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難忘謝菲爾德 我的讀研時光

Image caption 「如今走出校園的我,看著自己成長的每一步足跡都有「英式精神」相伴相隨。」

距離畢業已經過去大半年,英國三月最美的春天,開車踏青喝下午茶的我卻在世界的另一邊,曾以為英國給予我的那些明媚時光,和那年夏天的畢業季一樣終將遠去,從前年的不捨到如今淡淡的想念,才發覺英國給予我的東西一直都還在身邊。

前年夏天,努力地想抓住學生生涯尾巴的我,試圖拋開學習瘋狂玩樂,卻發現坐在圖書館的分分鐘都是留戀與不捨。暑假的圖書館總是空空的,少數沒有去旅行的學生在埋頭看書,靜靜地看著落地窗外流動的車輛人群,想著稍縱即逝的英國一年研究生生活,回憶滿溢。

初次來謝菲爾德時,這個沒有圍牆零星散落在城市間紅磚大學,讓我迷路在街角。時間長了便發現其中的奧妙,一座大學把學院散落在城市間,連紅磚瓦教學樓前的老藤古樹也都精神抖擻了起來,城市與校園融為一體,給這座19世紀就以鋼鐵工業著名的謝菲爾德注入了新生命,連普通市民也有了不斷學習的心態。無論咖啡廳讀書的人們或坐在草地上探討的人們,學生與市民沒了界限,處處是城,處處是校園,學習的氛圍濃郁了整座城市。

Image caption 遠離城市的喧囂,享受學習帶來的恬靜。

謝菲爾德大學的校史可追朔到1828年,大學成立之初只是個醫學院。如今,這座大學已滿是歷史了,謝菲爾德大學的學院都零零落落的分佈在山上,因為是山城的緣故,越往山上走,學術氛圍也越濃郁,學生們也不知疲倦的爬山上課,許多學生乾脆選擇住在山上,遠離城市的喧囂,享受學習帶來的恬靜。

要不是面對畢業,我不會發覺原來在圖書館的日子才是最難忘的,選一個窗邊的位置坐下,陽光透進大大的落地窗灑在茶杯上,書角邊,在有陽光包裹的座位上靜靜聆聽時光在書間流逝。落地窗外那座小公園裏,柳枝,花朵,還有定居在公園湖邊的白天鵝們,在每天見面的日子中與我彷彿早已相識,我時常想著這樣地時光是奢侈而美好的,曾經夜店狂歡,天涯海角旅行的美好回憶,卻不及這份在圖書館中平淡安寧渡過的點滴時光。

我被英國個性化的教學方式吸引,欣賞導師們對學生的觀點與獨立研究完全的尊重,重視學習的過程而非結果。每周我們都有Reading List,導師並不會查我們是否閱讀,但seminar 就像鏡子一下子把心中的知識一覽無餘。記得一次偷懶的我沒把reading讀完,心虛著躲在角落,面對大家激烈的探討卻無言以對,自己像個傻瓜一樣被拋棄著,我突然覺得,比起國內老師拿著教鞭追查學生的閱讀量,遠不如讓學生在課堂上啞口無言到難堪來得高明而深刻。

每當和班上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們共同探討到國際關係的問題時,我都有一種在聯合國開會的錯覺。這種活躍的授課方式是我在國內鮮有體會的。雖然每個導師的授課方式都各有特色,但是他們都是以學生的探索研究為主,提供給我們更多的是一種引導和鼓勵。

在這樣一個文化碰撞的國度生活的三年裏,我學會了像英國女性那樣自立,不再是那個傻傻的連路都不認識的自己,不再抱怨生活的我,發現身邊不知不覺擁有了更多的朋友。如今走出校園的我,看著自己成長的每一步足跡都有「英式精神」相伴相隨,很慶幸自己並未不捨或抱怨,在世界的另一邊淡淡的懷念。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