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穿堂風是百病之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黑山人堅持說這不是迷信!記者看來,他們對更嚴重的健康威脅卻視而不見!不過,穿堂風還真能把前南斯拉夫共和國「團結」起來。

黑山共和國,我們剛剛登上一座小山。山坡上,群羊溫順地溜達到我們腳邊來親近。

走進一間小小小的屋子,主人端來蛋糕。外面溫度還挺高,足以曬傷皮膚的那麼高,而且幾乎一絲風都沒有。但是,女主人法塔急忙說,「我該去把那扇窗關上。」她往左看瞧了眼大開的窗戶、往右看瞧了眼大開的房門,好像在自家客廳的窗與門之間用眼神畫了一條無形的線,然後趕快抬起手,指了指坐在這條軸心線上的我的朋友烏麗卡。

我和烏麗卡一致祈求法塔,「不要、不要。」我們非常希望能開著窗戶。

不過,法塔皺了皺眉,舉起手來比劃那條從窗到門之間的線,說,「但是,穿堂風(Promaja)……」

這個Promaja的含義可不僅僅是風穿堂而過。那些無形的通道,就好像是縱橫交錯整個巴爾乾的「經絡」,是可以讓人擔驚害怕、真給人帶來身心傷痛的。

在俯瞰普拉夫市(Plav)的山區,法塔指著烏麗卡的頭、比劃著按摩的動作說,「如果她坐在那兒,會頭痛的。」

還有人拿出偽科學的特異性說,穿堂風也會影響身體其他部位,比如,如果你哪裏出現壓迫神經性疼痛,肯定是穿堂風造成的。

埃米爾是位健壯的小伙子,就職於一家非政府間組織,負責推廣普拉夫國家公園的高山運動項目,也正是他為我們安排了在法塔家的住宿。埃米爾警告我們,穿堂風可以導致胳膊痛。

其他人還曾告誡我們,穿堂風的疼是骨頭裏的疼。

記得一次在山區旅途中,一位20多歲的姑娘和我同乘一輛車。她那邊兒車窗開著,天很熱,我決定把自己這邊兒的車窗打開。我一行動,她立刻尖叫起來,指著我在車內打通的穿堂風通道、還有她自己正好處在通道中心地帶的危險處境。

女郎提高音量求我,「關上,關上!」聲音裏含有真正的恐懼。坐在車後的她妹妹也求我,「請您關上窗戶好嗎?穿堂風會影響我姐姐的神智。」

當地一位廚師卻認為,不會的,穿堂風不會影響神智。但是有一次,他很魯莽,開著兩邊的車窗駕車,脖子疼了三天!

黑山人對穿堂風的看法難以理喻,部分體現在醫學細節上。這可不屬於巴爾幹迷信,比如進門時右腳右手前伸以示尊重、不想當剩男剩女就不要坐在桌角等。恩尼斯正在實習做醫生,他搬出解剖學知識,嚴肅、精確地向我介紹了穿堂風影響的人體部位,還說,有一次他吹了穿堂風,病了兩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黑山共和國首都波德戈裏察

難以理喻的另外一點是,坐在那兒大談穿堂風是百病之源,難道沒有注意到黑山的風也正在吹來危險大得多得多的毒氣?

黑山煙民比例位居世界之首,成年男性死亡案例中超過四分之一與吸煙有關;去年,未成年男性抽煙的人數幾乎翻了一番。不過,在人稱「厄運山」的地方,我在戶外呼吸著新鮮空氣和一位13歲的男孩子聊天,他更擔心的還是穿堂風:「我剛剛鬧了一場上吐下瀉,我還算幸運的,穿堂風可能會致人死地的。」

我走進一家咖啡館兒,撲面而來的致癌物嗆得我直咳嗽。那些臉色灰暗的老者,伴隨著一口口煙霧一步步走向死亡,但是,我開門帶進一股穿堂風,令他們驚恐失措,生怕這會進一步破壞他們已經脆弱的健康狀況。

黑山煙民創世界記錄、但又如此懼怕穿堂風,想想確實令人感慨。不過,害怕穿堂風的並不僅僅是黑山。

馬其頓、科索沃同樣談風色變;在阿爾巴尼亞、塞爾維亞,穿堂風用的名稱都是同一個字;克羅地亞也認為,那股名叫Jugo的風會給人的身心健康帶來各種各樣的壞影響。沃加是黑山一位建築師,他說,「穿堂風讓前南斯拉夫共和國團結起來!」

接著再說法塔家。她丈夫熱情地請我們抽煙,烏麗卡聞聲禁不住咳嗽起來。法塔既自豪、又悲哀地說,「你看、你看,她真是吹穿堂風了!」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