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你好,來自東亞的陌生人

更新時間 2012年 10月 29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12

金匠學院(Goldsmiths College)學生廖方舟在倫敦碰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東亞當然包括在內。

萍水相逢的微笑、問好、閒聊,它們不應該也的確不僅僅發生在艷遇上。

根據並不科學的個人統計──樣本為隨機的五天裏所覆蓋的區域(除去中國城),我在倫敦平均每天能碰到55個東亞人。如果在行進間,此身份是可以在20米外確定的,而進一步的細分通常發生在5-10米間。這是一個「彼此彼此」的過程,雙方面無表情,時間可控制1-3秒。在最後的三米內,至少有一方會在突然之間看不見對方,眼神接觸被小心地杜絕。

以我之前的生活經歷來看,在中國的西方人之間的情形很不一樣。比如在我長居的城市上海,正巧走在我前方的和迎面而來的西方人幾乎不可能不互相問好,地鐵上的相遇基本可以引出長篇對話。誠然,倫敦的東亞人人口比例要比上海的西方人人口比例大太多──到處都有老鄉可見,哪裏還有淚汪汪的必要。可是這顯然不能解釋素不相識的東亞人之間的詭異氣場。

大多數時候我是這種詭異的同謀者,但是偶爾地,不定期地,心血來潮地,我會做那個「莫名其妙」的人。好幾次,與其是說我的微笑問好是送給了一面面沒有迴音的牆,它們激起來的更像是滿腹狐疑和不得其解。

當然也有例外。比如說昨天早上,在我拐進公園的時候,一個韓國姑娘正向這個方向走來。三秒的「彼此彼此」後,她已經準備好進入「我沒有看見你」狀態。可這是多清新的早晨啊,她在陽光底下走過來,走成了我的早晨的一部分,於是想也沒想,張嘴、說hi、笑。韓國姑娘顯然吃了一驚,稍稍遲疑後,原本繃住的臉龐也向我生動起來,眼睛彎彎的,帶出一個友好的、甜蜜的笑容。我由此見到了一個本來沒有機會見到的更美好的她。我們互相點點頭。

又比如在公交系統。奧運會開幕式帶妝彩排後,歸途的DRL上,一個日本姑娘在列車關門前的最後時刻跑了進來,與我面對面站著。先是例行的沉默。我心想她或許也剛看完彩排,抱著交流觀後感的心態,便同她打了招呼聊起天來。結果開幕式倒是沒怎麼談,東拉西扯了一路。日本姑娘回憶道,啊,以前我和我在巴黎的中國室友沒有辦法用英文交流,我們就寫字,大致能明白過來。又說自己有個好朋友跟著中國男朋友去了中國,每天都在刻苦學習中文,「可是她說實在好難啊」。到了她要下車的時候,兩個人不約而同地伸出了右手握在一起。我們給對方的祝福是「enjoy the rest of your time in London」。

在東亞系餐館吃飯,中國、日本、韓國或是越南等,席間的食客以東亞人為主。某天選擇了市中心一家韓國餐館,正中間一張長桌上包括我坐了四個姑娘,均是獨自前來用餐的中國人。四個人分別點了菜,玩著手機。沉悶的氣氛下,突然我的「搭訕」欲就又冒了出來,向坐在我正最面的姑娘問了個好。她漸漸地鬆弛了下來。聊著聊著,另外兩個姑娘也自然而然地加入了我們。很快,我們四個相談甚歡著一道分享了我們各自所點的食物。本來聊以作「餐伴」的微博,變成了活生生的新知、新友。

上述破冰行為,不知道對方是怎麼認為,總之得到對等回應的那些,是令我愉快的正能量。它們讓一個早晨、一次旅程和一頓晚飯更加可愛。不過即使懂得它們的可愛,它們依然如我所說,是偶爾,是不定期,是心血來潮──可能是因為倫敦的東亞人實在數量龐大,可能是因為被當作「怪人」的機率實在不小,來不及也由不得我示太多的好。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