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日本人看混血 排斥還是崇尚

Image caption 蓮舫的當選之路不乏爭議

蓮舫當選日本主要在野黨民進黨首位女性黨魁,也打碎了另外一個玻璃天花板:她是第一位擔當這個職務的混血兒。

蓮舫的先父是台灣人,母親是日本人。在日本,新生兒當中只有2%-3%是混血,所以,蓮舫的不同之處相當重要。

但是,蓮舫當選之路也不乏爭議,她被指在是否仍然擁有台灣中華民國籍一事上撒謊。日本不承認雙重國籍,父母國籍不同的人必須在22歲時做出選擇。

蓮舫說,她以為在自己17歲的時候先父已經代表她正式放棄台灣籍。她說,這是在台灣駐日本辦事處辦理的,整個過程都使用國語,她不懂,所以也沒有辦法確認是不是辦完了。結果發現,她並沒有辦完。台灣的官方證明顯示,她依然有台灣籍。

此後,蓮舫曾經道歉,並且放棄台灣籍。但是,這場爭議有可能陪伴她整個政治生涯。

蓮舫的批評者說,問題是,她曾就國籍問題撒謊。蓮舫本人堅持說,這是錯誤、不是撒謊。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在日本,混血還是比較罕見

不過,這場爭議也引起另外一個反思:日本是否已經有凖備考慮接受混血領導人。

如履薄冰

在日本,混血還是相當少見的。2014年,新生兒中只有3.4%父母一方不是日本人。

娛樂圈確實張開雙臂擁抱混血兒異國情調的顏值,不過,這也幾乎只有當父母的一方是白人的時候。

日美混血兒、記者羅伯森(Morley Robertson)說,「日本社會和媒體崇尚那種半白的膚色,在我的生活當中,我肯定比那些不是一半白人的混血兒受到過更好的待遇。」

我的女人也是混血兒。我親眼所見,她的大眼睛、長睫毛受到不少讚美,這些特點她是從父親那裏、而不是從我這一方繼承的。我坦白,我記得自己少女時代在東京,也曾希望有大眼睛、長睫毛。

不過羅伯森說,西化外貌的優勢也有限度。「如果違背了社會凖則,崇尚可以瞬間變成暴力的歧視。如果在公司內你行事太過西化,在開會期間沒人請你的情況下堅持自己的觀點,最後的結果可能是受到排斥。」

他說,「那些以為自己可能『一帆風順』的混血兒幾乎永遠是如履薄冰。我自己就不止一次掉入冰窟窿。」

如果你那個不是日本人的父/母膚色更深的話,你可能就會遇到更多的困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阿里亞娜宮本磨美子的父親是一位非洲裔美國人

第一個在2015年贏得日本小姐稱號的混血兒宮本亞莉安娜(Ariana Miyamoto)還記得,由於她的父親是非洲後裔美國人,她膚色更深,孩提時代因此受到不少欺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吉川普莉安卡的父親是印度人

今年獲得日本小姐稱號的是日本、印度混血的吉川普裏安卡(Priyanka Yoshikawa)。她也記得自己曾被看作「細菌」。

羅伯森說,「我幾乎可以肯定,如果她們都是一半白人的話,反應肯定會是不同的。」

羅伯森猜測,在日本,存在著一種從前幾輩人那裏流傳下來的「根深蒂固的『種族排序』,白人位於金字塔的頂端,黑人在最底層。」

年輕一代的觀念並沒有這麼傾斜,但是,定型仍然經久不衰。

羅伯森說,「根據坊間流傳的看法,白人更美、更有創意;東亞人第二好看、擅長數學和科學;黑人在體育和音樂方面更出色。」

日本優越論?

一個受痛恨、特別是網上痛恨最多的種族群體是韓/朝-日本混血:大多數源自日本殖民統治期間、以及他們的後裔。

過去幾十年間他們一直備受歧視。這些人的批評者認為,韓/朝-日本混血享受特權,包括不接受日本國籍就可擁有的選舉權、福利權。這其中許多人選擇使用日本姓氏、隱瞞自己的背景。

說日本人是「韓/朝-日本混血」,是網上常見的一種羞辱,我自己也經歷過,這樣的羞辱特別用來針對那些被看作過度批評日本、不夠忠於日本的人。

羅伯森認為,這種種族定性並不說明日本人有惡意。他說,「大多數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外國人、混血兒不多。」

至於蓮舫,圍繞她國籍的爭議經久不衰。她個人表述的觀點是,「作為一名政客,我從來沒有以不是日本公民的方式行事。」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