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暖如卓錦萬代蘭

政經的校園裏有各色人,不同的年紀,相異的領域,恍如置身萬花筒中。
Image caption 政經的校園裏有各色人,不同的年紀,相異的領域,恍如置身萬花筒中。

政經的校園裏有各色人,不同的年紀,相異的領域,恍如置身萬花筒中。

男孩是新加坡人,服完兵役後在牛津學習經濟與地理,現在在政經研究公共住房。秋冬天,男孩大多穿一件淺色襯衫配深色的西裝布料休閒褲,或是在長袖T恤外套一件深色毛衣,從不邋遢。教授問他為什麼會選本科念的學院,他堆著笑不緊不慢地說:「我以為那會有很多女孩子。」我們聽得目瞪口呆。他接著說:「哈哈,開玩笑開玩笑!」

男孩做事講求效率,一下課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偶爾放學時在路上見到,他可能是咬著一隻麵包,一邊神色匆匆地前行。聚會時,到點,他便拿起包離開。

在網上偶然看到男孩給弟弟21歲成年時做的生日視頻,才發現他有一個那麼溫暖的內在。視頻裏,男孩對著鏡頭笑著和弟弟說「生日快樂」。中間,他停了停,眼睛不再總直視鏡頭,神情略顯羞澀地說:「我很愛你。我知道你也同樣愛我。」他用手抹了抹眼睛,繼續說道,「別忘了在這個特別的日子和媽媽說聲『謝謝』。是她帶你來到這個世界。」說著又舉起手擦了擦眼睛。我一邊看,一邊像個觀眾似地在內心為這個男孩豎起了大拇指。

過了幾天告訴男孩視頻很棒,誇獎他是為數不多懂得向家人表達愛意的人。男孩聽聞,像個小孩一樣一臉開心:「哈哈,你能喜歡,我很高興!謝謝你告訴我,我太開心了!」

學期中課業壓力鋪面而來,這周趕寫一篇論文,下周依是,再下周凖備兩個課堂講演。日子不停地旋轉,讓我的神經繃得緊緊的。一邊忙著看書,捶打論文的邏輯,另一邊懷疑自己的論文能否達到教授期望的學術水凖,於是整天繃著一根弦。做完最後一個課堂講演時,心裏也沒底自己講的內容是否全面,論證是否足夠有說服力。我帶著一心的忐忑收拾書包,慢慢地收拾,直到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我剛打算起身要走時,男孩語氣平和地蹦出一句話:「做得不錯。」在將近一個月的自我徘徊後,男孩話裏的肯定,讓我興奮得不知所以。然而,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向他人表達自己的讚美。男孩內心的善意、陽光也在不知不覺中溫暖著身邊的朋友。

卓錦萬代蘭是新加坡的國花,喜光照,顏色自花蕊開始,深深淺淺。花瓣柔柔地展開,色彩緩緩漸變,看起來如同舞袖伸到粉紫色染缸內而後揮舞空中,人見了滿心歡喜。男孩的溫暖,同萬代蘭一樣。

(責編:顧垠)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