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愛恨卡斯特羅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哈瓦那革命廣場,古巴人排隊告別卡斯特羅

古巴正處在歷史性的節骨眼兒上,掌舵幾十年的強人卡斯特羅卻走了。有人歡喜有人哀傷,記者在哈瓦那革命廣場聽古巴人說心裏話。

哈瓦那「革命廣場」見證過菲德爾·卡斯特羅革命生涯中最具歷史意義的一些時刻。他在這裏發表過激情澎湃、滔滔不絕的長篇演講;他在這裏迎接過來訪的羅馬天主教宗約望·保祿二世。

革命廣場是古巴革命的經典象徵,堪稱革命聖地。

穿白大褂的醫生,穿制服的護士,軍人,學生,教師……所有的人都輕聲低語,在安保人員的注視下謹慎行事。

有些人可能是政府組織的,坐大巴來的中小學生或其他群體單位,但許多是自願來的。

Image caption 莫拉雷斯(左):所有的人都受影響

莫拉雷斯(Javier Morales)是一名年輕的土木工程師。他說,「我來革命廣場,是因為卡斯特羅是古巴非常、非常重要的人物。不管你是愛他、還是恨他,不管你是在哈瓦那、還是在邁阿密,所有的人現在都感受到他去世帶來的影響。」

莫拉雷斯排在人龍接近隊尾處。他承認,對卡斯特羅政治遺產的觀點存在分歧,但是他認為,卡斯特羅去世了,每一代古巴人都應該好好想一想,「不管是老年人還是年輕人,我們都在一些方面需要感謝卡斯特羅。感謝卡斯特羅,我們才有免費教育,免費醫療,免費社會救助。」

出乎許多人意料,何塞·馬蒂紀念碑內並沒有擺放卡斯特羅的骨灰盒,而是只有一個很簡單的紀念台,放著卡斯特羅年輕時的一張照片,一個衛兵,鮮花,還有印有革命口號的宣傳畫。

儘管卡斯特羅的遺體沒有擺在這裏,但是仍然可以明顯看得出,排隊的人經過時有許多非常動情。

Image copyright AFP Getty Images

一位名叫那拉齊奧的護士留著眼淚說,「他給了我我所擁有的一切,他就像是我們父親。」

當然了,在佛羅里達南部地區,人們用非常不同的眼光看待卡斯特羅。這裏人可沒有把卡斯特羅看作慈祥可敬的父親,相反,他們認為,那些仍然留在古巴島上的人集體患上了某種「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愛上虐待自己的人。

周末期間,邁阿密舉行的那些慶祝卡斯特羅去世的派對就很能說明這一點。

11月間發生的兩起大事應該給他們帶來更大的鼓舞:老卡斯特羅總算永遠離開了古巴;美國選出特朗普進駐白宮。

周一,當選總統特朗普發推特說,如果古巴不願意為古巴人、為古巴/美國人、還有美國整體達成更好的交易,我會終止交易。他指的的是過去兩年在奧巴馬第二屆任期之內美國和古巴外交關係的解凍、緩和。

當天正好趕上美國航空公司恢復邁阿密直飛哈瓦那的航班,這位即將就任的美國總統說的那番關於古巴的話,只會加強普通古巴人對後卡斯特羅時代不定性的擔憂。

特朗普執政期間,古巴和華盛頓的關係可能再一次惡化。真惡化了,這就是自從1959年月以來古巴第一次沒有卡斯特羅掌舵。

古巴前外交官阿祖古拉(Carlos Azuguray)說,「卡斯特羅之死,正好趕上古巴和美國關係正常化進程出現大問號。我們不知道以後和特朗普打交道會是什麼樣。」

「還有,卡斯特羅之死也恰好是古巴舉行大選、決定勞爾·卡斯特羅接班人的前一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邁阿密的古巴人慶祝卡斯特羅去世

卡斯特羅走了,又正好趕上古巴處於這樣一個歷史性的關鍵時刻,人們難免心生疑問,這會不會給古巴帶來某種政治、經濟上的轉向?

阿祖古拉認為,基本上會沿著同樣的道路往前走,甚至,國內經濟自由化的「所有這些進程還有可能加速」。

革命廣場,冬日的陽光依然溫暖和煦。古巴人仍在排隊等候向他們永遠的偉大領袖卡斯特羅表示敬意。眼下,他們沒有興趣反思政治問題。

一名女子大聲喊道,「他沒死,他仍然活著!」她抬起胳膊、用衣袖擦幹眼淚。在其他悼念者一片沉痛的低語中,她的聲音顯得很有穿透力。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