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社交晚宴奇遇

更新時間 2013年 5月 6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9:27
和福爾摩斯

遇見「福爾摩斯」。

在英國生活學習,一定會參加很多大大小小的派對,參加派對也成為練習社交場合禮儀和交友建立平台的一種必要手段。而我在英國就有一次奇妙的派對經歷,也是一個非常posh的派對。所謂posh,就是大家都穿得很正式得那種,今天就要和大家分享我意外之中獲得的一次派對經歷——Gala Dinner。

所謂Gala就是正式晚宴的意思,通常會要求賓客著晚禮服出席,男賓都必須圍上圍腰,系領結而不是領帶,一些最正式的晚宴還會要求男賓著燕尾服,而女士也必須著正式禮服,還要有正式的髮型,以顯示對尊貴主人和賓客的尊重。

平淡中的饋贈

我和所有的留學生一樣,在倫敦這個離家很遠的城市裏上課,吃飯,逛街,我們的生活很平靜,常常是平淡的,所以偶爾也希望遇到神奇的事情。

在讀本科的時候,我參加了學校的跳傘隊,一幫有共同愛好的人一起去考跳傘執照,打發時間。但自從大學畢業之後,就少有機會回到跳傘隊去參加活動,因為生活的忙碌和平淡已經衝刷了想冒險的念頭,但是即使每天都平淡的生活往往也會讓我意外的收獲驚喜——我想這就是生活最珍貴的饋贈。

那天我正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朋友的心情很不好,我便接她來我家過夜。恰巧我們都發現自己有倫敦2012年企業家大會的門票,於是決定一起去看看這個企業家大會到底什麼樣子,主要還是受到克林頓吸引力,都想去看看能不能見到這位聞名世界的美國前總統。所謂的企業家大會,其實就是所有想要創業或者找工作打算自立的年輕人聚在一起,聽一些成功企業家的演講,談經驗。

到了企業家大會之後,我們才發現原來未必能夠近距離的接觸克林頓,唯一的方法就是買一張票去參加主辦方在最後舉辦的gala dinner,方可在可視的距離內看到他,否則兩個足球場那麼大的會場裏只能看到這位前總統的一個點。

晚宴前的酒會

但是慈善晚宴的入場卷非常昂貴,最便宜的也要一萬四千人民幣,最貴的票則是三萬。恰巧我的朋友在倫敦有自己的公司,出於對公司前景的考慮,於是她買了一張票參加這次克林頓基金會與威爾士王子基金會舉辦的企業家慈善晚宴,還邀請我去參加晚宴之前的酒會。為此,細心的她專門為我印製了名片,由此我成為了她公司的一員前去參加。雖然只是酒會,並不是晚宴,但是卻開啟了一次奇幻旅程。

當天下午,我約了toni&guy的師傅做頭髮,沒有特別去買衣服,只是穿了夏天妹妹給我選的裸色連身長裙配了金屬腰帶,沒有買首飾,只戴了爸爸送的手表,鞋子是夏天打折買的裸色高跟鞋, 外套是當季的Vivian Westwood大紅色外套,唯一新添的只有一隻MacQueen的晚裝包。第一次參加正式的晚宴,我無比激動緊張。

酒會6:30pm開始,我們5點就在Mayfair的InterContinental Hotel洲際酒店碰面。Mayfair是倫敦最富有的區域,現在的伊麗莎白二世女王當初就是在Mayfair出生的。

朋友和我都非常緊張,雖然年紀比我小但已經自己組織了一個公司的她也不同往日一般能輕鬆應對一切局面,畢竟我們倆都是第一次去參加這麼正式的場合。所有的男賓都穿上了正式的西裝,繋上了領結,裹上了圍腰。女賓們都是穿著晚禮服,佩戴著昂貴的珠寶首飾。我們提早了一個小時到,在酒店的咖啡廳裏坐著凖備一下心情,也發現很多客人都提前來到酒店凖備。

進入酒會之後,有酒店服務員送上香檳和葡萄酒。我很激動的發現偶像Benedict也在酒會裏,還有007和綠劍俠的演員Colins,以及他的太太。第一個與我聊天的人就是Colins太太,她告訴我說她是一個畫家,曾經在香港生活工作過很多年,還遞給我一張她自己親自設計和打印的名片,非常別出心裁。

遇見「福爾摩斯」

一旁有一位很害羞看起來30歲的女人,她告訴我她是Benedict的姐姐。我一頭霧水不知道誰是Benedict,她指向一個方向,我看過去,竟然是大名鼎鼎BBC短劇Sherlock Holmes(夏洛克·福爾摩斯)的主演。

作為他的鐵桿粉絲我興奮得不知如何是好了,為了和Benedict照相我幾乎放棄了所有和其他嘉賓說話的機會,一直站在一邊等待機會。他終於走過來和我們站在一起,我很激動的告訴他我也曾經是演員,在大學的時候就是以他飾演的Sherlock Holmes為榜樣努力讓自己變成聰明人。

