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奥运志愿者手记:刘姥姥进大观园

olympic, studium
Image caption 此為倫敦奧運會的主場館,開閉幕式及田徑運動項目的舉辦場地。

繼上篇記述了申請擔任奧運志願者的來龍去脈後,此篇繼祖就向各位讀者「大大」繼續報告自己的奧運初體驗。

在「日子總是要過下去」的無心守候下,我等呀等,盼呀盼的,終於到了正式「進軍」奧運的日子。

話說那個周六下午可真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倫敦式春天氣候--亦即所謂非常之不和煦的風雨交加天;從早上起,厚重的雲層,即壟罩著整片天空,一整個陰霾的氛圍,會讓你懷疑老天爺是不是染上了憂鬱症。

但期待此天到來已久的我,心情卻是艷陽當照;在家早已按耐不住的我,決定趕早出門,如此也可給自己預留時間,好整以暇的在園區內四處觀望。

一路上,興奮異常的我面帶著誇張的笑臉,與同車被陰暗潮濕天氣感染的其他乘客之蓊郁表情,似是形成極大反差;好在我家離奧運公園不是太遠,在轉了一班地鐵後,約20分鐘的光景,我就抵達離園區最近的斯特拉特福(Stradford)地鐵站;否則配上雀躍不已表情的我,真活脫像是與大家示威似的。

依著電郵的指示,我登上為奧運專設的步行天橋,首先映入眼簾的卻不是奧運公園,而是巨大的購物商城,我順著排列整齊的商家,轉了個彎道後才見到奧運村旁的柵欄;唉!這年頭商業侵入體育的現象,連奧運此等國際級盛事卻也是無可避免。

我循著不算太清楚,但也不是太難找的標示走到了發證處,經過簡單的詢問及身分查驗後,櫃台服務人員示意我對著計算機攝像頭露出靦腆的笑容,刷刷刷,不到數秒的工夫,我接下來包括一天的訓練課程及之後為期四天測試賽的通行證即印刷出來。

之後順著動線,我進入安檢站,終於這個令我朝思暮想的大觀園在我眼前出現...

(醜)媳婦總是要見公婆的

我仗著時間充裕,決定在報到前進軍園區內各場館一一「閱兵」,率先通過司令台前的是有著滑翔翼翅膀造型的水上運動中心(Aquatics Centre),再來則是最奪我眼球且在媒體上早已大量曝光的主場館,及一旁毀譽參半的奧運新地標軌道觀光塔(ArcelorMittal Orbit),其高聳巨大的暗紅色造型,據稱是英國最大的公共藝術作品。

一向愛現不落人後的我,想像著此地將在兩個多月後,成為全球數十億觀眾目光的焦點,而我卻有榮幸先睹為快,內心不禁得意了起來。我無畏稍嫌大的風雨,拿起手機狂照猛拍了一番,並虛榮地趕緊上傳相片並上「臉書」打卡;嘿嘿!我劉某人搶先在此奧運現場做全球獨家現場直擊報導... 

此時風雨漸歇,我踩著輕盈的步伐,繼續向前;漸漸的水球及籃球館、選手村、自行車館,一一在我前方出現,接近又在我身後漸漸遠去。

因著時間尚早,我好不自在的在園區亂晃,並繞到環據園區的河流邊,望著還算是清澈的湖水,三兩野鴨甚至開心地互清羽翼與爭相啄食水中生物,恍然間我誤以為自己身處英國鄉間。 

事實上,一向用功上進的我,前夜已上網搜尋相關訊息,據說奧林匹克公園將會種植數千棵在英國土生土長的赤楊、柳樹、樺樹、榛樹等樹種;而園區內也會植披總數超過30萬棵適於濕地環境生長的植物,使此地能在奧運之後成為英國最大的城市濕地公園。

但當下我望著相對距離頗遠的場館及其光禿禿剛種下的樹苗,此綠化尚未完成的場地,活脫更像是一個巨大的建築工地;我甚至憂心在僅剩兩個多月的時光,是否真能一切就緒?

但天榻下來有高人頂著,我這矮子實無需杞人憂天,是故我便依著標示繼續前進,約半個小時的路程,我終於到達之後數天的落腳地--名為河岸競技館(Riverbank Avenu)的曲棍球比賽舉辦場地,我走入球場旁緊鄰的白色大帳幕報到,凖備接受下來四個小時的訓練行程...(待續)

點擊閱讀:

2012奧運志願者手記之三:真相大白

2012奧運志願者手記之一:好事多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