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澳大利亞同性婚姻公投博弈

Image copyright

執政黨要讓選民決定;反對黨說這勞民傷財;保守派誓言捍衛現狀;同志社區有人失望、也有人擔心拜票會成為仇同的舞台。

1994年那部華麗多彩的電影《沙漠妖姬》當中,英國演員史坦普(Terence Stamp)扮演的變性人Bernadette對同伴說,雖然悉尼是個「令人噁心的污穢之地」,但奇怪的是,悉尼很呵護它的男女同志。

Bernadette 告訴另外一位異裝妖姬,「我不懂,郊區就像一堵醜陋的牆,修這牆,是為了擋住同性戀不讓進來呢、還是不讓我們出去。不要讓這堵牆使你落魄,讓它使你更堅強吧。」

她說的這堵牆指的是,悉尼這樣寬容的城市就好比一個保護傘,但城外存在普遍的恐同症和偏見。

1990年代是澳大利亞同性戀平權最為重要的一個時期。90年代初期開始,西澳大利亞和昆士蘭州同性戀不再非法;1997年,塔斯馬尼亞州宣佈男同志性行為不是犯罪,這是澳大利亞同性戀合法化的最後一個地區。

Image caption 民意調查顯示,多數澳大利亞人認為同性婚姻應該合法化

幾乎20年過去了,同性戀活動人士仍然在等待澳大利亞走出最後一步、實現許多人眼中的真正平等:修改《婚姻法》、允許同性伴侶結婚。

澳大利亞前總理霍華德執政期間曾經特意修改婚姻法條例,同性戀沒有婚姻的平等權利。

到明年情人節,澳大利亞可能又會朝著改革邁出一大步。中偏右的自由黨政府和總理特恩布爾計劃2月就同性婚姻舉行全民公投。選民需要回答的問題是:「應該修改法律允許同性伴侶結婚嗎?」問題看上去很簡單,但是,圍繞這個震撼性問題的政治遊戲卻一點都不簡單。

舉行全民公投的計劃必須首先獲得國會和聯邦政府的批准。做到這一點,特恩布爾需要得到反對黨工黨的支持。工黨支持同性婚姻、但不支持公投,主張議員直接投票決定。

工黨高層人士說,公投是浪費時間、勞民傷財。他們說,民意調查一向顯示,澳大利亞多數人已經支持同性婚姻了,大多數議員的立場也如此。議員既然是立法人,拿了錢就該幹事,順應民意,修改法律就好。

Image caption 愛爾蘭2015年公投批准同性婚姻合法化

反對全民公投的人還認為,這樣做可能會引起社會分裂、培養出更多的偏見和不容忍。

根據政府提議,公投之前,將為「支持」和「反對」兩大陣營撥發相等的公共資金。基督教團體和保守政客將全力反擊、爭取捍衛現狀。不過已經有人指出,破壞性和偏見分子也將加入博弈。

幾星期前,澳大利亞唯一的一家同性戀廣播電台收到炸彈威脅,該電台要求國會不經公投、直接批准同性婚姻。

工黨領導人肖騰(Bill Shorten)甚至還曾表示,擔心公投可能會迫使年輕的同性戀者自殺,因為「反對」陣營的宣傳拉票活動可能會導致他們備受折磨。

最近,爭取婚姻平權也是有近50萬人參加的悉尼同性戀狂歡節的一個關鍵主題。每年一次的狂歡節,正好是在總理特恩布爾的市內選區舉行。

特恩布爾相信,對廣大的澳大利亞人民來說,同性婚姻是如此重要的一個良知問題,只有人民才有權決定是否需要修改法律。

Image caption 悉尼每年一度的同性戀狂歡節

特恩布爾還堅持說,如果國會不批准公投計劃,三年後澳大利亞舉行下一次大選之前將不會再次將此列入議程。

一些同性戀活動人士認為,他們爭取婚姻平權的呼聲被黨派之間的政治起哄和對抗淹沒了。他們很失望,感覺被無誠意、虛偽的政治階層欺騙了,因為政客看上去好像有心改革,但實際上卻讓辯論走偏、成了程序和過場之爭。

不過,對一些同性婚姻的支持者來說,反對黨阻止搞公投,是值得慶祝的。他們雖然希望修改現有法律,但同時也擔心,搞一場沒有約束力的公投不僅價格昂貴,還可能煽動起「仇同」氣焰。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