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秘密色情 韓國有偷拍美女問題?

Image caption 首爾特別行動小組成員在女衛生間檢查隱蔽攝像頭

好色之徒,世界各地肯定哪兒都有。在韓國,色情製品是非法的,但也是搶手的。來看一看,偷拍美女是不是也太費心思了?

那天,我上網查資料,在檢索欄裏輸入了一個非常晦澀的音樂詞匯。我正在學彈吉他,我想知道acciaccatura是什麼意思。

這個詞的意思和檢索出的結果肯定無關:屏幕上跳出了一個極端露骨的韓國色情網站!很奇怪,因為在韓國,製作、散佈淫穢色情材料是非法的。

在我看來,這也凸顯圍繞性問題存在的虛偽。色情製品和嫖娼賣淫一樣,非法,但存在。當局不斷查封色情網站,結果呢,類似的還會出現,通常起個更加晦澀的名字。

這是一場沒完沒了的貓捉老鼠遊戲。今年4月,首爾警方成功查封位於荷蘭的一家為韓國用戶提供色情製品的服務器。這個服務器原來在美國,被封後搬去荷蘭。

色情製品是非法的,但也是搶手的(不過也許,這種強烈反對加強烈需求的雙重標凖在世界各地都很多見)。

Image caption 升降梯旁的警告:禁止偷拍裙下

事實上,韓國色情領域還存在一個「行業」:通過隱藏在女士衛生間內的攝像頭為互聯網提供素材。聽起來真是很難相信,而且毫無吸引力。

當局確實採取打擊措施。首爾有專門小組,在公廁中搜查隱蔽攝像頭。今天夏天,在韓國南部城市釜山,警察曾被責令注意那些帶相機、行動可疑的男人。當地媒體報道,警官使用金屬探測器、在女更衣室搜查隱藏的攝像頭。

廠家採取配合行動,為手機統一配置快門按鍵的「哢嚓」聲,以此杜絕偷拍裙下。

偷拍問題相當嚴重,以至於政府啟動宣傳攻勢,在升降梯旁貼上大幅宣傳畫:一女子站在升降梯上,身後一男子彎著腰拍照。宣傳畫上寫著「請遮住裙子」的字樣。

這個舉措引發一場爭議。女人說,宣傳畫是責怪女性,好像暗指如果女人不穿短裙偷拍這事就不會發生一樣。

韓國公共管理部被迫認同,說他們的意思不過是通過宣傳畫「提醒人們注意,偷拍裙下是非法的」,但是畫上選配的話不夠聰明。後來,這就改成了直言不諱的「不許拍照」。

Image caption 韓流少女組合的勞軍演出

捎帶說一句,韓國還出現過另外一次小風暴。男人向媒體投訴,升降梯上站在自己前面的女人緊緊捂著腿,令他們倍感羞辱。他們抱怨,自己很清白但被看作變態。

性別平等部,顧名思義是負責性別平等的。去年,該部門發現自己和勞工部對峙了。勞工部建議找工作的人—可以假設指的是女性—應該考慮整形手術以提高自己的成功概率。勞工部後來強詞解釋說,這條建議不過是實習生寫的。

局面也在改變,特別是現在,越來越多的女性都有職業,(韓國)總統都是女的。最近的統計數字顯示,20-30歲的人群中,女性就業率稍稍高於男性。但是,伴隨著女性追求更多的平等,傳統的男性主導觀念依然存在,就像其他國家一樣。

韓國搞市場營銷的人們確實相信:性是好賣的。比如,韓國少女組合的一些歌手,有些剛過10歲沒幾年,在舞台上的穿衣打扮、舉手投足性感十足,韓國媒體將此稱作「洛麗塔概念」。

抱怨的人可能被指太過拘謹,男人被告知,你要是覺得這個性感,說明你變態。

前一陣子,我去看過一次科技展,展廳裏到處都是新鮮玩意兒、極客,我看到,還有個別的變態人(在我看來,他非常個別)。有一個外表非常齷齪的男人,坦率說,他真該去好好洗個澡。他轉來轉去,舉著相機猛拍那些穿著緊身裙、緊身衣的促銷美女,廠家一定覺得,用美女有助於賣出產品。

這個男人的舉動非常冒犯,他讓那些女郎對著鏡頭擺姿勢,女郎又無法拒絕。我真覺得自己應該干涉,至少應該表述一下不贊同這種做法,因為被拍的是雇員,如果膽敢冒犯顧客,可能要丟工作。但最後,我什麼也沒說。慚愧!

我看,繁榮也在改變著人們的期待值,不過一些男人仍然期待女人是裝飾品,討厭女人也有追求。

大家庭擠在小公寓,大人和孩子睡同一間臥室,所以,也聽說過性挫折的問題。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釋,為什麼韓國已婚夫婦也會在所謂的愛情酒店開房。

第一次搭乘大韓航空班機時,我非常吃驚地聽到,起飛前的廣播警告乘客,性騷擾空姐是違反航空法的。這樣做當然是為了保護那些美麗的空姐免受商人鹹豬手騷擾。

依我看,如果仍然必須提醒乘客,說明真的還是任重道遠。

(注:acciaccatura是「裝飾音」的意思)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