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歐盟與英國 一樣分別兩樣情

Image caption 沒有了英國的全家福

缺了一向「拖後腿」、三心二意的英國,歐盟的全家福成了這樣?聚在一起,各自懷揣心腹事;欲說還休、欲罷又不能。

先明確一下:上星期的布拉迪斯拉發(Bratislava)會議,英國脫歐不在議事日程之內。

事實上,這麼大的一件事,這樣不容置疑、堅決徹底地不在議事日程,結果,想考慮任何其他別的事反倒更難了。

拿出一堆動物園裏的「居民」來作比喻:屋子裏有大象、有猩猩(比喻刻意忽視『禿子頭上的虱子』),但就是沒有英國領導人。

這一次,歐洲政治精英們要體會一下,沒有英國的日子是怎樣的。

從官方角度來講,這其實並不是一次峰會,而是非正式聚會。雖然同樣的顧問、外交官、翻譯、政客都照常與會,但也許工作方式略有一點愛誰誰。

不過別搞錯啊。布拉迪斯拉發會議真正的用意,其實也正是歐洲能看一看、體會一下,今後全家福就是這個樣子了。

抵達會議現場在門口接受採訪時,各位領導人陳述了他們需要著手處理的大事:就業、增長、繁榮、移民、安全、恐怖主義、邊界控制,真是既棘手、又艱難。

法國總統奧朗德非常高瞻遠矚地談到必須為歐洲項目尋找新的驅動力。德國總理默克爾則更加務實,她警告說,一次會議不足以解決歐洲面臨的問題。

Image caption 一船的領導人

那麼,這些歐洲領導人在多瑙河坐著遊船吃午餐、給電視提供精彩畫面的同時,有人思念英國嗎?

不管你把英國看作施加阻力、總拖後腿的家伙,還是老於世故、節儉務實的聰明人,毫無疑問,沒有了英國,事情會不一樣。

一位德國同行頗帶感情地說,他一直覺得歐洲有個務實的「北方聯盟」,其中包括芬蘭人、瑞典人、荷蘭人和德國人,現在這個聯盟會非常、非常想念英國。

但是其他人也必須調整、接受英國即將離開這個現實。

拖後腿的人走了

比如說,如果你是堅定忠誠的聯邦主義者,也就是說,你認為民族國家的日子所剩無幾了,那麼,英國脫歐從理論上講為歐洲建立更緊密同盟掃清了一個障礙。

當然了,如果從前你的這個夢想總也實現不了,你還可以把英國拖後腿當作很有用的替罪羊。

舉個例子。有不少篤信歐洲的人希望看到歐洲結成更緊密的軍事合作關係,說不定將來還可以組建歐洲軍隊。這支軍隊不用總是依賴美國,就像現在北約那樣指著美國的槍和錢。

英國人的懷疑論、以及英國對大西洋聯盟的忠誠,一直被看作是給歐洲走向融合這個遠大目標踩剎車。

但是,如果英國並不是唯一的懷疑論者呢?如果有其他歐洲國家對歐洲防禦合作的代價、好處同樣心存懷疑、只不過原來一直是把真心藏在英國背後呢?

Image caption 布拉迪斯拉發有許多曾用名

如果把英國脫歐比作歷史的一個合頁,那麼布拉迪斯拉發也是聽聽它第一聲呻吟很不錯的一個地方。

布拉迪斯拉發位於歐洲腹地、維也納以東不遠,美麗的多瑙河優雅地穿城而過。不過,她經歷的歷史長河就更加波濤洶湧了。

城市的建築也訴說著過去的故事。城堡、教堂帶點德國童話的情調;粥色的水泥公寓凸顯著蘇聯風格。

有個很方便的晴雨表,可以拿來測一測東歐城鎮歷史上受到過怎樣的待遇:有過多少不同語言的不同名字。

布拉迪斯拉發的曾用名包括:普來斯堡(Pressburg)、波佐尼(Poszony)、普萊什勃洛克(Preshporok)和布雷查洛斯波奇(Brezalauspurc)。這裏還曾差一點被重新命名為威爾遜斯塔德(Wilsonstadt),以表示一戰後對美國總統威爾遜的敬意。

在歐洲這一帶此類現象並不足為奇。附近烏克蘭西部一個城市,在我工作生涯期間就曾用過好幾個不同語言的名字。這在歷史長河中恐怕只能說是短暫的一個片斷!

所以,從中歐這個角度來審視,歷史看起來、感覺上都有不同。

在英國,歐盟曾經被看作規章條例的源泉、萬人嫌,不過,在那些我們這代人生命期間剛剛走出蘇聯佔領的國家歐盟被看作繁榮、穩定的承諾。

斯洛伐克人把布拉迪斯拉發城堡貢獻給歐盟領導人使用,他們當中許多人應該可以記得,1968年,當華沙條約組織軍隊扼殺「布拉格之春」民主花蕾的時候,到城堡外來增援的是蘇維埃聯盟、而不是歐洲聯盟。

毫無疑問,在這裏聚會的人肯定會想著英國脫歐這件事,同時他們也會記得,歐盟東部許多人仍然難忘那一段比我們自己經歷的更加黑暗、更加危險的歷史。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