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把酒論天下——品朝鮮啤酒有感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新華社)

八月,平壤舉辦首屆啤酒節。未獲邀的記者取道中國、總算也搞到幾瓶朝鮮大同江!品味一番,對韓朝統一、經濟狀況頗有新感悟。

有時候,還真是非喝啤酒不可。

那種渴望如同烈火,只有啤酒才能澆滅。不論難度多大,必須想方設法搞來一瓶。因此,我訂了廉價航班去北京,總算拿到了三瓶。

我的胃口是來自朝鮮的照片吊起來的。照片上,在平壤的人群舉著大大的啤酒扎開懷暢飲。就像慕尼黑啤酒節上一樣,女服務員雙手各執幾大扎、從吧台端給顧客。女服務員雖然沒有穿著巴伐利亞傳統的村姑裝,但是毫無疑問,她們掌握了德國人的高效和技巧,每次端五、六扎是小意思。

朝鮮電視台的主播在報道平壤首屆啤酒節時難掩心中狂喜,高呼:啤酒節表明朝鮮人民的生活充滿了幸福和樂觀,朝鮮是人民的天堂,是高度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打倒美帝國主義及其可恥的走狗……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新華社)

暫且先把政治放在一邊,我必須嘗嘗這個啤酒。所以,我登上前往北京的航班。就好像我也在來一次自己的「酒遊」:這個詞一般指英國人過英吉利海峽、專程去法國狂買紅酒。

朝鮮出生產的大同江啤酒在中國喝的人並不多,但是,我的中國朋友在北京買到了一些,並且從中國和朝鮮邊界的城市丹東又訂購了一批。我把大同江啤酒帶回首爾,品嚐一番。

品嚐結果:啤酒還不錯,對我個人口味而言略有一些淡,因為我更加習慣品質高尚的英國苦啤。這個大同江更像難以下咽、洗碗水一般批量生產的美國啤酒!我個人看法而已。

難以思議的是,朝鮮最主要的釀酒廠其實是英國的,這是維爾特郡特羅布裏奇(Trowbridge,Wiltshire)的Ushers釀酒廠,朝鮮人一股腦兒全盤運回國。朝鮮人本來可以做英國愛爾(ale),相反,他們卻選擇去做更淡色、更全球化的拉格(lager)。要我說,這真不明智!

過去我也在朝鮮喝過朝鮮啤酒。今年早些時候,我去過平壤一家熱熱鬧鬧的酒吧,粗獷,相當不錯。顧客多為男人,端著有點像果醬罐兒的啤酒杯豪飲。我記得,我那個「果醬罐」的邊兒有缺口,舉到唇邊喝一口,嘴唇可以感覺到其粗糙。

喝酒的男人圍成一圈兒,這是喝啤酒的最佳陣容。我說這是一個粗獷的酒吧,我的意思是,這很有那種工人階級的豪放感,沒有過多無所謂的零碎和裝飾。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新華社)

酒吧中只有一個人明顯反感西方人,每一次我抬頭,都能看到他惡狠狠、死死地盯著我。不過,這種事,深夜在任何一個酒吧都可能碰得上。

「鎮上來了陌生人……」,是所有酒吧裏可以普遍體驗到的一種心態。

在首爾,酒吧越來越時尚,啤酒是首選,啤酒是口味更濃、價格更貴的工藝啤酒。這裏有很多種。

韓國有一家釀酒廠出產英國範兒的苦啤,名叫「女王的愛爾」。跟英國啤酒比起來,也是旗鼓相當。這家韓國公司已經向澳大利亞、香港出口「女王的愛爾」,這是兩個相當英國化的市場。

韓國公司也很想向英國出口,但是他們被告知,產品叫「女王的愛爾」可能違背了英國有關皇家認可的規章條例。再說了,我想,女王陛下可能也沒打算給韓國啤酒代言。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一瓶大同江即將見底,我不由得反思起韓國、朝鮮這兩個經濟體系。韓國釀酒業是一個開發、營銷新產品、生氣勃勃的行業。其中一個小型釀酒廠甚至挪用朝鮮啤酒的名字、把自己的產品也命名為「大同江」!噓,小聲點兒,這比正牌兒還好喝一些。

其實,大同江這個品牌,換一個有能力的營銷人,可能能將其打造為全球銷售奇觀,因為,酒友迫切渴望品嚐新的、異國情調的啤酒。真這樣,世界各地的時尚達人就都可以細細品味、就其啤酒花發表一番個人見解了……不過,前提是,朝鮮要想出口!

大同江啤酒,也是一個潛能未能得到充分發揮的記號。就像朝鮮這個國家一樣。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