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奧運志願者的二三事

更新時間 2012年 9月 10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01
朱蜜蜜

這一個多月來,說了迄今為止最多的英文。再自如不過,再自信不過,自認為模仿能力不錯,因此話語間少有口音。其實我反倒要問,中國人憑什麼就不能說地道英語呢?

你是在英國出生的嗎?

多有「愚昧無知」的人問我:你是在英國出生的嗎?此刻我頗感尷尬的同時,其實心裏也必然暗爽無數次。

能做到BBC範兒又不裝腔作勢的秘訣,就在於多聽多模仿,而且要善於隨聲附和,善用模棱兩可的詞組,好在需要敷衍了事的時候得以隨時派上用場,並且任何時候都帶著微笑,眼神交流不能少,這樣一來和老外溝通起來就基無障礙。

有時候在T1T2站崗的時候,往往只有自己一個人,不然身邊就坐著那些負責貴賓交通的志願者,無奈之下也只能和他們聊天排解孤獨。一聊就是一個多小時,我從來不覺得和英國人說話有這麼充滿樂趣過。他們的話題往往圍繞著日常瑣碎、見聞、自家的花園,孫子的玩具,人家若是真的很忙,也能象徵性得問問你在哪兒上學,做什麼工作,在倫敦住了多久這類break ice的問題。

其實,英國人也沒我想得那麼死板。他們喜歡體育,喜歡湊熱鬧,愛說笑愛自嘲,每個晚上在我工作的北格林威治體育館都爆滿。在現場感受籃球的氣氛果真是截然不同的,此起彼伏的助威聲和時而湧動的墨西哥浪,放不完的動感音樂,看不夠的大屏幕截屏,咱就來玩兒唄,還看什麼比賽呢?

「Protocol!」

即便有我這樣一個獨特的丫頭片子閃亮亮地存在,我們組的平均年齡仍然在四十歲以上。然而我們組的負責人Joe則是一個酷酷的青年,外表冷峻,做事利索,記憶力超群,之前他只在志願者培訓期間見過我一回,第二次他再看見我的時候,就已經能隔大老遠就衝我喊:Hey, Protocol! (Protocol是我們組的名稱)。他來自美麗的肯特郡,栗色的頭髮,淺藍色眼睛,年紀輕輕卻有禿頂危機,聲線低沉眼神篤定讓人頗有安全感;

北愛爾蘭人馬丁大伯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年近六十,和人打招呼一定要拋個媚眼,滿臉的褶子布滿了笑起來開了花兒似的臉。他遊歷過五十個國家,在巴西工作過十五年。

我們侃侃而談各自的旅行經歷和故事,分享彼此的認識和見解;瑪利亞是一個南非和英國的混血大媽,在意大利長大,在英國學的法語,後來卻嫁給了西班牙人,所以她理所當然會說四國語言,令我好生羨慕;

倫敦人菲利普則是奧運會開幕式的志願者,在那一幕壯觀的工業革命史詩浪潮裏,他是兩千名扛著木頭和鐵器的人之一。我和他一塊兒站崗期間,他娓娓道來彩排的過程,自嘲英國人做事的循規蹈矩和慢慢悠悠,坦言無法和北京的宏偉驚艷相比,但他也更加自豪,「小場面很簡單,但足夠有代表性,咱們英國人也總算幹了件很英國的事兒啊。」

事後我開玩笑地說,是啊,英國人一天有那麼多coffee break,想練就大場面都難啊。他笑了笑,往別處溜達去了.

「再見!」

9月8號這一天是我工作的最後一日,心裏多少有幾分不捨和傷感,見到每一位大爺大媽都上前熱情擁抱,親吻臉頰,不住地分享此刻對這個場館,以及對這個團隊有多麼地眷戀。這天的比賽一直持續到晚上十一點,最終是加拿大輪椅男籃擊敗了勁旅意大利隊,最終把獎牌領回了家。

比賽結束後,在我工作的Paralympic Family lounge裏擠滿了加拿大貴賓,香檳,啤酒,歡呼,慶賀,熱度一直持續不降。我們志願者也加入了他們慶賀的隊伍裏,也順便舉杯為我們這幾天的辛苦幹杯。

幹杯,再見,珍重。和我很要好的一位西班牙女生幾乎熱淚盈眶,用沙啞的嗓音跟我說,她來英國兩年多了,從來不覺得英國人有這麼友好。我也深深體會到,到底是什麼讓一群不同種族、不同膚色、不同年級、不同背景的人們強烈地凝聚在一起,短短的十幾天就結下了深厚情誼呢?我想這個答案也許我們誰也說不清,只是我們都樂意奉獻,喜歡社交,樂衷分享快樂。

踏出場館的那一刻,心裏頓時空了。想著身後這一幫朝夕相處的大叔大媽和領導今後可能再也見不著了,不出意外的爆發極大失落感。從奧運到殘奧這一個多月,我的記憶滿滿的,這樣的特殊記憶,一輩子只需要一次。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