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襲:以大師的名義

古馳2018泡泡袖皮草夾克,被控抄襲1989年黑人藝術家Dapper Dan為奧運選手Diane Dixon設計的路易威登外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古馳2018泡泡袖皮草夾克,被控抄襲1989年黑人藝術家Dapper Dan為奧運選手Diane Dixon設計的路易威登外套。

古馳的2018新款主打被"指控抄襲"80年代黑人藝術家Dapper Dan為奧運選手Diane Dixon所設計的路易威登泡泡袖一模一樣的設計。同時,路易威登也搬來蒙娜麗莎作秀藝術,與美國當代藝術家Jeff Koons一起把大師作品拿來當包封面。

強詞奪理

古馳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當談到2018早春度假系列設計的時候,大談特談起將20世紀各種有關文藝復興元素的融合,其中有歐洲文藝復興、70、80年代的街頭文化、嘻哈和嬉皮等等。

在眾多新款造型當中,居然看到了黑人藝術家Dapper Dan在1989年為奧運選手Diane Dixon所設計的印有路易威登傳統印花泡泡袖的飛行員夾克式皮草,只是明目張膽換上了古馳的logo。

如此相似的設計,連古馳發言人都承認這是向藝術家Dapper Dan設計中體現的黑人哈林文化"致敬"。

這一抄襲帶來的指控,引來當事人在社交媒體上的感嘆。在Instagram上,奧運選手發表了自己1989年穿的路易威登和古馳2018早春新款對比圖,並寫道:"有人偷了我的造型,感謝設計者Dapper Dan在1989年的第一創造。"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古馳2018有爭議新款T恤,被新西蘭藝術家指控抄襲。

針對這樣的質問,古馳承認了這個事實。只是找出種種託辭,強調自己是在對發揚黑人文化的設計師Dapper Dan致敬。並將之歸類於古馳創意總監Michele"假貨文化探索"的一部分,彷彿是對幾年前惡搞設計的T恤和套頭衫的回應,專門在品牌logo和印花上做文章,這其中也包括爆款印有古馳字樣和品牌代表標誌的T恤。

當然頂著這些名頭也依然不能遮蓋住對於Dapper Dan的直接抄襲,設計師說:"我們本意是想找Dapper Dan推出合作款,但沒有成型。"有評論指出,或許是因為想要找Dapper Dan合作的設計師太多,古馳排隊等不急,就"先發制人"了罷。

然而,對於古馳2018新款抄襲的指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古馳的態度有發生了180度大轉彎。兩位分別來自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平面設計師指責古馳抄襲自己的作品,被抄襲的內容又是大熱當頭的logo。

古馳自從幾年前重新換血復活之後,有些沾沾自喜開發各種logo。用蛇和老虎的形像在成衣中也屢見不鮮。只是這次被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都穿過的"Guccify Yourself"T恤,被新西蘭設計師Stuart Symthe一語道破,他說:"當我把自己的設計和古馳的抄襲放在一起的時候,居然發現他們幾乎完全重疊。"

另外一處被指出的抄襲,也十分諷刺的來自古城品牌標誌性的系列"Guccification",設計師Milan Chagoury表示,自己設計的老虎logo被古馳偷放在一款寫有"Guccification"的包上。

根據WWD,古馳對於這兩位設計師並沒有友好講和的意思,而是提出了有條件即將合作的可能性。

Image copyright Jia Liu
Image caption 路易威登櫥窗裏演繹達芬奇的《蒙娜麗莎》。

以大師的名義

對於分辨致敬和抄襲,時裝設計總有這樣的灰色地帶。和古馳大膽照搬的"致敬"Dapper Dan相比,路易威登正在主打的藝術家大師作品系列,顯得略高一籌。

當下路易威登的櫥窗上,正上演著"蒙娜麗莎的微笑"。與藝術家Jeff Koons跨界合作推出大師系列的路易威登,在倫敦新邦德接上,與古馳隔街相望的櫥窗,很有著"笑到最後,笑得最好"的意味。

Jeff Koons本身也是知名畫家,擅長將傳統經典名作變形為當代流行文化。就像安迪·沃荷(Andy Warhol)把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作品變成沃荷式的當代藝術一樣。

Image copyright Jia Liu
Image caption 路易威登櫥窗上大寫著藝術大師的名字,以大師的名義致敬藝術技高一籌。

這次許多大師的名字在路易威登牀窗外大出風頭,多少讓人感受到了其中對於偉大藝術的致敬。大師系列達芬奇筆下的蒙娜麗莎、提香畫中的戰神和愛神、魯本斯的獵虎等都被搬到了包面上,走進品牌專賣,讓人時而產生走在美術館裏的錯覺。

如此路易威登的"明抄"和古馳的"暗算",你更愛哪個?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