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韓國財閥從輝煌轉入危機?

Image copyright AFP

韓國經濟,成也財閥敗也財閥?現在幾家家族集團真碰上坎兒了,是否危機深重很難說,但是,改變文化和體制並非一日之功。

表面看起來,現在財閥碰上坎兒了。三家典型的家族控制大集團日子很不好過:三星、樂天和韓進海運。

三星剛剛召回Galaxy Note 7。這個光彩奪目的智能手機本來是要和蘋果抗衡的。看起來確實很棒,但有個小問題:電池起火。

韓進海運瀕臨破產,靠法庭把債主擋在門外,船都在大海上飄蕩呢:港口擔心允許他們停靠最終收不到費用。

上個月,樂天集團副會長自殺,他本人和掌控家族成員面臨腐敗調查。

那麼,財閥真的陷入危機了?並不盡然,不過眼下的問題又給韓國長期存在的爭議添了一把柴:財閥到底是否勝任其職?

三家公司的狀況不盡相同。先說三星。看起來,公司結構和電池冒煙兒之間並不存在關聯。歸根結底,蘋果的新品上市也不總是一帆風順。

但是,其它兩個大財閥的困境也許真和他們的家族運作方式有關聯。

Image caption 樂天是韓國最著名的大集團公司之一

樂天旗下有60多家公司,包括購物中心、建築、化工製造、金融等。它仍然是由創建家族控制,家族成員對誰該管什麼爭議不休,創始人的兩個兒子甚至打到了法庭。8月間,樂天副會長就在接受檢方調查前幾小時被發現自殺身亡。

樂天的故事對那些相信財閥結構存在缺陷的人來說是天賜證據。

Image caption 韓進是韓國最大、世界第七的海運公司

表面看來,通過第三個例子並不能得出這個結論。韓進海運是韓進集團的一部分,它是全球貿易放緩的受害者,其他船運公司的日子也不好過。不過,韓進海運的窘境也提出另一個更廣義的問題:母公司是否有應對不利局面的結構和態度呢?

它是不是有過足夠的外部影響來幫助家族實現良性管理?它是不有過靈活、運作良好的歷史?

韓進海運的母公司韓進集團是1945年由趙重勛建立的。他2002年去世,享年86年。此後,韓進集團仍然一直由他的後裔操縱。

但是,後人並不是一直做得很像樣。比如,韓進集團旗下的大韓航空去年就曾因「堅果門」成了笑柄。大韓航空會長的女兒趙顯娥拿出自己認為生來就該享有的特權發威,欺凌乘務員。

同屬該家族集團的韓進海運其實也存在這種特權氛圍。

比如今年6月,首爾檢方指控韓進海運前任副會長崔恩英(Choi Eun-young)在預先知情股價即將暴跌的前一天拋售所持股票。崔恩英的先夫是「趙家人」。

Image caption 「堅果門」讓大韓航空成了笑柄

首爾法律和商業研究中心的李律師(Lee Ji-soo)認為崔恩英「既沒有專長、也不了解行業,被任命為CEO完全是因為她是趙家的親戚。這是典型的財閥做法。」

韓進集團的管理層過去也曾受到過批評,相當嚴厲的批評。1980年代和1990年代間,大韓航空發生一系列空難,至少部分原因被歸咎於公司的等級森嚴文化:下級不敢發言(這種事發生在駕駛艙裏可能會帶來致命後果)。

《紐約時報》在給集團創始人趙重勛發的僕告中說,「1983到1999年之間,大韓航空空難導致800多人死亡,韓國總統金大中公開指責該集團的『管理風格』對空難負責。」

所有這一切並不意味著現在韓進海運的麻煩主要都是家族主導性質的管理體製造成的。

但是,更廣義地審視公司歷史,韓國人再一次質疑,如此封閉的家族性公司是否存在不可接受的缺陷。

韓國大學商學院金融金教授(Kim Woo-chan)告訴我,「許多韓國財閥業績欠佳,他們與股東對峙,需要任命管理高層時傾向於選擇家族成員。」

Image caption 韓國前總統曾指責「管理風格」要對大韓航空1980到90年代間的一系列空難負責

但是他還說,現在看來,韓國確實有改革的政治意願,政界好像更公開支持引入立法,這或許會驅使財閥向外界公開所有權和管理層。

就韓進海運這個案例而言,韓國政府好像很有決心不出手挽救。歸根結底,政府機構韓國開發銀行也是把韓進海運推上破產法庭的債主之一。

不過,路還很長。文化和結構可不是一夜之間就能改變的。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