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日記》:善人蘇阿諾

陳楊揚
Image caption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 陳楊揚

每天中午十二點半,蘇阿諾都會騎著板車到學校來,在小廣場上發放免費午餐。板車上一般會有兩隻白色塑料大桶,一隻裝著米飯或是意大利面,另一隻裝著咖喱醬煮的土豆、蘿蔔一類蔬菜。板車上還會有一托盤的麵包,偶爾會有些橘子或是冰凍草莓果肉。人群裏大多是學生,排著時長時短的隊伍,取一根竹木勺,從蘇阿諾手裏接過一盤熱騰騰的咖喱午餐。灰白色的鴿子飛來飛去,常常聞著氣味停在板車旁踱步。

蘇阿諾好像很少笑,所以當我提出聊一聊時,我原以為他會拒絕。但是,他爽快地答應了,而且還笑了笑。那可能是我第一次見他笑。

我們坐在老樓外面的石階上,我問他每天早上都做些什麼。他說每天五點鐘起牀,六點鐘進廚房開始切蔬菜。每天要凖備一千多份午餐,所以每一個早晨都是在忙碌中度過。他住在倫敦北部的一間廟裏,二零零四年,機緣巧合之下他加入了慈善組織,開始在各處發放免費的食物。最初是給流浪漢,後來他去了倫敦大學的亞非學院,再後來到了政經。在亞非學院的時候,周圍的飯店認為蘇阿諾帶走了他們的客人,經常要求保安把他趕走。保安人高馬大。蘇阿諾總是給自己打氣,鼓勵自己第二天繼續去。幸好有仗義的學生出來幫他說話,質疑保安趕走蘇阿諾的理由,又寫了文章讚賞蘇阿諾的義舉。就這樣,每天排隊等蘇阿諾的人又多了,蘇阿諾笑著說:「我又得凖備更多的午餐了。」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發放免費食物能幫助有需要的人是件美好的事。

我問他為什麼會想到來學校發午餐。他說,這裏有優秀的年輕人,他們能把這種人與人之間救濟的精神帶到更多的地方去。也許回去了,他們會做同樣的事情。他說:「你看,電影有按年齡分類。因為人看了,會影響人的行為方式。社會是一樣的。如果做了,可能就會有變化。」

我們聊到閒暇時的生活,蘇阿諾說,去年他贏得了一個武術比賽。我滿是驚訝。眼前的蘇阿諾平和,住在廟裏,喜歡冥想,他的另一面怎麼會是一個武術冠軍。蘇阿諾說,最初學習武術是因為他想成為一名軍人,在戰場上揮淚灑汗。那是年幼時他心目中幫助別人的方式。後來,他讀了越來越多的東西,漸漸覺得,軍隊是政治家手中的玩物。他感到有些失望。又嘗試了學醫,不過並不奏效。再往後的一段時間,武藝了得的他為各類音樂節做保安。他覺得至少自己在那能維持秩序,這就是在幫助別人。在波蘭的伍德斯托克音樂節上,人們躺在草地裏沉浸在搖滾與藍天交織在一起的世界中,突然有一個人發了瘋似的開著車在草地上極速行駛,一些人已經被撞倒在地。蘇阿諾見狀,拿起手中的電棍在車子開來時,敲碎玻璃窗,伸進車子裏制止開車的人。車子停下,蘇阿諾把開車人撂倒在地。好一個蘇阿諾。

他和我講從前的事。我從來沒見過一個人前進只是為了幫助別人。蘇阿諾說,他也想過,可是思來想去,只有做自己最快樂的事才最值得。對於他來說,這件事就是幫助別人。小時候,別人來訪蘇阿諾的爺爺奶奶家,爺爺奶奶總會給別人一些東西帶走,他們絕對不會看著別人挨餓不管。「改變是在一點點中發生的,」蘇阿諾看著眼前那個紅色磚瓦砌成的屋頂,說:「就像那房子,是一塊磚一塊磚蓋成的。」他笑了笑,門牙間清楚的縫隙讓他顯得有些憨厚。

每天下午兩點鐘,蘇阿諾收拾好板車,騎著,在倫敦的小巷中穿梭。他說,那是他最喜歡倫敦的地方。倫敦在他眼中,是安靜的。我從未聽人這樣描述倫敦。

(責編:郱書)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或向《留學日記》聯繫投稿,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