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二十五歲這年八小時時差愛情

  • 2014年 3月 31日
Image caption 我們不斷地建構,不斷地瓦解,用倔強、勇氣、決心抑或失敗、傷痛、落寞寫下這一路的荊棘與陽光......

世界太大,人來人往;時間太少,轉眼煙雲;忍住傷悲,獨自穿過洶湧人群,一個人不流淚,左手緊緊地握住右手,告訴自己,你在遠方!

二十三歲那年,一個大男生單膝跪地結結巴巴地說道,做我女朋友吧!我盯著他略顯緊張而期待的臉足足看了三十秒才說話。後來,我真成了他的女朋友。

二十四歲那年,我說要出國,他答沒關係,你出國我找工作,你回國我穩定了。

二十五歲這年,我在泰晤士河畔大大小小的街道穿梭,他在黃浦江畔張江科技園內弄紛紛亂亂的軟件開發。

倫敦和上海間八小時時差,可就是這短短的八小時讓我們只能在亞歐大陸的兩端各自忙碌,在彼此的時空裏不斷錯過。我空閒時他加班不能視頻,我只得自娛自樂道,國產飛機就靠你了!他下班後我烏龜爬爬地寫論文不能電話,他委屈道,咱能不寫論文嗎?他@我微博,當我睡意漸濃,你方閒暇;當我匆匆醒來,你已入夢。天各一方,不能夠同桌而食,不能夠同席而坐;君我同心,見畫如見人,見頁知我情!

相思不得見,委屈往往不期而至!搬家時分例假「眷顧」,拖著重重的行李在細雨紛飛的倫敦街道爬行,與他的電話中眼淚洶湧而出;中秋時節,我迷失在了美麗的小城巴斯遺忘了他,他怨氣重重!相戀不相通,距離更是洶湧而至!與他一遍一遍重覆倫敦的地名,他不厭其煩地跟我解釋國產飛機研究進程,他不記得倫敦那些念著磕磕碰碰的地名,我也搞不清楚飛機那談著紛繁複雜的軟件。我跟他聊學校的課程,他跟我聊房子的事。我們對彼此的圈子越來越不熟悉,距離越來越遠!裹著失落與無奈入夜,淚水無聲無息地滑下!

Image caption 寒冬的布萊頓,一對情侶,一種從習慣到精神的相依相伴!

跨國愛情中多少人敗給了距離與時差!那句我們有多寂寞就有多快在一起並不都是虛言!望著身邊這些重新組合過的戀人,可以理解更多而不再只有當初的憤怒!出國前夕,國內導師那句和他感情還穩定嗎,不再只是邪惡地感嘆咱導師真與時俱進而更多的是覺得意味深長!現在君不住長江頭,妾不住長江尾,夜夜思君不見君,難飲長江水!

可是,沒有經歷這別離,怎會相信真的有一個人會讓你放棄這麼多的社交活動,怎會在別人意味的眼神中委婉地道出這個人的存在,怎會心靜如水地穿過倫敦這散發著無盡誘惑的夜色,怎會靠著與這個人的美好回憶熬過這夾雜著難以言明落寞的異國生活!因為這個人,願意相信,也許真的可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一起看細水長流。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我們都背上了前進的行囊,一個叫追求、夢想、責任抑或生活的殼,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從一個文化圈到另一個文化圈;我們不斷地建構,不斷地瓦解,用倔強、勇氣、決心抑或失敗、傷痛、落寞寫下這一路的荊棘與陽光;地點變換,時光流逝,承受方方面面的衝擊,內心更強大,也更柔軟;我們不斷地認識與錯過,停留成了最奢侈的承諾;我們的肉身在這塵世的浮華裏飄蕩,可我們的靈魂需要棲息,恰如,寒冬的布萊頓,一對情侶,一種從習慣到精神的相依相伴!溺水三千,取一瓢飲!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