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在英國的十年

劍橋大學畢業生 王思瑤
Image caption 劍橋大學畢業生 王思瑤

十年前,十四歲的我乘著BA的飛機第一次降落在英國這樣一片美好的陽光裏,開始了在英國的第一個十年。

那時候我的世界只是那麼一小片天,學英文,適應環境外加哈利波特便是我所有的生活,雖然簡單但確充實快樂。

沒有過多的網絡,不知道QQ,MSN,Facebook, Twitter, 沒有人人,微博, Instagram, 只有一個雅虎的郵箱用來跟我國內的朋友聯繫。假期裏最喜歡做的就是去學校的圖書館,抱回一大摞一大摞的英文小說,窩在沙發上一看就是一整天。

仔細想想,現在的我跟那時候最大的不同,應該就是這樣簡單的生活已經不再能滿足我,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我就暫且把它當做人生成長的必然變化吧。可是心裏總有那麼一點點的渴望,渴望能回到當時那個簡單的我,因為那是我最本來的樣子。

現在遇到過很多人,很多事,必然給自己裝備了好多面具,不同的面具用在不同的人和事上。我只希望自己不管戴過多少面具,都不要忘了自己本來的模樣。

十年前的我,看到電視上出現自己喜歡的明星,會不斷尖叫,然後認真聽他們的每一句話每一首歌。十年後的我,偶爾在網上或報紙上看到他們的新聞,有的結婚了,生子了,會注意到他們妝容下面一絲不易察覺的皺紋然後感嘆一番:他們也老了。

十年前我不知道世界上有眼線筆這種東西,裝扮永遠都是毫無形狀的牛仔褲加球鞋,自以為是地認為弄懂了書本上的ABC跟123就可以馳騁全世界;十年後,我會畫精緻的妝容,會得體的裝扮,會穿著小高跟穿梭在成人的世界裏,說該說的話,做該做的事。不再認為成績代表一切,會低下曾經高傲的頭,謙虛地學自己不會的東西。而這十年間我慢慢意識到,自己不會的東西太多太多。

十年前,大人們還會稱呼我為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還會把我比喻成含苞待放的花蕾。十年後,我已是艷陽高照,花開正旺。同時卻也開始隱隱感覺到肩上的包袱與責任。

這十年,我的頭髮從男孩子一樣的短髮留到現在的齊腰長髮,孩童臉上的稚氣也慢慢褪去,粉色眼鏡變成隱形眼鏡到現在變成黑框眼鏡,衣服從當時的小半箱變成了現在的滿滿兩衣櫃。

這十年,在英國北部走過了懵懂的初中和高中,在劍橋度過了最快樂的大學時光,在倫敦憑自己的能力找到了第一份正式的工作;英文從一開始的啞巴變得可能比我現在的中文還好,而我的中文水平呢,確永遠定格在了初中水平。

這十年,我有拿過最輝煌的成績,也跌入最令人懊惱的低谷。這些我都走過來了,走過了也學到了。知道站在最高峰的時候也是最容易摔得粉身碎骨的時候,也懂得了即使跌落懸崖,只要你有決心就可以重新站起來。

這十年,我結交了很多朋友,有些人成為我生命中的過客,有些人則成為我的摯交;隨著年齡的增長,也理解了"漸行漸遠"這個詞背後的無奈。

這十年,我失去過至親,曾經把我寵到無法無天的爺爺奶奶現在一起在離家不遠的那塊寧靜的墓地安眠。慢慢地懂得,有些傷痛永遠不會被撫平,但是時間又帶給我同樣深深愛我的人。幸運的是,十年後的現在,我的生命裏又出現了這樣一個人,他一樣會忍受我的壞脾氣,會把我寵到無法無天。

十年後的我,多了份成熟,少了份天真;多了分穩重,少了些輕狂;多了分堅定,少了分茫然。

我感謝這十年裏我遇到過的所有的人,感謝十年裏發生在我身上所有的事,好的壞的都包括在內。因為正是因為這些人和事,我才是現在的我。我知道我身上還有太多的不足,但是我確實是喜歡現在這個不夠完美的自己,我也知道我會變得更好。

湯唯說過一句話,我很喜歡:人生所有的時間,都不是虛度的,只要你經過,肯定會留下痕跡,會變得成熟。

我會帶著這句我喜歡的話,開始我下一個十年。十年前的我懵懂地出發,十年後的我勇敢地出發。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