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父母在,不遠遊

張微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人生的第24個年頭,是第一次沒有在家裏過年。

「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

忽然一算,驚奇的發現,今年,人生的第24個年頭,是第一次沒有在家裏過年。

出生成長在天津這個把戀家寫在城市文化裏的城市,又在相距甚近的北京度過自己四年的大學時光。我心裏從來沒有思鄉或者想家這個概念,因為京津城際票從來不會售罄,地鐵公交永遠在運營,家對我來說是隨時隨地想回就可以回去的地方。

然後忽然就這樣來到英國,一個本來不是自己計劃中的國家。想起臨行前的凌晨五點鐘,在家門口把所有的行李搬上車凖備和父母一起驅車前往機場,爺爺奶奶和姥姥都來了,說來看看我,就好像我永遠不會回去了一樣。想想今年和往年有什麼特別之處,只不過是沒在家過這個年。思鄉的情感總是這樣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在自己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在想家的時候,在自己打下上一段字的時候,發現自己哭了。

去年的12月底,跨年的時候。在LSE塔橋邊的學生宿舍的陽台上,我和媽媽視頻通話,給她看好像瘋了一樣向四周放光線的碎片大廈,給她聽煙火的砰砰聲,興奮地說,在這邊,跨年就像是我們過年一樣的熱鬧。我這邊夜晚煙火聲交織著人們慶祝跨年的歡呼聲,家裏卻是平靜的元旦早上。就想起在奶奶姥姥過生日的時候,打電話過去祝生日快樂。聽著奶奶姥姥在電話裏說著「要注意身體啊、該吃什麼就吃啊」,就忽然覺得這不應該我對她們說的嗎,為什麼反了過來呢。又想起某天和表弟閒聊的最後,表弟說:「後天姥姥生日,別忘了「,忽然覺得為什麼表弟來提醒我呢,怎麼反了過來了呢。內疚之餘想了想自己,骨子裏其實是想離開家闖出自己的世界的。上了大學之後就和家人們的聯繫越來越少,但即使這樣,親人的紐帶一直在那裏,這大概是世界上最穩定的聯絡了吧。

寫這篇短文的時候,同學們正在微信群裏商量著過年通宵的計劃。慶幸的是,四個月來在英國,在LSE,認識了一群可以玩到一起去的同學們朋友們,讓我在異國他鄉也有一種家的歸屬感。

乙未羊年,媽媽微信一直在跟我說本命年別忘了穿紅色衣服,這就讓我想起臨行前被家人們小心放到行李箱裏的玉觀音和祝平安的符。大年三十是周三,也不知道應該按照英國時間還是按照國內時間過這個年,早上去上課,晚上和同學去跨年,想想這可能是再平常不過的一天,再平常不過的一年吧。

(責編:顧垠)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