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周記:「出生論」激起爭議

威爾希爾
Image caption 阿森納球員威爾希爾成為關注焦點。

最近威爾希爾的「出生論」激起了英國足壇乃至整個體育界激烈辯論。

這位阿森納中場認為只有英國出生的球員才能為英格蘭國家隊效力。媒體自然而然將三獅軍團主帥霍奇森關注曼聯小將賈努扎伊的事情聯繫在一起。由於賈努扎伊拒絕了效力比利時,那麼如果他在英國居住滿五年時間,就能代表英格蘭參賽。

「多國部隊」已是趨勢

英格蘭板球名將前隊長凱文·彼得森不滿土生土長這一說法。球員出生在南非,他在今夏幫助英格蘭板球隊奪得灰燼杯。彼得森在自己的推特微博上面質威爾希爾:「你所定義的外國人很有意思——那麼,我、斯特勞斯、特羅特、普萊爾、賈斯汀·羅斯、弗羅梅,莫·法拉全部包括在內?」

莫·法拉出生在索馬里,他在倫敦奧運會上為英國拿下來兩塊長跑金牌,從媒體到民眾都非常愛戴這位長跑健將,他還獲得女王頒發的爵士頭銜;2013環法冠軍弗羅梅生於肯尼亞並在南非長大,他因為自己的父親和祖父母皆出生於英國而代表大不列顛出戰;高爾夫球手賈斯汀·羅斯出生於南非五歲移居倫敦;而上述提到的其他人都是英國的板球名將,皆出生於南非,其中斯特勞斯正是上一任隊長。

威爾希爾大概被質問得有些無言以對,他在推特上面回應彼得森:「我尊敬彼得森先生,但我說的是足球。板球、自行車和田徑不是我的領域。」

彼得森則說:「一回事。事關尊重你的國家!所有體育領域皆如此!」

當然,威爾希爾的擔憂值得理解,畢竟這位阿森納中場是從球員本身的角度思考。尤其是眼下英格蘭本土球員在英超數量不到三分之一。在他們看來如今外援不僅在聯賽和英格蘭人爭位置,連國家隊也要搶飯碗,球員們自然被雙重危機感籠罩。

然而多國部隊是體育發展的趨勢,比如在歐洲,隨著歐盟的擴展各種移民穿梭往來更加明顯。事實上英國在諸多體育項目上「淡化」了所謂土生土長的概念,除了彼得森提到的運動員外,最近在英國備受關注的網壇新星勞拉·羅布森就出身於澳大利亞,八歲移居英國。她在去年倫敦奧運會搭檔穆雷為不列顛摘得混雙銀牌。而羅布森的「澳洲出生」幾乎無人在意。

道歉哈格里夫斯

一進入足球領域,英格蘭似乎有一種不願割捨的民族自豪感。還記得哈格里夫斯吧?他的母親是威爾士人,父親是英格蘭人,他生於加拿大,拜仁青訓營出品。

04歐錦賽和06世界杯,當時的主帥埃裏克森將他招入國家隊。但是媒體和公眾不買賬,嘲笑他奇怪的口音(加拿大、英國和德國口音混雜),批評他的「德國氣息」太重,認為球員根本不算是英國人。然而哈格年僅20歲時便隨拜仁獲得了冠軍杯,他當時與埃芬博格搭檔中場,並在決賽打滿120分鐘——這些事實媒體全然不顧。有意思的是他與麥克馬拉曼是英格蘭足球歷史上僅有的兩位在英超以外的俱樂部拿到過冠軍杯的球員。

06年世界杯英格蘭再次栽在了點球上。八強對陣葡萄牙一戰,哈格里夫斯被評為全場最佳,同時是唯一罰進了點球的三獅成員。賽後媒體紛紛道歉,感嘆英格蘭雖然輸掉了世界杯卻收獲了一個哈格里夫斯。遺憾的是當卡佩羅入主英格蘭,正需要哈格這樣的防守型中場執行戰術時,他卻因為傷病漸漸淡出足壇。

英格蘭在防守型和組織型後腰位置一直出現斷層,左邊鋒位置上長期找不到合適人選,霍奇森作為國家隊主帥理所當然以成績為重,必須不拘一格降人才。

如今每逢英格蘭大賽前後,有關外籍球員阻礙本土小將發展的話題就會浮出水面,尤其是英格蘭在世預賽走得不太順利,所以本土保護的呼聲難免高漲。而媒體的反響與當年哈格的遭遇溫和了許多,其中力挺威爾希爾的聲音並不強大。

設想如果本土球員能夠在國內聯賽站住腳跟,那麼面對國際賽場的挑戰才會充滿競爭力。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