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希拉里的白宮夢和比爾的女人

Image caption 葆拉·瓊斯,莫妮卡·萊溫斯基,詹尼佛·弗勞爾斯

希拉里逐夢白宮,比爾的陳年性醜聞會不會拉後腿?她對他過往風流韻事的處理方式,確實牽動了美國女性選民的神經。

記得今年早些時候,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川普)提出一個看似非常大膽魯莽的說法,希拉里·克林頓好像要對比爾·克林頓的那些陳年風流韻事負一定責任。

特朗普說希拉里是克林頓出軌的「促成者」(enabler),還說希拉里「加害了那些比爾虐待過的女人」。

這是典型的特朗普範兒。他發表這番言論,目的當然是抓人眼球。希拉里的職業生涯中,一直關注家庭問題、致力提升和保障女性權益。所以,特朗普把比爾稱作「政治史上最糟糕的虐待女性者」、然後又說希拉里是比爾的「促成者」,聽起來確實不靠譜。

但是,特朗普對希拉里的描述還是引起了一點共鳴:他說的也還是有一點真實成分的。現在,特朗普的論調也在影響著希拉里和美國年輕女性選民之間的關係。

今天(10月4日),《紐約時報》刊登一篇長文,詳細介紹希拉里在對丈夫比爾婚外情的政治處理中扮演的角色。文章有很強的譴責性。對希拉里的支持者來說,讀起來一定很難下咽。

當然了,還有一絲一毫同理心的人都會同情希拉里在萊溫斯基醜聞中經過的那些事。

當時我也在美國,報道過這件事。真的很悲哀。想一想那張照片,切爾西堅強地拉著父母的手,三人一起,稍稍低垂著頭走向直升機,凖備飛往馬薩葡萄園島度暑假……

那一幕,我很難忘:應該是我見過的最讓人動容的家庭合影之一。

私下裏消化配偶的不忠已經非常難受,傷痛成了所有大報小報連續不斷的頭版新聞,想必是更深一層的地獄。

不過現在,令人不安的是,希拉里在追剿那些女人—詹尼佛、葆拉(Paula Jones)、萊溫斯基(Monica Lewinsky)—的過程中到底扮演了怎樣的角色。根據《紐約時報》和其他一些從前曝光過的證詞,這些女人成為殘酷無情、有組織的「抹黑」運動的對象。

1992年,希拉里在接受《Esquire》雜誌採訪時說,如果她有機會交叉盤問詹尼佛(Gennifer Flowers),一定會「把她釘在十字架上」。如此堅決地出手摧毀另外一個女人的聲譽、只是為了保護自己丈夫的政治前程,聽起來有些像是狡猾的算計,令人失望。

克林頓夫婦雇了一位著名的私人偵探,挖掘那些女人的「案底兒」,目的是摧毀她們的聲譽。從《紐約時報》的報道中,無法清楚判斷希拉里在何種程度上傾向於支持這種強硬招數。

她是驅動力、還只是點頭默許?也許,更加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希拉里認可了這一切做法。眾所周知,根據一位朋友的證詞,希拉里曾經形容萊溫斯基是「自戀瘋女人」;一位親近希拉里的雇員說過,希拉里形容比爾的婚外情是「傻妞亂冒頭」(bimbo eruptions)。

這就成了年輕女性選民關心的問題。

這些女人說自己和比爾有一腿,是否真實,為什麼和她們過去情史的性質一定有關呢?事實上,比爾最初否認、後來還不是承認和詹尼佛、萊溫斯基有過出軌嗎?

但是,給這些女人抹黑,克林頓夫婦也是在散播一種潛意識的信號:某種程度上,更多的是這些女人的過錯,而不是比爾的。他們是想說明什麼問題呢?比爾是被情場獵手引誘出軌了?

2016年,這樣的說法聽起來很滑稽。

時下的性道德觀念和1980、1990年代相比有很大的差別。現在的年輕女性,期望姐妹們為女性站出來說話,特別是在性關係上,更特別是在那種一方是有權有勢的男人、一方是年輕女性的性關係上。

在美國各地大學校園性侵中受過傷害的年輕女性對那些以任何形式指責受害者的女人包容心很少。同理心和同情心也作用於雙方同意的性關係,女人不喜歡女人羞辱女人。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道和從前其他一些證詞,這也恰好正是希拉里被指同謀參與的所作所為。

希拉里的支持者說,那都是舊聞了,是右翼企圖給她抹黑。比爾和萊溫斯基在橢圓形辦公室親近的時候,許多新選民還沒有出生,這是他們第一次聽說那段污穢醜陋的故事。

但是,不管克林頓陣營如何辯解、如何粉飾,對他們的總統候選人來說,這一切看上去還真不是什麼好事。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