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民選總統被下課 這是政變嗎?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羅塞夫的支持者堅信,她是政變的受害者

巴西首位女總統羅塞夫被彈劾罷免。說是背後捅刀子、背信棄義還可以,政變?可能就有些牽強了。

回想1970年代,我第一次搬到拉丁美洲去生活、工作,我對這片大陸的好奇、熱情始終如一。當時,幾乎所有的南美國家都是軍事獨裁統治。

這通常都是殘忍、非人道的政權,由以暴力、打壓反對派出名的強權人物統領,比如智利的皮諾切特,巴拉圭的斯特羅斯納,阿根廷的魏地拉等等。

在隨後的三、四十年間,南美最引人注目的成功之一是,大多數獨裁政權被和平、民意的浪潮推翻,取而代之的是民主選舉產生的政權。

觀察人士、政治家以及南美公眾的普遍共識是,民主會持續下去。

巴西的情況就是這樣。巴西已經成為全球10大經濟體系之一,激烈的政治辯論早已成為常態。自從1985年回歸民治之後,軍隊的地位毫無疑問是留在軍營中。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許多人說,民選總統被罷免是政變,不過是政客、而不是將軍發動而已

所以,即使是目前面臨社會動蕩、經濟危機,巴西仍然沒有軍事干預的真正威脅。但是很多人形容,第一位女總統被罷免其實就是一場政變,不過政變是由政客、而不是將軍發動而已。

羅塞夫本人就是這樣認為的。前幾天,巴西國會參議院表決通過對她的彈劾。羅塞夫被控非法挪用國家銀行的資金掩蓋預算赤字。

對羅塞夫本人來說,受彈劾,並不像在前獨裁者執政期間坐牢遭折磨、虐待一樣給她帶來身體上的傷害,但是她仍然痛切地感受到不公、權力被濫用。

羅塞夫本人否認對她的指控。其實,長遠、宏觀地看一看,這些指控也可以說是相對比較輕。

羅塞夫曾多次形容,彈劾是政治對手的陰謀,目的是要把她趕出總統府,不經選舉,用一個中偏右、親市場的政府取代左翼、社會主義政府。換句話說,羅塞夫和她的支持者認為,這是一場政變。

但是,如果說「政變」一詞指的是突然、用非法手段奪權,按理說,巴西經歷的就算不上政變。羅塞夫被「下課」的過程是漫長的法律程序,由巴西高等法院監督。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彈劾總統是憲法規定的程序,整個彈聽審過程,羅塞夫都有法律代表

彈劾總統是寫入巴西憲法的條款,和其他許多民主國家一樣。儘管很多人認為,對羅塞夫的指控單薄無力、關係不大,羅塞夫本人可以通過法律辯論為自己辯護、自始至終也都有法律代表。

法律再蠢、再不合理也是法律。

和過去這段動蕩時期內坐在國會裏審查她的許多人不一樣的是,羅塞夫從未正式被控腐敗、以權謀私。她也沒有被控與數額龐大、涉及面很廣的巴西國家石油公司(Petrobras)「洗車」賄賂醜聞有關。好幾名政壇高官、包括羅塞夫本人領導的「勞工黨」資深成員都涉嫌參與「洗車」。

普遍存在的一種看法是,巴西富有的政壇精英最為關注的是,在查處腐敗進一步深入之前找到一條給調查叫停、或者減勢的途徑。

戈貝拉(Fernando Gabeira)曾是左翼參議員,現在是巴西政壇評論人士,他說,巴西這段經歷「對國家有利」,「遵守條例、尊重憲法,意味著巴西的民主會比以前更強大。」

其他一些人、包括羅塞夫上屆政府中的部長霍夫曼(Gleisi Hoffman)則持不同觀點。霍夫曼認為,罷免民選領導人是「骯髒、可悲」的。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特梅爾就職,巴西有了中偏右的政府

羅塞夫最大的錯誤、也許這也是她被彈劾的真正原因是,她不願意、也沒有能夠在巴西破裂的多黨體制內達成運作有效政府必須的交易和同盟。

羅塞夫任期的最後兩年,巴西遭遇經濟衰退、通膨和失業率上漲。

巴西人擔心,過去10年勞工黨執政期間取得的許多進展在羅塞夫的領導下會付諸東流,和她前任的業績形成鮮明對照。在更富個人魅力、政治敏銳、但也許不夠嚴謹的前總統盧拉執政期間,在原油價格高漲的推動下,巴西人民的生活水平有長足提高。

特梅爾(Michel Temer)就職,巴西現在有了一位中偏右的總統。他承諾保護羅塞夫/盧拉政府推出的深得民心的社會計劃。但是,他發誓一定要讓破碎的經濟重返正軌,特梅爾也在尋求削減政府預算、調整工作重點。這是一個耳熟能詳的難關。宣誓就職一小時後,新總統特梅爾立刻飛往中國參加G20峰會。

在不少人看來,過去這段時間發生的事讓巴西的民主遭到了破壞、玷污。

不過,背後捅刀子?背信棄義?腐敗幽靈無時不在?肯定是。但是,說政變?也許不是。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