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想結婚為什麼必須出國?

Image caption 黎巴嫩情侶雷切爾和阿布杜爾·卡德爾須出國做出白頭偕老、共度一生的承諾

每年,大約3000對情侶從中東前往塞浦路斯舉辦婚禮,並不是因為這裏有浪漫美景、或者是希臘神話中愛神的誕生地。無奈之舉?

拉納卡(Larnaca)民事婚禮大廳。小小的揚聲器播放著一曲俗氣的愛情歌曲,一對年輕情侶手拉手、緊張不安地走過來,穿過一排排空空的座椅。

雷切爾和阿布杜爾·卡德爾(上圖)是黎巴嫩人,但是,他們必須出國做出白頭偕老、共度一生的承諾。

這對情侶穿著體恤衫、破洞牛仔褲,不是你我想像中典型的新郎、新娘裝束。他們說婚誓用的是英語,而不是母語阿拉伯語。

註冊員宣佈兩人成為夫妻,雷切爾和阿布杜爾羞澀地親吻。我是現場唯一的見證人,向他們表示祝賀。

雷切爾和阿卜杜爾的故事在黎巴嫩相當普遍。黎巴嫩有18個官方承認的宗教派系,雷切爾是馬龍派基督徒,阿布杜爾是遜尼派穆斯林。他們兩人都不想皈依對方的宗教,雙方都認可,這就意味著,他們沒有辦法舉辦宗教婚禮。

雷切爾告訴我,「當然了,我更希望能在上帝面前成婚,但是我們別無選擇。到這裏來,是因為在黎巴嫩不存在民事婚禮這一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塞浦路斯城市帕福斯的愛神岩,傳說,希臘神話中的愛神就是在這裏出生

到塞浦路斯來舉辦婚禮的外國情侶總數多得令人吃驚,每年從中東來的就有大約3000對。其中大多數是黎巴嫩人和以色列人。他們發現,希族塞浦路斯的民事婚禮快捷、廉價,最重要的,回國後還被法律承認。

拉納卡民事婚禮註冊員馬拉斯(Michaelakis Mallas)說,「我們周圍有太多、太多沒法辦民事婚禮的人,我們是他們能夠找到的第一個歐洲國家。」

他還介紹,「婚禮一般需要10-15分鐘,但是我們給他們辦的相當像樣!」

馬拉斯非常喜歡自己的工作。他說,「可以見證許多真情流露。愛,沒有界限!」

在中東一些國家,曾有人提倡把民事婚禮合法化,但是,宗教領袖利用他們的政治影響加以阻撓。

一些國家乾脆實施伊斯蘭教法,但是其他一些國家的做法起源於奧托曼時代。他們允許不同的宗教社區建立自己的法庭以及與家庭法並行的體制。

所以,阿訇、牧師、拉比控制著結婚、離婚、兒童監護、遺產繼承等事宜。他們認為上帝決定一切,不能把宗教和個人生活的這些方面分割開來。

Image caption 來自以色列的拉茲和奧爾希望辦民事婚禮,也選擇來帕福斯

在帕福斯(Paphos),沿著海岸漫步,海浪一波又一波衝打著愛神岩。據信,希臘神話中的愛神就在此誕生。現在,這裏成了一個舉辦婚禮的熱點。

黃昏,彩霞西映。碼頭邊一頂乳白色的華蓋下,來自敘利亞的情侶拉茲和奧爾 正在舉行婚禮。他們不信教,堅持要辦民事婚禮。

新郎拉茲解釋說,「在以色列只有宗教婚禮,想結婚的戀人必須去找拉比。新娘需要特殊培訓,學習如何做妻子,還要接受儀式性的洗浴。這是正統教派的慣例。要是不信,為什麼非去這麼做呢?」

以色列的猶太人是否信教、是屬於猶太教中的改革派還是保守派根本不重要,婚姻是受最高拉比團管理的。

想結婚的戀人必須證明他們是真正的猶太人——各方生母必須是猶太人,或者已經正式皈依猶太教。

這就給從前蘇聯遷入以色列的35萬移民帶來了問題,他們不符合這些具體標凖。因此,其中許多人也選擇去塞浦路斯結婚。

去年,格爾和未婚妻、俄國/以色列混血的瑪莎就是在塞浦路斯城市利馬索爾(Limassol)的海邊結婚。

Image caption 辦婚禮,給塞浦路斯創造了不少就業機會

格爾說,「最開始感覺很奇怪,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猶太婚禮儀式。但是,塞浦路斯的婚禮很專業,不像是在拉斯維加斯找個假扮貓王的人主持婚禮。」

格爾和瑪莎希望以色列也能修改法律。他們說,否則,即將出生的寶寶長大後也許也只能到國外去辦婚禮。

目前,塞浦路斯正在充分利用自身優勢撈金,努力把自己打造成「愛之島」。

外國人來辦婚禮這個產業每年給希族塞浦路斯經濟貢獻1.35億美元(約合1億英鎊)。

在拉納卡的婚禮大廳,我給剛剛結婚的那對黎巴嫩新人雷切爾和阿卜杜爾照了幾張照片。他們計劃返回貝魯特後舉行一場大派對。

阿卜杜爾說,他和妻子做出了讓步,現在輪到黎巴嫩當局讓步了——總該同意民事婚禮了吧。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