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特朗普贏了 墨西哥哭了

Image caption 特朗普贏了,墨西哥媒體驚呼「我的天啊」

特朗普曾說墨西哥人是「罪犯、強姦犯」,還要在邊界修長城。 如此羞辱,這口氣墨西哥人一時半晌恐怕很難忍,但又能怎麼辦呢?

一起收看美國大選直播,剛坐好,我的朋友傑羅尼莫就說,「我和一哥們打賭,我賭特朗普贏。」我問他,賭多少?傑羅回答說,一頓正統墨西哥午餐!

接下來,傑羅哈哈笑了笑,又說,其實我怎麼都是贏。因為,如果賭輸了,其實獲利更大。首先,從個人層面來看,他支持克林頓當選;再者,如果是克林頓贏了,比索(墨西哥貨幣)肯定會比要是特朗普贏了更值錢。

嗨,你瞧,也就才過了一個多小時,特朗普要贏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比索開始一路狂跌。那晚一度跌幅達到13%,創下過去20多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大選前幾個星期,性騷擾醜聞包圍特朗普,墨西哥人開始相信他不可能當選了。不過,這樣想真的是錯了。墨西哥人曾經在臉書上聯繫、籌劃舉辦慶祝特朗普失敗的派對,現在也不用再張羅了。心情沉重,悲哀地各回各家。

作為記者,我應該保持中立,但是幾乎不可能不同情我的墨西哥朋友。墨西哥在國外的那些成見性名聲和真相差距相當大。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原來說要在美國和墨西哥邊界修牆

舉個例子。今年早些時候,特朗普推了一張他在吃炸玉米碗的照片,玉米餅做成的碗狀外殼裏裝的看上去像是菜。特朗普同時還發了一條推文:五月節快樂,並說他喜歡拉美。

這條推文立刻火爆互聯網,原因並不僅僅是特朗普吃的那個玉米餅和墨西哥的玉米餅有天壤之別,還有,五月節是美國慶祝的一個假日,而不是墨西哥。可笑,肯定無助於討好他曾經得罪過的墨西哥人。還記得吧,特朗普曾經把墨西哥人貶為罪犯、強姦犯,人家怎麼能輕易忘掉?

大多數美國人從來沒有來過墨西哥首都。這是一座有著悠久歷史的大都市,有各種各樣一流博物館、世界級餐館。但是,墨西哥城很難摘掉從前暴力和犯罪的帽子,這讓墨西哥人和在墨西哥城生活的外國人很惱火,因為永遠有人問:你們那兒是不是像我們想像的那麼危險?答案:不是的。我是英國人,大多數時間,我在我的第二故鄉感覺比在倫敦還安全。

我想說明的問題是,墨西哥人有理由覺得自己被誤判。

但是,令人吃驚的是,過去這幾個月美國那邊兒的負面言辭並沒有改變普通墨西哥人對美國的看法。

著名歷史學家、評論員克勞茲(Enrique Krauze)向我解釋說,「墨西哥人喜歡美國有多種原因。許多墨西哥人有親戚在美國生活,他們聯繫很多很密切,不僅僅是走親訪友,還包括文化上的交流。墨西哥人傳統上一直傾向於融合,這也是墨西哥文化的一個獨特之處。」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吃的這是墨西哥餐?

比如說我的朋友傑羅吧。他生在波士頓,長在墨西哥,會說流利的英語,在墨西哥、美國都有親戚,他在美國大選中投票,但也由衷地為自己是墨西哥人自豪。不過過去幾個月,傑羅的墨西哥心和墨西哥範兒被別人當作恥辱、而不是值得自豪的目標。

克勞茲說,「原來我們覺得,那些偏執、種族歧視、仇外情緒、本土主義……所有那些醜惡的流行趨勢雖然是美國社會的一部分,但只是在邊緣。但是我們逐漸懂了,那邊兒有很多人真的不喜歡我們。」

這些人不僅僅遠在美國,也在墨西哥人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一天,我和在(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州生活的另外一個朋友聊了起來。每年,成千上萬的美國人來這裏度假。我對朋友說,這裏肯定不會有太多特朗普支持者吧。如果這些美國人選擇來墨西哥度假,按邏輯推理,是不是就可以說他們也是墨西哥的粉絲呢。朋友立刻給我挑明瞭真相。朋友說,實際上,很多很多美國人來墨西哥吃喝玩樂、但仍然支持特朗普。

雖然美國大選的結果令許多墨西哥人沮喪,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搞得懂。過去幾天,我問過不少墨西哥人,他們怎麼看待特朗普獲勝。一次又一次,我得到的答覆都一樣:上帝呀!然後尷尬地停頓,然後也許會緊張地笑笑,說,「天知道。」真相很難詮釋。

墨西哥人非常自豪。他們在觀望特朗普獲勝對自己到底意味著什麼。不過至少,我的朋友傑羅可以大吃一頓免費午餐、暫時忘記心中痛楚。章魚大蝦拼,蟹肉玉米餅,魚,就著一杯杯羅望子汁。墨西哥餐,誰能比得上這個正宗?任何時候任何地方,一定勝過特朗普的那個玉米餅!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