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尚:長袖子 戲好唱 ?

時裝模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長袖時裝統治T台

袖子長到看不見手、甚至垂到大腿的時尚街拍比比皆是,開始以為只是曇花一現的小伎倆,卻沒想到這長袖子戲越唱越好。

"不做大就回家"

都說目前時裝設計的秘籍便是"要麼做大要麼回家",設計師們把目光從服貼合身,一股腦投向飄逸寬大,對於令穿著比例失調和線條扭曲樂此不疲。

這貌似源自對於當下最火品牌維特萌的膜拜。最典型的要屬Jacquemes對於一字肩的創造、Issey Miyake的大波浪褲子、麥昆的蓬鬆夾克和Marques Almeida的扭曲變形寬大上衣等等。

維特萌球衣寬肩以及長袖子寬鬆帽衫的設計,讓設計師們都著了魔。對於這個法國品牌,人們充滿著幻想和猜測,由Demna Gvasalia和七個匿名設計師成立,其中包括Martin Margiela。據說創造維特萌,是因為對時裝界的腐朽感到挫敗和疲憊,想來一次逆襲。於此,設計師們不同程度的效仿長袖子也不難理解。

雅各布斯在自己的秀台更是全部實現巨長袖子效果,也都同樣"做大"著時尚。圈裏傳著有趣的說法,長袖子吃掉了手,包括蕾哈娜等等眾多大咖的。

病態

誇張設計固然出彩,如果泛濫成災,誇張手法過於稀鬆平常,就成了病態。這樣局部的擴大讓人們追求不經意就被重視的內心得到滿足,就像維特萌設計師提到:"若無其事成為焦點才是真本事。"

張揚冷漠態度從2015年初開始在品牌麥卡特尼、塞琳和The Row等做大長袖子毛衣和誇張肩膀線條的外套初露端倪,到2016年冬季,設計師眼中的衣服袖子全部拉長了一大截。

時尚評論葉茲(Susan Yeates)認為:"99.9%的人穿長袖子衣服看上去都像是沒有頭腦的神經病。這樣的衣服讓你無法完成日常生活需要,看不了手表、衣服被門卡住等等這些問題,設計師們全都忽略不計。"

中國設計師

跟隨這樣的論調看當下時尚,簡直荒謬至極。有評論認為這一季設計師們的超大帽衫帽子和超長袖子全部抄襲維特萌。這其中就有中國設計師周翔宇(Xander Zhou)。

07年就出道在北京成立設計工作室、曾經在倫敦時裝周以唯一華人設計師驕傲秀場的這位純中國血統設計師,畢業於荷蘭服裝設計專業。和國際赫赫有名的王薇薇(Vera Wang)、吳季剛(Jason Wu )、Alexander Wang(王大仁)等等華裔設計師們不同,他是個土生土長的中國設計師。

周翔宇設計的腰帶和流蘇裝飾曾經在倫敦時裝周上獨樹一幟,還有他結合日本武士和朋克文化的設計,都令人驚嘆不已。然而嶄露頭角之後的周翔宇,成了這一季抄襲Vetements的典型。

JW Anderson的男裝也出品了拖地的長袖衫,算是給女裝長袖出爐做了實驗。Liam Hodges對英國藍領文化致敬,雖然加入了科學怪人弗蘭肯斯坦(Frankenstein)和蒂克(Dickies)工服元素,但依舊沒有逃離長袖子。倫敦時裝周秀場上幾乎滿眼都是長袖子。

時尚評論阿姆斯壯(Lisa Armstrong)在文章中這樣提到:"2017年還是長袖子的天下,人們對於這種病態的欲擒故縱,令人擔憂。"包頭髮、蒙臉遮蓋自己的設計曾經都以前衛的態度出現在時裝設計,這一次長袖子蓋住手的設計已經從前衛走向了大眾,不說別的,這些無限放大某個局部的設計固然可以在T台上十分奪目,但日常簡直不堪想像,那種不方便的尷尬倒真是也可以吸引人的目光、唱台戲。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