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我在倫敦拍建築

Image copyright z

單純的記錄是我一直以來拍照的目的。其實很多人認為攝影是一件很文藝的事情,所以談起自己的初衷可能都有些詩意,但是對我來說其實並沒有。雖然看起來僅僅只是記錄,但是記錄的對象是多樣的,可以是人,可以是自然,可以是建築。而記錄與否的標凖卻是單一,抽像,主觀而且嚴格。那就是——有趣;

於是拍照的初衷成了——記錄有趣。

因此記錄這項功能和後期製作毫不衝突。因為記錄的並不僅僅是可見光譜內的「真實」,而是記錄的是按下快門釋放期間,我的情緒,思考和對畫面的期待。為了找到值得記錄的畫面,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你需要思考,追尋,然後上路。

在集中拍攝建築之前我也嘗試過很多主題,喜聞樂見的日系清醒人像,到高對比度的街頭老人小孩,極簡主義的點線面以及色彩濃郁的自然風光。

飛機還在倫敦低空凖備降落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一座近現代建築歷史博物館;從空中看去,倫敦各式各樣不同年代的建築給了我很大的震撼——這城市怎麼什麼年代的房子都有。真是太有意思了。來過倫敦的人看到的是這樣的景象: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跨越500年的不同風格的建築交錯地排列在市區,現代化玻璃外立面的高樓下,是200年前修建的古典風格的商店。始建於800年前的聖保羅大教堂正對面是充滿現代氣息的千禧橋;而倫敦眼摩天輪旁邊則是古香古色的市政廳;從哥特式的塔橋望去是現代主義建築群More London; 稅務海關總署大樓前的街道上,現代的車流熙熙攘攘這樣的時空交錯很自然的引起了我的興趣——這些外觀看起來 「很不協調」的建築為何要堆疊在一起?

帶著這樣的疑問我拿起了相機。邊走邊想邊拍,這是多有趣的事情。而這個問題的答案也許會下文會給出,也許會繼續追尋。

在這座偉大的城市裏,毫無疑問倫敦是偉大的,我們有很多切入點去讀懂這座城。而我只是非常幸運地喜歡上了建築攝影,於是管中窺豹地識得了她的偉大。

倫敦的建築,就是倫敦的歷史,就是每一個時期的藝術,科技,經濟,時代精神的寫照。倫敦的城市規劃和建築風格窺斑見豹地展現了這座城市的特點:

多元共存——形式的對立與本質的和諧。

這樣的城市,她保留了時空切面中每一個歷史時期的文化訴求,最終形成了倫敦從古典走向現代,從歷史走向未來的當代特色。從表面上看是倫敦建築記錄了城市的生命進程,再深刻一點,倫敦展現了資本主義發達國家,通過不斷充分保障私權,讓城市文化從同一走向多元的進程。

在倫敦這一年,結識了很多愛好攝影的朋友,尤其是以倫敦為核心的「英倫細雨-Saunato」攝影團體的各位成員們。最大的感受是:不忘初心。

這是一句或多或少有點矯情的話,但是跟各位優秀攝影師們交流互動下來是真心被他們的技術,意志和器材所感動。他們有很多不同的專業背景,來自不同的地區,也在不一樣的學校學習,有著不同的性格和生活,但是不變的是對攝影單純的追求:或為了攝影直面生命的危險,或為了研習光學認真測評研究,或為了抓住決定性瞬間走遍大街小巷——不論他們眼中的攝影是怎樣的,他們都在單純的追求著心中的理想狀態。

在這個過程中,排除攝影本身的困難,因為攝影作品本身的展示作用,愛好者在學習攝影的路上還要接受來自公眾的貶低,高估,過譽,詆譭,質疑,捧殺:有人在歡呼聲中忘乎所以;有人在質疑聲中惱羞成怒;有人把攝影當成遮羞布掩飾人生的問題;有人有人鬼迷心竅利用不法手段賺取關注;有人發動粉絲動輒黨同伐異;有人劍走偏鋒把嘩眾取寵當成自我營銷。

我想,最重要的不僅僅是守住按下快門的初衷,更是守住攝影在你生活中的角色——是興趣,是工作,還是談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不久前,我在LOFTER出版發售了一套倫敦建築題材的明信片。其實之前製作明信片也只是在本科母校UNNC(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Ningbo China)出售,面向的也是在校的同學們,希望能把我眼中的倫敦展示給大家,展示英國的魅力。而對我來講,真正的意義是滿足了我的好奇心,在拍攝的前後期,凖備的過程中我會思考很多問題,在不斷地尋找答案,非常有意思。對於建築來講,我覺得我從中理解了一部分倫敦,理解了這座資本主義之都的魅力,這非常要緊。

其實回國以後我一直在思考,攝影和我所學的商科,應該怎麼樣的結合才能夠滿足各方的期待,讓效用最大化。目前看來並沒有特別好的辦法,不過我會一直思考,一路追尋,一定會有一個很好的結合點。

(責編:尚清)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