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李亞鵬:嫣然基金是我終生要做的事情

李亞鵬
Image caption 李亞鵬一行自費到英國考察慈善事業和社會企業(攝影:李新)

中國演員、商人、慈善家李亞鵬目前正隨團自費在英國訪問,考察這裏的慈善機構、社會企業。

這個訪問團的成員來自中國各個地區和領域,專門來學習英國在慈善事業上的經驗。

李亞鵬作為嫣然天使基金、書院中國、COART藝術基金的主導者,最近一段時間面臨一些嚴重的不利指稱。

李亞鵬周五(4月4日)到訪BBC新總部大樓,在接受BBC英倫網專訪,澄清嫣然基金狀況、剖析中國公益事業爭議的同時,也談到他理想中的公益事業狀況,並透露會考慮將來送女兒來英國讀書。

子川:這次來英國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李亞鵬:我們是一個對英國社會企業發展很有興趣的群體,來自中國不同背景和領域。大家在去年商定要組織一次關於英國社會企業的考察團,經過半年多的籌劃,終於成行。

來到倫敦之後行程安排非常滿,已經參觀了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旗下的社會企業、倫敦Leyf少兒基金會,訪問了英國內閣辦公室關於社會企業投資的團隊,查爾斯王子基金會青年創業國際計劃YBI。

儘管我們的考察團隊此前對社會企業已經有一定的了解,也曾經組織論壇討論相關話題,但這次來到英國實地考察,參觀了從政府層面的社會企業辦公室,到民間的基層前沿社會企業,給我們帶來了非常豐富的信息。

子川:英國在慈善領域在哪些地方值得中國學習和借鑒?

李亞鵬:社會創新在英國是有傳統的,在公益領域,基於政治體制的不同,這裏的政府必須把發展民生放在首 位,因此在醫療、教育以及很多狹小空間中都有大量的公益機構和社會企業。而這一點完全超出我們的想像。和經濟發展一樣,公益事業在中國還處在初級階段,尚有大量的空白有待我們去認識和發現。

子川:如何看最近關於嫣然天使基金的不利指稱?

李亞鵬:首先,正由於中國的公益領域發展處在初級階段,公眾對這個領域的法律法規常識缺乏了解。其次,在一個自媒體極度發達的網絡時代,可能會有一些人發表一些不負責任的言論,又因為我曾經的明星身份,更加助推了這些言論的傳播。

這個事情確實在一個階段內給嫣然基金帶來一些困擾和工作上的困難。但是,從更大的範圍來看,嫣然基金已經成立8年了,其中有7年多的時間裏都是在陽光下茁壯成長。縱觀嫣然的發展,在最近兩、三個月內我們經歷了一些「霧霾天氣」,我覺得是非常自然和正常的。 我經常鼓勵團隊的一句話是:「北京有霧霾,但是終會有晴天」。

有統計顯示,在兩個半月之內關於嫣然天使基金的負面報道有1300篇。包括這次英國之行,原本是充滿期望的一次考察,甚至是公益領域的朝聖之旅,但我現在甚至不太敢去提起這些詞匯。

先進的概念當然是好,但可能還是需要跟社會發展尋找一個匹配度。有的時候過於先進的概念和理念可能更容易產生歧義,這次在團員的交流中我也會私下說一些保守的話,比如,我以後不去提社會企業這個詞,只去做事情就好。

也有捐贈人朋友提議:「亞鵬,你應該在完成了對嫣然最初的推動之後,在適當的條件下應該慢慢撤出公益領 域」。我相信捐贈人是出於善意,因為可能在某種特定的環境下,公眾人物的身份可能既有利於公益機構的發展,但同時也會增加公益機構遭受非善意攻擊的可能 性。我會考慮這個提議。

但無論如何那只是一個形式問題,因為從某種角度而言,我一生也不可以退出這件事情。因為嫣然是為我女兒所設立的,她終生都是我的女兒,所以這種承諾不會像商業項目的那樣有所改變,而是一件終生都要做的事情。

Image caption 李亞鵬接受BBC英倫網記者子川專訪(攝影:江子域)

子川:那關於嫣然天使基金的審計還在進行嗎?有關書院中國的調查呢?

