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家鄉夕陽,倫敦朝陽

呂文博
Image caption 在心底對家的渴望從未消散

前兩天一直在聽李宗盛先生的山丘,發現歌詞寫得很真實,凖確的說,叫很貼地氣兒。

很難說明在倫敦已經第三年的我對於倫敦,對於英國是怎樣的感情,但是至少我能確定直到現在,這個國家和這座城市帶給我的,除了我的努力、我的遺憾、我的不認輸、我的重頭再來,還有一些些本應該有但卻沒有的歸屬感。

一個人活在異國他鄉,看當時的月亮,似乎已經是成為了我現在生活的一部分。當我開始習慣去適應這個城市的生活的時候,我知道我依然是戀家的。

要承認,我一直在心底對家的渴望從未消散,但同時隨著閱歷,時間和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覺得得到和付出、失去和獲得是一個無常的事情。你不會因為失去一個人或者某件物品而得到你要的那樣東西;那樣太公平、太符合常理。你得到的,通常不會是你想像的,而你要做的就是將它物盡其用。

身為處女座,所謂的完美一直在困擾著自己,因為其實知道這個世界上不存在完美,因為越完美往往越不真實。所以開始習慣承認,完美並不美,而不完美或許才是一種最接近自己的存在,因為沒有人是完美的,通常只是十全九美。

到了現在,已經開始明白似乎嬉皮笑臉面對人生給的挑戰才是主要的。未能曉得什麼是成熟的時候,已經快30了,那個當初信誓旦旦的說我要在30歲的時候怎樣怎樣的自己,似乎也模糊了;儘管自己還有幾年的青春,卻明白已然時不我予了。

既然這樣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奔跑吧,趁自己還有體力,越過山丘,即使白了頭,喋喋不休,不管是不是因為時不我予而哀愁。

山丘是那樣的高低不平,我們也是那樣的起伏不定。不過我相信,終有一天回頭望去,我們會由衷的一笑而過,因為那些曾經看來是那麼的艱難或可笑的我們,已經不存在了…剩下的,就是再一次出發的旅程了。共勉,各位。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