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朱麗葉的陽台是「冒牌景點」?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小樓的陽台成了愛情聖地

卡佩羅路23號,莎翁筆下的朱麗葉在這裏為愛癡狂,小樓的陽台成了愛情聖地,每年吸引大批遊客蜂擁而至。可惜……

卡佩羅路23號門外總是人山人海。人龍蜿蜒,穿過古老的拱門,延伸進入中世紀庭院。我撥開人群擠了進去,這是我家啊!玩笑,這是那個朱麗葉的故居,位於歷史名城維羅納中心。

雖然維羅納有一世紀修建的競技場,有歷史更加悠久的圓形劇場,有中世紀城堡,有壯觀的大教堂,但是,吸引遊客最多的景點卻是朱麗葉故居。

宛如劇場大門外追星的少男少女,遊客爭先恐後、搶著和朱麗葉自拍。這個朱麗葉是青銅雕塑,20世紀的產物;或者,在那個著名的陽台上、陽台下單獨留影,自然最好是有心上人一起甜蜜擺拍了。當年,朱麗葉就是在這個陽台上向羅密歐傾訴驚天地泣鬼神的愛!

也許不是吧?

陽台是石雕而成,很精緻、很高雅,也很中世紀,但這只是在1930年代才「強加」給這座小樓的。當時,一位頗有心計的維羅納博物館負責人看到了一個金燦燦的旅遊商機。

當然了,還有另外一個小小事實,戲裏的人物好多都是虛構的。

先不要說我沒心沒肺、大煞風景,請聽我講講另外一兩個小事。

那位頗具創業靈感的博物館負責人構思了陽台之謎,但是,這所小樓本身可不是杜撰的。長期以來,這一直是世人認可的「朱麗葉故居」,遊客從凡夫俗子到風流雅士,包括19世紀、當故居還是一座破落的小客棧時就到此一遊的狄更斯、羅斯金。

Image caption 羅密歐與朱麗葉

如果你真的讀過莎士比亞原著的話,就會知道其中根本沒提陽台。書裏只是簡單地寫道,「朱麗葉出現在窗口上方」。

羅密歐和朱麗葉談戀愛之前,維羅納就已經有了朱麗葉故居。或者說,1520年代,在當地作家路易奇·達·波爾托(Luigi da Porto)創作的真正的「悲劇」中朱麗葉塔(Giulietta)和羅梅烏斯(Romeus)墜入愛河的時候,故居就已經存在。幾乎可以肯定,這是莎士比亞筆下這對14世紀情侶的故事和故事發生地點的一個關鍵來源。

達·波爾托筆下兩個爭斗家族的姓氏——羅密歐的蒙特奇(Montague)和朱麗葉的凱普萊特(Capulet)——來源可能是但丁。但丁被趕出家鄉弗洛倫斯,來到維羅納生活。在這裏,他創作了不朽的力作《神曲》,講述意大利的分裂內訌、同室操戈,其中的蒙特奇是蒙泰基(Montecchi),凱普萊特是卡佩萊蒂(Cappelletti)。

眾所周知,蒙泰基是當時維羅納一個顯赫的家族,但是,沒有記錄顯示這裏也有一個名叫卡佩萊蒂的家族。

在朱麗葉故居外的人群中,我找到了當地製片人安娜(Anna Lerario),她花費很長時間研究羅密歐和朱麗葉在維羅納相愛故事背後的真相。

我們在附近一家咖啡館找到一個安靜的角落。安娜朝左右兩邊指了指街道,表示這是13世紀晚期兩大家族爭斗的勢力範圍。據說蒙特奇家族在這一邊,那麼,凱普萊特家族呢?

Image caption 莎翁頗有幽默感?

安娜提到了朱麗葉故居拱門上的一個小石雕,故居裏面也有,石雕像頂帽子—意大利語卡佩羅(Cappello)。歷史文件顯示,700年前,有一個卡佩羅家族曾經在這裏生活,14世紀、17世紀時也有註冊一家同名小客棧,地址是現在的朱麗葉故居,位於和蒙泰基家族對立派系的領地之內。

安娜承認,卡佩羅並不是卡佩萊蒂,但是,也許但丁和達·波爾托所說的是派系、而不是家族。安娜說,這就好比,撒切爾的追隨者被稱為「撒切爾派」,卡佩羅的追隨者也許被稱為卡佩萊蒂Cappelletti、凱普萊特Capulet。

那麼,朱麗葉真的曾經在卡佩羅路23號的窗口向羅密歐傾訴愛情嗎?安娜很謹慎。她說,坦率地講,「人物可能是虛構的……但是,歷史和社會政治背景是真實的。」

重返朱麗葉故居,遊客在拱門下的牆上寫下慨嘆愛情的留言,還好這是洗得掉的,或者在和朱麗葉一起合影。其中大多數都會摸一摸朱麗葉的右乳,為愛情好運許個願。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安娜聳聳肩,這肯定不是起源於莎翁筆下的傳統。

摸的人太多,最近朱麗葉的右胸出現一個洞,必須用新雕塑來替換。

Image caption 歷史名城維羅納

我很開心能有機會探索與我同名的歷史名人的故居,但是我更高興,摸胸這個事沒有人在真實生活中對真叫朱麗葉的女人這樣做。

我一邊說道歉、一邊走向出口。嘈雜人聲中,我確信我聽到了遙遠的文藝復興範兒的竊笑。我覺得,可以假設,莎士比亞很有幽默感,看到眼前這些大驚小怪,他還不知怎麼笑呢!

我覺得,他也一定很開心!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