李亞鵬:目前關於嫣然基金的審計已經結束了,沒有任何瑕疵,但是需要公布的不僅是審計報告。完整的調查報告仍沒有完成,有待公布。

對於嫣然的團隊和嫣然基金的捐助人,以及等待嫣然幫助的貧困家庭兒童來說,我相信,我們比任何人都更加殷切地期盼調查結果的公布。

而有關書院中國發展基金會的調查中,證據顯示,到去年的節點為止,所有的捐贈都是來自我一個人的,一切的指責均告不成立。

子川:最近幾年,慈善事業在中國頗具爭議,出現了郭美美事件等熱議話題。你如何看?

李亞鵬:我總體是樂觀的,雖然有郭美美事件,雖然也有類似最近的嫣然風波,但是我們還可以看到一些別的數字。比如,當8年前我剛剛發起嫣然基金的時候,我身邊可能很少有人對公益機構有多大的興趣,更不要說去創建這種機構。

7、8年過去了,我切實感受到,有很多朋友開始向我諮詢關於公益機構的問題,也開始考慮創建屬於自己企業或者家族的基金會。這次來英國的考察團的成員都是朋友。

從政府公布的數據來,在過去的10年中,中國的非公募基金會的年增長速度每年都是百分之幾百,政府也即 將推出慈善立法。所以,從大的層面來講,我相信公益事業在中國會有很大的發展,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一些不和諧的聲音是必然的。因為不管是經濟的改革還是 公益的推動,在過程中難免都會出現這樣的聲音。我這樣說其實也是在給我自己更多的鼓勵。

子川:你理想中公益事業狀態是什麼樣的?

李亞鵬:在這次考察之前,我理想中的狀態是,英國應該是一個公益機構發展的沃土,因為它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和很好的人文環境。

但是在我的訪問中,我發現即使在英國這樣一個非常成熟的公益體制之下,各個機構依然面臨著各自發展的困難,甚至在英國婦女中心訪問時我們發現,他們也希望能夠呼籲政府,在政府大力鼓動社會企業改革的前提下,其實有一些項目依然是不適合於社會企業的概念去推動的。

這樣的一些細節的探討是非常有價值的。今天社會企業在中國還處在非常初始的階段,但是在未來我們是不是要放棄以前所有慈善的方式,照搬社會企業的概念,這一次的考察已經給我一個非常清晰的答案,就是不是的,而是不同的項目應該選擇更加適合它的公益模式。

子川:怎麼做COART藝術基金?

李亞鵬:我之前是做藝術創作的,2010年完全離開了那個行業,但是畢竟我人生中有整整20年是做那一行的,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記憶。雖然我已經離開了那個行業,可能對於藝術我依然有想去表達和主張的。

當然,這種表達和主張已經不再是個人化的,所以我現在的興趣點是在更大範圍內增加公眾對藝術的追求,如 何把藝術融入到公眾的生活中來,而不讓它僅僅是一個娛樂頭條的概念,也不是僅僅存在在國家大劇院那樣遙不可及。其實藝術跟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緊密融合起 來,對每個人來說才是起到積極的價值。

COART就是基於這樣的理念上推動的大眾化的藝術活動。已經做了4屆,全部免費,每次有15到20萬人參與,新一屆活動馬上開始。運營的方式是通過資源整合,找到品牌贊助,通過其它方式獲取資金。目前看來這個方向是可行的。

子川:這是你第幾次來英國?對這裏印象如何?

李亞鵬:這是我第二次來英國,第一次是去年夏天陪女兒來參加夏令營。夏令營是幾個小朋友一起來的,去年來到倫敦。我女兒住校,等夏令營結束之後全家一起去了劍橋訪問。

我第一次來倫敦對這裏的印象非常好,覺得跟紐約不同,比紐約在文化上更有沉澱。當然,紐約已經很好,但是在倫敦能夠感受到更加豐富的色彩、厚重的文化、纖細的建築,說明在歷史上這裏曾經極度發達,否則一個城市不可能如此的擁擠和緊密。

我女兒目前在北京的一所英國學校讀書,將來會考慮送她來英國讀書這個選項。她目前喜歡藝術,尤其畫畫和音樂。我自己的企業中也有從英國畢業回國之後從事設計工作的員工。

我自己在國內也在做一些教育的項目,當然是在我認同西方教育的前提之下。但是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希望在以英國教育為基礎的前提下,能夠增加一些傳統文化的內容。這是可能我們給自己的教育找到的方向。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