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周記:英格蘭飽受媒體之苦 國家隊快樂時光短暫

Image caption 霍奇森擔任英格蘭主帥也要承擔隨之而來的壓力。

本周英格蘭在世界杯小組賽最後一輪主場2:0戰勝波蘭,以一分的優勢力壓烏克蘭出線。

這個本來值得慶祝的勝利卻被主帥霍奇森的「猴子笑話」衝得七零八亂。霍奇森感嘆,這個工作的快樂時光也太短暫了。

媒體壓力

三獅軍團長期以來承受著來自媒體的壓力。每逢大賽前夕,眾媒體總喜歡無限憧憬一番,球迷們自然對奪冠信心滿滿無形中給球隊增加了壓力。各小報總有本事挖掘球星們各種軼事緋聞,以頭版頭條的架勢充斥全國。

這次霍奇森的「猴子笑話」再次給了媒體大肆渲染的機會。這原本屬於更衣室的一個笑話,連當事人湯森德自己都覺得這種事上新聞簡直是胡來。不過內部消息流傳到記者耳中讓人令人唏噓。中場休息的更衣室裏面除了球員以外,還有助理教練或隊醫,至於誰走漏的風聲當然不得而知。不過可以揣測,三獅內部並不是外界想像的那樣和諧,而英格蘭記者捕風捉影的本領強悍。

前不來梅壞小子阿瑙托維奇本賽季加盟了斯托克後,德國《圖片報》的記者致電奧地利人:回德甲吧,你走了我們都沒寫的了。

在英國魯尼、特裏、吉格斯、阿什利·科爾還有迪福等等一系列球員和「艷」字掛鉤的消息當然擁有絕對版面地位。另外你多少歲時當父親,孩子們的母親各是誰,小報們都可以挖得清清楚楚——問問斯特林還有阿邦拉霍就知道了。

「阿鬧」來了英超,媒體不過就輕描淡寫了一下他的壞脾氣,把他和巴洛特利比較了一番之後便沒了下文。難怪球員說:「真高興我離開了德甲,我可不想再看到我的負面消息。」

因為在英國有太多更有新聞價值的消息值得小報挖掘,此外他們還深諳貶損平衡之道,一有新星表現搶眼,立即強力追捧。

巴克利和湯森德入選國家隊時,媒體稱英格蘭擁有了新的「黃金一代」。卡裏克連忙站出來請求媒體不要捧殺了新人。

「他們老是走極端」卡裏克說,「現在有很多才華橫溢的新人,但是很容易就飄飄然了。」

當然,哪個國家的媒體不捧自己的球員?誰不希望通過造星加強影響力?然而在英格蘭媒體不是把你當英雄就是當罪人,魯尼和貝克漢姆就是兩個最典型的例子,在大起大落之中面對媒體的風吹浪打。英格蘭青訓出品的基數較之西意德法本來都算少,好不容易出個人才哪裏經得起如此折騰。

商業與文化

足球產業在英國尤為發達,聯賽商業運作非常成熟,球員進口、培訓、加工,出品面面俱到。媒體可再進行包裝貼金,順便捕捉新聞製造「獨家爆料」。所以足球在英格蘭的性質更近似於商業,其文化屬性正在漸漸淡化。

前阿森納及英格蘭名宿坎貝爾最近談起英格蘭足球現狀時感嘆,如今在英格蘭街上都見不到孩子們踢球的身影。

「我在德國呆了三四周,看到孩子們在街上踢球」

「世界各地——意大利、巴西、德國、西班牙和葡萄牙,孩子們在街上踢球,學習技術,練習拿球和角度,學習位置感。」

QPR主帥雷德納普也表示出類似看法,老雷抱怨,孫兒們整體就關在屋裏玩遊戲,連話都不跟你講。孩子們每周二和周四隨職業俱樂部訓練,之後時間很少碰球。他認為與前輩們比較,現在的孩子們踢球時間少了很多。

而其他國家尤其是在南歐和南美擁有得天獨厚的溫暖氣候優勢,街球野球的傳統更是代代發揚。即便青訓投入有限設施不夠先進,孩子們仍然憑借對足球的熱愛在大街小巷發揮天賦。一如那些電影中的場面一樣:狹窄的小巷,斑駁的牆壁一群孩子們光著腳追趕皮球。

阿森納另一位名宿,前法國國腳維埃拉目前在曼城預備隊擔任教練,他認為英格蘭足球必須從草根開始。他說在法國,14-16歲的孩子們每天都訓練,有時一天訓練兩次,時間遠超過英格蘭的孩子們。「在這裏,大家把足球看作娛樂。足球應該是一份事業。」維埃拉如是說。

英足總新任主席戴克提前潑了大家冷水:明年奪得世界杯?還是別想了。足協將奪冠的目標定在2022年。德國在2000年小組賽打道回府,德國足協痛定思痛堅決打造青訓,當年老邁的德國戰車如今人才濟濟。20年前克魯伊夫在巴塞羅那打造青訓體系,西班牙獲益至今。比利時也是在十年前開始投入青訓,如今在英超賽場颳起了青春風暴。正如雷德納普所言,足球應該回到基礎,靠吹是出不出來的。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