不過顯然他已經見過太多的中國粉絲,這些話已經聽過很多遍了,他顯然非常不耐煩再聽我說這些了。但是我還是不依不撓,希望他能看看我自己創作的劇本,並且把名片給了他。

偶得晚宴門票

很快酒會就結束了,所有人都去看自己坐在哪張桌子上,而我把朋友送進去坐下之後,便打算離開了。走出會場,凖備去電梯處下樓到酒店的餐廳裏吃東西,順便等朋友出來,可是我迷路了,與我一起迷路的還有一位50歲左右的英國大叔。

我倆一起往電梯走,卻被酒店服務員攔截下來,衝我們大吼著讓我們繞道走。大叔也慌張了,因為不知道怎麼才能走出去。我見大叔很無奈,便邀請大叔跟我一起走出去,因為之前提前來了一個小時便四處看了看,所以對酒店比較熟悉。

我帶著他繞到了前廳,就在下樓的時候大叔問我,「你怎麼現在就走了?」 我想也沒想就回答,「我沒有票,沒有座位。」 我問他,「你怎麼也走了?」他說,「我得去開個緊急會議,要不你去坐我的座位吧。」說完他將自己的座位卡給了我,轉身便走,我急忙問他,「謝謝,可是你坐哪?」於是英國大叔說了我這輩子都會回憶的話,他說「我坐頭桌,克林頓邊上。」那一刻,我覺得這位英國大叔無比霸氣。

我半信半疑走進34張飯桌的會場,一直走走到最前面的頭桌,頭桌是其他桌子的3倍大,非常顯眼。我繞著它走了一圈,突然有一種名利場上多少人為了坐到頭桌而奮鬥的感覺,就在我感慨的同時果然發現了大叔的名字就在那裏。

頭桌上的際遇

戰戰兢兢的坐下之後,發現Kevin Spacey就坐在我旁邊,我的心跳越來越快,接著Ruby Wax就上台演講了,我緊張得腦子發木根本聽不進去Ruby在說什麼。不敢相信得是,Ruby演講之後居然坐到了我邊上。我克制了情緒,定一定神,凖備迎接今天的主講。

克林頓是今天的主講,他走上台,我離這位美國最受歡迎的總統只有一米之隔。他白髮蒼蒼,已是滿面皺紋,已不是當年我讀他的自傳時書中照片的那個翩翩少年,他聲音沙啞,幾度咽喉,只能感嘆時光真的誰也不放過。

他演講時一度看著我,更沒想到的是,克林頓總統演講完之後居然主動過來與我握手,我能感覺到他大大的手掌強韌有力。克林頓與我握手之後便離開了會場,而我依然大腦嗡嗡作響。

克林頓離開會場之後,服務員們便上菜了。坐在我旁邊的是英國搖滾歌手Bruce Dickinson, 沒想到他竟然也對跳傘非常感興趣。就在我尷尬找不到人說話之時,Bruce成為了我當晚的Date。在西方參加酒會通常都會攜帶一名伴侶參加,這個伴侶就是你的Date。Bruce告訴我他是一名飛行員,有自己的飛機,我告訴他如果有機會一定要讓我坐他的飛機去跳傘。與Bruce坐在一起用餐的同時,一直有很多人來找他合影,那時我還不知道他是Bruce Dickinson, 我竟然還問他是幹嘛的。他笑笑說,他就是個飛行員。他問我多大,我說24歲。他很驚訝,他說,「我24歲的時候只知道成天喝酒」。

回到家裏搜索,我才知道Bruce是英國著名重金屬搖滾樂隊Iron Maiden的主唱,曾經舉辦過超過兩百萬人的演唱會,是世界之最。作為最受歡迎的重金屬樂隊之一,他們的專輯、熱門單曲以及他們頗為壯觀的現場表演都在時時牽動著眾多歌迷的心,風風火火地過完了80年代,和90年代初。

結下一段友誼

此時一個帥氣的40歲左右的男人向我走來,他很詫異的看著我,遞給我一張名片,他叫Aaron Etingen,是倫敦商學院LSFB的創始人。他告訴我他是把位子讓給我的那位大叔的朋友,並且帶我走到他的同事那裏,將他的同事介紹給我認識。同時,他們還告訴我韓庚即將受他們的邀請前來倫敦演講,說會為我留兩張韓庚演講會的票。但是由於我的時間安排,最後沒有成行。

晚飯過後便是拍賣會,而拍賣會的主持人竟然就是坐在我旁邊Max Girardo先生,同時他告訴我他還是一名古董車收藏家。酒會散去之後,Max和我聊天聊到了中國的前景,恰好我的專業就是中國與全球化。我們聊到了香港,台灣,還有西藏。

興致所在,於是他邀請我一起去了附近的酒吧聊天。他對中國非常感興趣,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去中國發展事業。不過他同時也問到中國的政治前景,擔心中國依然會像如今這樣封閉網絡。我們一直聊到深夜1點才盡興,結下了一段非常開心的友誼。

在回家的出租車裏,我不敢相信這一天的奇遇。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給爸爸媽媽打電話,告訴他們這一天的際遇。今天終於把這段經歷整理成文字,和更多的人分享這段珍貴的回憶。希望給以後有機會參加晚宴的朋友一個參考,也謝謝我的朋友Suki Bak為我印製名片並邀請我參加酒會,否則我永遠都無法有這樣的奇遇。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