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愛丁堡的孩子也是這樣

Image caption 中國和英國的學生,儘管有差異,但共同點是主要的:努力,刻苦,有一顆強大的心。

我在中學時讀書苦,早出晚歸,作業多。現在中國中學生比我們那時好一些,晚上5點就放學,但作業量沒減少,功課比我那時還要深,說起來還是在苦讀。去年暑假,我回家鄉大連給一所學校的初二學生補習英文,說到英國教育,他們覺得英國學生幸福,一是課程少,選擇自由,二是作業少,玩的時間多。其實,這都是看表面。

拿愛丁堡的學生做例子。我是2010年來愛丁堡大學讀碩讀博,2013年開始在愛丁堡中文學校教英國孩子漢語,每周六上兩節課,了解一些深處。

有一個學生,中文名叫陳子桓,才九歲。上課上不夠,我寫每一個字、每一個句子,我要求做的每一篇閱讀,他都很專注,眼神裏都透著光。常在晚上看到他發給我的短信「我還可以再讀些什麼呢」,或者「有沒有比這篇更有意思的閱讀呢」。我在他這樣大的時候沒做到這樣,我回國給補習過的中國學生也沒見到這樣的。我還記得有一個周六,愛丁堡下鵝毛大雪,很多學生沒有來。上課前10分鐘我走進教室,看到陳子桓坐在教室裏,書本打開著。陳子桓在2013年全英國舉辦的非中文母語人士中文朗誦比賽中拿到了二等獎。

仲偉賢是另一個學生。他15歲。課間休息時,學生們都是說說笑笑,玩手機,掏零食,仲偉賢卻是低頭看雜誌,是Economist(《經濟學人》)。我很驚訝,15歲怎麼可能讀懂這樣頂尖的經濟學術雜誌?但他堅持讀。還記得他課堂上問過我上海股票交易所,問過中國淘寶網。仲偉賢在愛丁堡頂尖的 St George 中學,是學霸。我在課堂問他們的理想,他回答很堅決,就是到美國哈佛大學讀經濟。英國教育的一個長處,是不限制學生課外閱讀的自主和自由。如果中國中學生把《經濟學人》這類的雜誌帶到學校看,恐怕是不行的。我記得我在初二時帶一本英文版《英國現代史》偷看,讓英語老師好一頓挖苦。

另一個是女孩,中文名叫仲禮賢,是仲偉賢的妹妹。這個小姑娘非常好強。一次做演示介紹家庭,她拿著iPod站到前面講了個開頭就卡住了,接著眼圈泛紅,眼淚就落下來了,抽泣著說:」Sorry, I didn』t prepare well.(很抱歉,我沒凖備好)」 還有一次她請假去格拉斯哥參加網球比賽,滿臉都是鬥志。我問仲偉賢怎麼不去打,仲偉賢聳聳肩,告訴我說妹妹是比較好強的那個,做什麼事情都一定要做到頂尖。在2013年愛丁堡書法比賽非華裔組中仲禮賢奪得三等獎。我向她祝賀,她卻說她本來是可以奪得一等獎的。

我們容易看到的,都是表面上玩耍的、晃來晃去的孩子,而窗裏和燈下的孩子的所作所為,我們是很難看到的。但可以這樣說,英國的教育體系是相對成熟的,從孩子出生後的教育跟蹤到孩子成熟後的創造力表現都證明了這一點。

我現在愛丁堡大學給導師做助教,接觸的大學生中,有中國的,有韓國的,有歐盟的,更多的是英國的,我要說拔尖的都是英國學生,包括理工科專業。我在愛大圖書館見過一個英國女孩的座位上鋪滿了書本和講義,她跪在地上埋頭寫畫論文。這是圖書館裏再正常不過的場景。我習慣在圖書館熬夜奮戰,也是跟英國學生學的。

中國和英國的學生,儘管有差異,但共同點是主要的:努力,刻苦,有一顆強大的心。至於我們在電影電視裏看到的那種怪打扮、怪行為、滿嘴髒話的英國孩子,在英國社會也是當作「問題」來看的。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