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奢侈品店賣出花活

"前衛範兒市場給傳統商店點來的衝擊,令人期待。"藝術雜誌Luncheon負責人如是說。

"泛"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要想跟名牌店競爭就要推陳出新

說這裏前衛,不光因為它打著"市場"的大旗,更重要的是,這裏可以買的不止是衣服箱包,還可以把設計師裝飾品牌用的雕塑買到手。比如最搶眼的設計師作品"金屬恐龍",如果你中意,就可以將它搬回家。

創始人約非(Adrian Joffe)說:"這個時裝市場看到的任何東西,都可以把它買走。這是任何一家百貨商場或是專賣不能做到的。"

選擇這裏當作自己創刊會場地的Luncheon雜誌發言人說:"我們的藝術風格和這個市場特別相配,這裏品牌的展示空間都是由該品牌設計師自由發揮設計,其中運用最多的藝術表現手法便是雕塑。"

川久保玲設計師表示,用雕塑來詮釋品牌精神,讓設計師靈感釋放得淋灕盡致。

這些雕塑賦予市場美術館的靈魂,逛在其中的葉滋(Sue Yeates)說:"我來這裏可不光是為了買衣服,一想到這些設計師出品的雕塑都出售,頓時讓我更加興奮。"

然而,多佛街市場的首席執行官約非在2004年創辦之初,對於新鮮的"所見即可買",並沒有興奮不已,他說:"我並不覺得興奮,是因為時裝界從來都不缺天馬行空的想像,光憑這一點,就可以讓這個市場死得更快。"

想要維持住約非看重的瞬間感受,也並非是件容易的事情。創始人會時刻警醒、反問自己,"我的市場是否還充滿懸念、驚喜、耐心和快樂的瞬間?""藝術、冒險精神是否還足夠豐富來支撐市場"所見即可買"的主打標語?"

自己的小宇宙

根據去年《時裝商業評論》的一份針對倒閉百貨的報告,創始人對於自己市場存活的戰戰兢兢不無道理。

這個市場是川久保玲的大本營,她和丈夫約非只想把這裏打造成時裝界的世外桃源。他們共同認為,自己最在意的是這裏有令人興奮的藝術品,保證給人們新鮮並充滿啟發的購物體驗,同時保持與各品牌設計師之間的融洽關係也至關重要。川久保玲說:"我們堅持與人打交道,而不是面對互聯網或是企業機器。"

2016年市場經歷了不少變化,不少品牌包括古馳和Vetements等等都紛紛縮小規模或離開了這裏。然而面對這樣的變化,這對夫妻依舊泰然自若地說:"時裝就是變化多端,創造也源於變化,我們不怕品牌離開,這或許是讓我們有更多創新設計和新鮮服裝的機會。"

川久保玲強調說:"我們這裏不求跟風潮流,而是堅持有自己的調子。我希望各個領域的出色設計都集中在這個市場,這裏就是帶著強烈個性的美好事物的大本營。我們有自己的小宇宙。"

比拼試衣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品牌旗艦店在開業前幾年根本不賺錢,它們的存在一半是賣貨,另一半是宣傳。

和純商業的百貨和專賣相比,這個美術館市場津津樂道於它的特立獨行。然而令人有些擔憂的是他們如何維持經營。

其實,拋開藝術氛圍不談,為了吸引顧客,他們依然有關注目前的時尚趨勢,雖然嘴上沒有承認,但在街頭風盛行的當下,一層最顯眼位置還是不能免俗的擺滿了休閒衫,圖案襯衫等等休閒裝行頭。

除了像多佛街市場這樣固守自我、堅持出新的時裝店以外,還有一種純砸錢的品牌專賣。業內有個不成文的"生意經":把自己的品牌專賣開在離大型百貨公司近的街上,無論店面租金多高,它們堅信這就是給自己品牌招攬生意做廣告的最好方法。比如Selfridges附近的邦德街、Harrods附近的斯隆街上布滿了愛馬仕、香奈兒、路易威登、普拉達、古馳等等世界一線品牌專賣店。

根據《時裝商業評論》,品牌旗艦店在開業前幾年根本不賺錢,它們的存在一半是賣貨,另一半是宣傳。

《時裝商業評論》分析:"目前網絡營銷大舉進軍時裝界,許多人都把旗艦店當作了自己在網上購買之前的大型試衣間。"

這樣一來,能夠討喜的試衣間,不外乎高檔和個性兩種。對號入座便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旗艦店和堅持藝術感至上的多佛街市場。

你選哪個?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