量死亡暗已經成為他工作的一個慣例常態。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