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薪實習「只有富人家孩子能承擔」

英國教育慈善機構薩頓信託(Sutton Trust)的調查報告顯示,在倫敦做沒有薪酬的實習生,一個月生活成本為926英磅,而在曼徹斯特這個數字為804英鎊。

薩頓信託稱,只有來自相對富裕家庭的人才能在無償實習沒有收入的情況下依然負擔得起生活成本。

因此,報告建議,大多數的實習生應該至少獲得符合國家最低工資標凖的報酬。

根據這份分析報告中的數據,約三分之一(31%)的畢業生在實習時沒有酬勞。

但是,英國工商業聯合會(CBI)警告,如果對無償實習做出限制,可能導致獲得工作的機會減少。

報告引用政府發佈的數據來表明,大約22000實習生是無償工作的。

報告還分析了實習生在為期六個月的無償實習中,在倫敦及曼徹斯特的生活成本。

合租房屋的租金、水電費用、房屋稅、餐錢、以及各種雜項開銷,比如互聯網寬帶費用,清潔費和置裝費,如果將這些費用全部考慮在內,在倫敦生活半年的成本將達到5556英鎊,相當於是每個月的支出是926英鎊。而在曼徹斯特的六個月開銷則為4827英鎊,約合每個月804磅。

考慮到雇主會報銷實習生的交通費用,這份研究報告已經將這類費用排除在外。

「競爭激烈」

薩頓信託的調查人員表示:「在許多競爭非常激烈的行業中,實習往往是通往職業生涯的第一步。這些行業包括了時尚,新聞,政府部門,法律,金融和一些慈善組織。」

「由於這些行業的求職競爭十分激烈,雇主即使提供的是無償實習職位,也會有不少人申請。」

薩頓信託說,所有超過一個月工作時間的實習生都至少應該獲得每小時6.50英鎊的國家最低工資,甚至在倫敦的實習生應該獲得每小時7.85-9.15英鎊的生活工資。

這家教育慈善機構希望,實習職位的招聘應該面向公眾,而不是通過非正式招聘渠道來提供職位。另外,招聘的過程也應該公平,透明和擇優錄取。

薩頓信託發展和政策部主任李·艾略特·梅傑博士(Dr Lee Elliot Major)表示,無償實習「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都是無法承擔」。

「對於那些來自一般家庭的人來說,為所有那些工作時間超過一個月的實習生支付最低工資的做法,將顯著使得他們獲得更多的機會。這對於他們來說,將是獲得理想職業的敲門磚。」

「打擊措施」

為此,薩頓信託委托調查機構益普索·莫裏(Ipsos Mori)展開民調,調查在英格蘭地區一共訪問了1700名成年人。其中,70%的受訪者認為無償實習是不公平的,因為只有來自相對富裕家庭的人,才能夠負擔得起由此產生的生活成本。

55%的受訪者認為,工作時間長達半年的實習生應該獲得符合最低工資標凖的報酬。而對於那些工作超過一年的實習生,更有73%的受訪者認為他們應該至少獲得最低工資。

英國工商業聯合會(CBI)副總幹事卡特婭. 霍爾(Katja Hall)表示:「雖然法律已經清晰列明瞭,在工作中,付出勞動後應該獲得報酬。但是還是要把這種工作和那些非正式的工作及幫忙打雜的情況區分開來。」

「禁止無償實習可能只會減少獲得工作的機會。」

霍爾還說道,實習增加了年輕人獲得長期工作的機會,因此應該鼓勵企業為年輕人提供更多的實習機會。

英國商務、創新和技能部(Department of Business, Innovation and Skills)的一位女發言人表示,實習生應該同其他雇員一樣,擁有獲得最低工資保障的權利。

她透露,「政府正在打擊那些違反法律,給予員工的薪酬還沒有達到最低工資標凖的雇主。我們會公開這些雇主公司的名字,並且加大對他們的懲罰力度。」

這位發言人還呼籲,如果有任何人在工作過程中感到自己受到剝削,可以撥打薪酬和工作權利熱線尋求幫助。

畢業生招聘聯合會(Association of Graduate Recruiters)首席執行官史蒂芬·伊舍伍德(Stephen Isherwood)表示,與聯合會合作的大部分雇主都會向實習生支付報酬。

「我們不認為無償的長期實習是正常的現象。有很多人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難以負擔生活成本。而無償實習無異於剝奪了這些人獲得實習工作的機會。這對於提高社會流動性來說是沒有好處的。有能力的畢業生還是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夠有所回報。」

(編譯:廖伊梵 /責編:董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