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觀察:英大學為何爭相開辦倫敦分校?

倫敦塔橋
Image caption 在倫敦可將學習、工作與玩樂一網打盡 。

比較與國際教育博士研究的後遺症之一,在於喜歡琢磨事物間的異同。每當看見大字標題報道某某事物為「創新「,總忍不往其它國家或地區瞅瞅,在歷史長河中瞧瞧,以確定事實是否真是創舉,還是由於各種原因,某時某地的經驗被遺忘。

英國的大學在倫敦開辦分校就是例子之一。儘管英國媒體稱其為「新嘗試「,但是在我看來,倫敦分校應歸類為「熟悉的陌生人」。大學在海外開辦分校,已非新生事物。

統計顯示,2011-2012學年,全球571,000學生在海外學習著英國的學位課程,英國在海外分校與跨國合作辦學方面,可算是佼佼者。大學在國內辦分校,亦非最新創舉,中國內地部分高校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陸續在異地開設分校,辦學方式從「摸著石頭過河」逐漸走向成熟。然而英國大學在首都倫敦開設分校,在媒體筆下成為新奇事物,引來公眾關注。

倫敦分校辦學狀況

東英格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UEA)是第一家在倫敦開設分校的非倫敦英國高校,通過與私人組織INTO University Partnerships合作,UEA倫敦分校於2010月開學,共招收150名學生入讀。不少高校緊隨其後,紛紛在倫敦開設校區,包括考文垂(Coventry)、桑德蘭(Sunderland)、坎布裏亞(Cumbria)、格拉斯哥卡利多尼亞(Glasgow Caledonian)、阿爾斯特(Ulster)、班戈(Bangor)、利物浦(Liverpool)等大學及威爾士聖大衛三一學院(The University of Wales, Trinity Saint David)。

倫敦分校的課程涵蓋語言培訓、短期進修、在職學習及學位課程。除坎布裏亞大學倫敦分校的課程只專注於師資教育,其餘每所倫敦分校均提供商業、金融與管理課程,班戈大學及聖大衛三一學院的倫敦分校實際是商學院分部,大多數分校同時提供英語語言課程,個別學校推出特色項目學位,如格拉斯哥卡利多尼亞大學的奢侈品營銷及UEA的外交學。

這些課程明顯經過精心挑選,考慮了市場需求,同時全方位利用倫敦的政治經濟文化領導地位。學生預期將「近水樓台先得月」,得益於專業人士或組織主講的客座授課,並且親身體驗相關行業在倫敦的運作。

倫敦分校優勢

倫敦生活(或倫敦體驗),是倫敦分校的最大賣點。此處的倫敦生活,是一個全面的概念,將學習、工作與玩樂一網打盡 。讀起來就像倫敦院校的「軟文」,然而倫敦的天時地利人和,並非無中生有。

倫敦高校在世界大學排行榜的高調表現,讓專家認為「倫敦毋庸置疑是全球高等教育與科研的中心」。全英國一百三十多所高等院校中,四十多所位處倫敦,也就是說,英國近三分之一的高校在倫敦!這其中包括五所羅素集團成員大學(英國24所頂尖研究型大學組成的機構)。可以說倫敦本身就是一個巨無霸大學城,就院校數量來說,英國其它城市只能望其項背。

學生身處倫敦,將可以便捷使用各所大學的資源,如公開講座、展覽、學術研討會、圖書館、檔案館等,其學術活動將不再局限於一所或數所大學,而是擴展至幾十所高校組成的龐大系統。繳付一所大學的費用,學遍幾十所大學,如此甜頭,怎能不魅力四射?

作為英國政治、經濟與文化中心,倫敦企業數目眾多,產業多元化,就業市場較其它城市寬廣,為學生提供著眾多實習、工作、課外體驗等機會。

對於熱衷於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學生來說,倫敦的吸引力不言而喻。實際上,倫敦分校也以此優勢吸引學生,強調它們與倫敦業界的緊密聯繫將為學生提供更多的實習機會。

此外,國際大都市多姿多彩的生活,也是其招生優勢之一。各種博物館、圖書館、畫廊、劇院、音樂廳,充實著學生的精神世界;世界美食集聚、酒吧咖啡廳如雲,日夜消遣類型多樣。無懼與世隔絕,只怕活動太多。

簡而言之,倫敦生活概括了學生日常生活、校園學習、兼職實習、甚至就業等方方面面。地方大學所在城市雖有能力提供這些環節,卻不及倫敦展示的多樣與全面。

當然,學生並不是唯一可能得益於倫敦校園的群體,地方大學也將從中受惠。最直接的觀察是,地方大學將因此招收更多學生,尤其是非歐盟學生,從而擴大其在非歐盟學生間的知名度,為進一步開拓國際市場做鋪墊。同時,倫敦分校將可能成為地方大學通向產業中心的橋樑,大學籍辦學之契機,有望維持並深化與倫敦業界的聯繫,利於獲取業界的支持,發掘合作機會。

幾點擔憂

讓人意外的是,在倫敦分校蓬勃發展之際,帶頭人UEA於今年一月份宣佈,其倫敦分校將於今年九月份關閉,此舉不禁讓人猜測其運作是否出現問題。將校園開設至遠離大本營的倫敦,大學自然面對許多風險。

首先,本部與分校的管理如何兼顧。遙控分校,雖看似運籌帷幄,卻可能無法深入了解分校的實際情況;更何況,離開與大學管理層及教職員工的「親密接觸」,學生難免將產生被擱置一旁之感覺;若另立分支,重新組建一支團隊,甚至指派一名副校長負責,則可能增加大學的財政支出。

其次,分校的師資從何而來。無論是教學還是科研,出色的學者隊伍均是其核心。倫敦分校水凖的高低,將取決於其聘用學者的質素。若分校與本部共享師資,則大學需保障學者在兩地間的通勤暢通無阻,兩處校園的課程均無誤,學者不因通勤而產生額外壓力,導致其教研水平下降。若師資需另外招聘,大學需確保分校師資的質量,而新增的教研人員與通勤費用,也將使大學的財政支出上升。

再次,如何保證分校的學生服務與本部一致。大學本部的學生享有校內系統配套設施的支持,包括圖書館、學生會、教室設施、住宿、餐飲、、就業指導、心理諮詢等等,分校學生如何在身在倫敦,卻仍然能夠享用同等設施,從而得到完整的大學教育體驗,將對大學的管理能力提出考驗。

他山之石

文章開頭提到,倫敦分校雖貌似陌生,其實已是熟人。內地大學建立異地分校時障礙重重,在疑惑聲中起步,至今成為普遍現象。此過程中,內地的高校無論從戰略計劃高度,抑或具體操作層面,均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可供參考。

若英國大學往東看,與內地大學建立交流機制,共同探討大學在國內開辦異地分校的相關問題,將利於雙方高校的發展,並為中英高等教育合作開闢新的領域。

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