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周記:英格蘭之殤

英格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霍奇森統帥的英格蘭國家隊在本屆世界杯小組賽階段即被淘汰。

「德國第二場比賽還沒打呢,我們就出局了。」萊因克爾在BBC的轉播室裏如是感嘆。

蘇亞雷斯挖了兩個大坑把英格蘭埋到脖子口,哥斯達黎加擊敗意大利在三獅軍團的棺材上訂了釘子。

黑鍋滿天飛

英格蘭習慣性地在大賽失利出局後揪一隻或幾只替罪羊頂黑鍋。

98年西蒙尼坑了貝克漢姆,小貝坑了英格蘭;2000年歐錦賽小組賽後打道回府,基岡引咎辭職;02年倒是三獅最充滿希望的一屆,要怪,就怪門將希曼年紀大了吧;

04年小貝的點球高射炮打飛了英格蘭的希望;06年的替罪羊多——C羅「陷害曼聯隊友魯尼」那個著名的拋媚眼鏡頭導致這個葡萄牙人成為英格蘭全名公敵,一開始連曼聯球迷都不能接受他,當然,別忘了瑞典主帥埃里克森打爛了一手好牌——為什麼沒讓傑拉德和蘭帕德共存?

英格蘭應該讓自己人執教,於是麥克拉倫挺身,英格蘭無緣2008歐錦賽。

2010年自然是卡佩羅的錯——在俱樂部第一賽季都能拿下冠軍的教練栽在英格蘭手下,《衛報》《每日電訊報》這樣一本正經的媒體都掄起黑鍋砸向卡佩羅。殊不知意大利人執教三獅近四年,勝率為66.7%,居英格蘭歷史所有主教練之最。

關鍵先生何在?

卡佩羅在2012歐錦賽前辭職,霍奇森接手將英格蘭帶到八強。看到皮爾洛的表現,媒體感嘆:英格蘭需要的正是一個皮爾洛。

兩年後,烏拉圭2:1擊敗英格蘭,轉播室的一致聲音為:英格蘭需要一個蘇亞雷斯。

蘇亞雷斯真是英格蘭的最後一塊拼圖? 缺少法爾考的哥倫比亞提前兩輪出線,得到了科斯塔的西班牙提前回家,擁有哲科的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已經被淘汰,新近加冕的金球C羅縱使努力面對德國戰車也枉然。誠然,頂級前鋒往往是一錘定音的那一個,但是改變場上局面的通常是中場強手,畢竟賽場上球員有22位,但是足球只有一個。

傷在腰上

三獅的組織型中場不多,防守型後腰同樣少見。霍奇森想必看到中場的薄弱,有意派傑拉德和亨德森擔任雙後腰,考慮到兩人在利物浦磨合默契,又了解前場隊友斯特林和斯圖裏奇,戰術原本合情合理。

而利物浦的盧卡斯減輕了傑拉德不少防守負擔,庫裏尼奧經常回撤,加之前場SAS組合的攻擊力使得傑拉德很少直接暴露在對方的鋒線下,紅軍隊長的衝擊力和調度力很好的發揮。

來到國家隊,一旦前場丟球,傑拉德通常直接被暴露在對手的攻擊下,尤其是對烏拉圭時亨德森幾乎隱身,只見到卡希爾滿到處地堵搶眼的身影。

提到英國的名宿:比如博比·查爾頓、加斯科因、萊因克爾、歐文、小貝,還有如今賽場上的魯尼、斯圖裏奇和斯特林,他們的位置都是清一色的中前場進攻型球員。特別是如今一代的三獅鋒線:速度快、技術扎實同時身體對抗一流,沿襲了鋒線的優良傳統。

而法國球壇出品了普拉蒂尼、德尚、馬克萊萊和齊達內等大師級別的中場,德國擁有過貝肯鮑爾、馬特烏斯、埃芬博格還有巴拉克等一代又一代的中場悍將,崇尚進攻的巴西也不乏濟科、鄧加和埃莫森這樣的經典後腰,進攻型中場更是舉不勝舉。就像那句老話說的「得中場者得天下」,英格蘭一直都在吃著中場空洞的苦頭。

就像普拉蒂尼-吉雷瑟-和蒂加納組成的經典中場鐵三角那樣,他們牢牢把握中場節奏實現攻防轉換。

再看英超聯賽也是最近幾個賽季才擺脫了「高舉高打」的傳統印象。大概因為鋒線人才常年輩出,在英格蘭踢球的孩子們一個默認印象就是要成為像萊因克爾或歐文或小貝這樣的球星,他們的足球歷史上缺乏後腰激勵元素。

也許是正是中場的缺失造就了三獅後衛的發達,可以說個個都是鐵漢型人物。而防守反擊正是這種陣容結構最適合的打發,這一點埃里克森在02年將防反優勢發揮到極致。

霍奇森實行改革堅持攻勢足球當然是好事,缺少中場控球和組織一味大舉壓上就顯得格外艱苦。

也許保守一點的霍帥能讓英格蘭走得更遠一些?斯特林和斯圖裏奇的速度,傑拉德的長傳都是適合防守反擊的條件。

只是霍帥要堅持把進攻的路子走下去,看看英格蘭現役球員,真正意義上的後腰只有巴里和卡裏克兩人,前者33後者32。在看看英格蘭現在的足壇結構文化,短時間內期待一個後「妖」橫空出世的希望大概與三獅突破八強的時間成正比。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