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黑天使

陳楊揚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陳楊揚

塔橋旁的政經學生公寓,一般是六人一單元。每單元有六個單人間、兩間浴室和衛生間、一個廚房。

到倫敦的晚上便住進了公寓,未見室友,只聽得隔壁男生講電話的聲音。聽口音,可能是印度人。時不時地,傳來爽朗的笑聲。第一次有男性友人作室友,倒不是緊張,但多少有幾分警惕。

在公寓裏住了兩三天,只和法國室友打了一個照面,其他人都在忙著安頓事宜,也沒見過。一天早上,我正在房門口凖備出去,只見一個高大的非洲男生上身赤裸,裹著一條紫色的浴巾回房間。他見了我,大概覺得頭回見面就這副「奔放」的架勢,怕嚇著我,忙說對不起,速速進了房間。我雖不至於目瞪口呆,但也不知道在這種情境該如何打招呼。這就是我和Michael的第一面。

周末,室友們一起坐下來,互相介紹自己。這才補上了我和Michael真正的認識。大家常在廚房做飯碰到,便會一起聊天。Michael在大學念的經濟,來倫敦前在烏干達的財政部工作。在政府裏,他的研究免不了受政治觀點驅使,而且得不到上司的重視。他渴望做真正公允的研究,於是辭了職,來倫敦繼續深造。之後,也許要繼續讀博士。他期待的是有一天,回到烏干達,用自己的研究讓國家發展得更好。

Michael早先在倫敦拿了一個碩士學位,在烏干達的大學也做過講師。他聊起在倫敦讀書時遇到過一個在政經讀書的女孩,因為壓力太大沮喪地大哭,一邊說:「要看的材料太多了。」聽他這麼一講,我惶恐難飾。他見狀,安慰道:「你不要在乎別人做什麼,你只要每天堅持閱讀,每天都這麼做,每一天都是。」 「Michael,」我接過話來,「中文裏我們叫這心靈雞湯呢。我敢肯定,你當時是個特別好的老師!」他大笑。

和Michael聊天總是很愉快,因此每次總和他熱情地打招呼。他見了我也很歡喜,「Yangyang」叫得越來越熟,電梯裏碰見同樓的中國人,他會自我介紹說「我是Yangyang的室友。」學期中,我上火嚴重,沒法說話,和Michael在廚房間碰到只簡單地說了聲「hi」,便低頭切菜。過了幾分鐘,他說:「Yangyang,你怎麼了?你平時不是這麼安靜。」我跟他說喉嚨出了毛病。他凖備好等會煮飯的食材後,回了趟房間,拿回兩個橘子,遞了一個給我:「你得多補充維生素!」我沒法多說話,接過橘子衝他笑。

從第三周開始,課業加重了。去廚房總撞見Michael和友人在討論問題,有時候是嚴肅的口吻,他是打心底裏關心他的國家。周末,他像個大家長似的組織我們打掃衛生。偶爾,我早上出門太急,來不及洗碗。回來時發現,碗早被他洗乾淨放好了。

上禮拜去海德公園,在天使聖誕市集(Angels Christmas Market)上聽到Shaggy和Rayvon唱的《天使》(Angel),我立馬想到了Michael。誰說天使只可以有白皮膚,我覺得Michael就像天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