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來倫敦,離倫敦

更新時間 2012年 2月 20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32
李文

李文在福爾摩斯博物館前留影

我本科讀的是英語高級翻譯專業,四年中對英語和英語文化有了深層次的了解。當讀到美國思想家拉爾夫·愛默生的名言—「倫敦是我們時代的縮影」(London is the epitome of our times)時,這更激發了我來倫敦繼續深造、感受世界脈搏的熱情。

倫敦,倫敦

我依然清楚地記得我在寄給威斯敏斯特大學的個人陳述中表達我願意來倫敦求學之意時寫到「我決定在這座我熱愛、羨慕、嚮往的夢幻之城去繼續追求我的夢想」(I decided to pursue my dream in this fairyland, a land I love, admire and run after)。

去年九月,我帶著夢想和家人的祝福抵達倫敦,第一次有機會近距離接觸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說熟悉,是因為我彷彿認識倫敦很多事:大本鐘、西敏寺、紅色公車、黑色的士、國家美術館、大英博物館、福爾摩斯……許許多多,我如數家珍;說陌生,是因為我不知道雅思口語高不代表你能在倫敦街頭問路,不知道倫敦還有大倫敦區和倫敦城之別,不知道這裏的水龍頭分一個涼水管、一個熱水管……

以前看倫敦,隔著八千多公里。現在,隨便抬腳往哪裏走都在倫敦,每天都有新的東西等著我去發現。在這半年中,我上過倫敦眼,去過馬克思墓,到演講角聽過辯論,去教堂聽過彌撒,在美術館看過畫,到博物館瞧過文物,曾在萬聖節上街參加殭屍遊行,也曾在公園裏看過煙火,我還和倫敦市長握過手,聽過韋鳴恩勛爵談在英華裔,去劇院聽過歌劇,也在小河邊餵過鴨子,在福爾摩斯誕辰時去貝克街祝過壽,也和同學慶祝過自己的生日……

倫敦現在在我心中,已經遠遠不是英國首都、金融中心、奧運會這些符號性的東西,它像是一個大盒子,裏面裝有我許許多多美好的回憶、想家的痛苦和一個人的寂寞,而且還有更大的空間等著我去裝填。

不想走,我想留

眾所周知,今年四月英國政府將取消PSW簽證,而在英國就讀的海外留學生原本可憑該簽證在結束學業後工作兩年。同時英國將只允許那些被認為是最具才華的國際學生在英創業。這一廢一立,給像我這樣今年畢業的留學生的留英之路蒙上陰影。由於新簽證政策名額極為有限—1000名,且包括投資五萬英鎊這樣的高門檻,因此對我們普通留學生意義不大。

而合法留英之路基本只剩下兩條:繼續讀碩/讀博;畢業後找一份年薪至少兩萬英鎊的工作,雇主達到英國邊境管理局的標準。但作為口譯專業這樣一門講究實戰經驗的一名學生,繼續讀下去是非常不切實際的。所以只剩下最後一條路:找高薪工作留英。

英國的口譯市場遠沒有中國的大,而且肯開這麼高年薪的公司也不好找。但是成為一名優秀的口譯員是我初二時就立下的目標和夢想。我現在來到了世界的中心倫敦,在這樣一個城市中如果還找不到自己的立錐之地,那我要麼是來錯了地方,要麼是選錯了夢想。

但我堅信我是有正確的夢想並出現在正確的地點,儘管時間不是最正確的。就個人而言,能成功留英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磨練自己,精益求精,積極尋找機會,永不放棄。

我想對倫敦說我愛它,我不想離開它。我要盡最大努力留下來!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