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新加坡為什麼仍存在女性割禮?

Image copyright Getty

傷殘女性生殖器的「割禮」已被普遍視作殘暴不仁。如此陋習,在發達、現代的新加坡為什麼依然存在?

23歲時,扎麗法·安努阿才知道自己小的時候接受過割禮。

她只有兩周大的時候,媽媽把她抱給「畢丹」(bidan)——傳統的接生婆,接生婆把她陰蒂的一小部分切掉。

許多年之後,一位同事問扎麗法是不是做過割禮。她說,「我很自信地回答,要是做過我一定知道。」不過對方接著說,「你應該去問問你媽媽。」

後來,她真去問媽媽。

扎麗法說,「原本氣氛很隨便、很開心,一下子就變得很陰沉、對抗。」

「我問媽媽,當時我哭了嗎?我在熟睡嗎?我醒了嗎?她沒有回答,只是告訴我,談話到此結束。」

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世界有超過2億女性接受過割禮(FGM,已正式定名為:殘割女性生殖器),不過程度不同,有些是切掉陰蒂一小部分,有些是完全切除,甚至包括縫合陰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全世界估計有超過2億婦女接受過割禮

大多數新加坡人對自己國內存在女性割禮了解甚少,不過,這種做法確實存在,主要是馬來人穆斯林,佔新加坡人口的13%。

在馬來語中,割禮被稱作Sunat Perempuan,通常女孩在兩歲之前接受,一般只是切除陰蒂的頂端,有些外加一小塊皮膚。

菲爾查·蘇瑪托諾直到10幾歲才知道自己曾在嬰兒期接受過割禮。她說,「我許多印度人穆斯林朋友都沒有做過」,她們很震驚,馬來人社區居然還存在割禮。」

新加坡沒有法律禁止FGM,但是許多穆斯林人接受「新加坡伊斯蘭宗教理事會」(MUIS)的指點,該理事會是向穆斯林提供宗教事務諮詢的法定機構。

MUIS的伊布拉希姆·薩瓦菲(Ibrahim Sawifi)說,理事會「不支持任何可能給個人帶來傷害的做法」,理事會「一貫堅持應避免FGM的立場」。

但是,許多馬來穆斯林、特別是老一代人相信,割禮會降低女性性慾、降低她們婚外出軌的風險。

也有其他人認為這是伊斯蘭法中規定的義務,不過在《古蘭經》中,割禮並未被列為強制性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新加坡有人認為割禮是伊斯蘭法規定的義務

一位45歲的馬來穆斯林婦女告訴我們BBC,「我做過,我女兒也做過,我一定會讓孫女也做。信伊斯蘭教,我們一定要這樣做。」

先做後問

馬茲納·穆哈默德(Maznah Mohamad)是新加坡國立大學馬來研究系博士。他說,「做了,你可以得到更多的榮譽,但是如果不做,並不會被看作罪惡、或者反對伊斯蘭教的戒律。」

「但人們還是害怕,不給小女兒做是不是違背伊斯蘭戒律。」

不過,許多人認為,錯誤並不在於割禮本身,而是這樣做反映出的未事先獲得女性同意。

菲爾查是平權組織「意識」(Aware)的協調人。她說,「從嬰兒起就開始控制女性的身體。這是告訴孩子:你的身體不屬於你、而是屬於社區的第一個表現。」

「兩歲大的女嬰什麼都不懂,她怎麼可能同意任何事?」

菲爾查介紹說,她所認識的新加坡所有馬來穆斯林女孩都接受過割禮,所有的人在詢問父母之前都不知情。

Image copyright Zarifah Anuar
Image caption 扎麗法說「現在我懂了,我的身體有多麼不屬於我」

菲爾查說,「父母應該負責保護孩子的安全,這樣做完全相悖。我也曾經後悔自己問過,因為問了,我就知道我的身體有多麼不屬於我。」

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同意這種看法。

28歲的公務員斯迪(化名)嬰兒期也做過割禮。她說,「父母出於愛、出於對孩子最好的考慮、在沒有徵求孩子同意之前做過的事情相當多。什麼樣的父母才會有意識地讓孩子受傷害?」

斯迪還說,「我不知道接受不接受割禮感覺會有什麼不同,但是我有應該有的感覺。這並不給我作為女人打折扣。」

所有女性都一致認為,有必要加強對割禮的認識。

斯迪說,「社區內也存在分歧。MUIS需要發起關於這個問題的對話,幫助社區進步,讓年輕父母獲得應有的知識、做出知情決定。」

扎麗法則說,「馬來人穆斯林需要討論這個問題,懂得、並且認同這樣做是違反女孩人權的。我拒絕接受談話到此結束。」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