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音樂產業管理碩士

瞿婧宇在前不久的汪峰演唱會上代表主辦方接受媒體採訪
Image caption 瞿婧宇在前不久的汪峰演唱會上作為主辦方接受媒體採訪

音樂是很多人喜愛的娛樂方式。英國音樂產業處在全球前列,英國一些高校的音樂類專業也受到中國學生的歡迎。

出國之前有5年媒體工作經驗的瞿婧宇畢業於倫敦威斯敏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獲得音樂產業管理碩士(MA Music Business Management),目前在中國一家唱片公司擔任企劃總監。

在接受子川專訪時,瞿婧宇談到這個專業的具體內容以及它在哪些方面對她現在的工作有很大幫助。

子川:你之前在中國當過幾年記者,後來為什麼選擇到倫敦威斯敏斯特大學攻讀音樂產業管理碩士?

瞿婧宇:我曾先後在3家平面和網絡媒體做過體育記者和電影記者,還代班做過半年音樂記者。工作5年之後我覺得自己到了一個程度,就是非常了解在接下來的職業生涯中想要做什麼,因為我發現我最愛的是音樂。

不管中國現在的音樂環境是怎樣的,我都想要投身這個事業。做了這個決定之後選擇英國是因為我從小受英國音樂影響很深。

當時我申請了好幾所英國高校,包括甲殼蟲樂隊(Beatles,或譯披頭士)故鄉的利物浦大學等等。最後選擇威斯敏斯特大學是因為它在倫敦。因為視野對音樂專業產業管理來說非常重要。

子川:你申請威斯敏斯特大學這個專業的時候覺得難嗎?

瞿婧宇:這個專業非常看重申請者的工作經驗,而我在這方面還不錯,而且有娛樂產業的經驗,所以不是很難。因為是音樂產業管理專業,所以沒有要求申請者一定會寫歌或者會彈奏樂器。

我當時接受了一個電話面試,被問到對中國音樂產業的看法。我其實早就凖備好這個問題,並且列了一個提綱,就著要點大致說了一些。

子川:這個專業具體學些什麼?

瞿婧宇:學的東西很全面,有理論科目也有實踐性強的科目,包括音樂歷史、音樂版權、、創意產業、現場音樂管理等等。因為這個專業要培養能夠自主創業的音樂產業人才,所以所學還包括金融、創業等方面的內容。

子川:讀專業收獲大嗎?

瞿婧宇:收獲非常大。我感覺有時候上完一堂課好似讀了一年的書。在我與同學的交流中發現,有工作經驗之後再來讀這個專業特別有好處,因為已經這樣會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我覺得最大的收獲是思維方式上的收獲。雖然讀的是一個比較偏實踐的碩士課程,但是我還有在學術上開竅的感覺。因為英國有很深的文化研究傳統,老師講課的時候會教你如何去思考,這使得我在後來的工作中看問題的方式更加全面。

子川:會經常有音樂業界人士來做講座嗎?

瞿婧宇:有的。我們有兩、三門課經常有業界各個公司人士來講課,特別是創意產業方面的科目。

子川:你們最後是寫畢業論文還是做項目?

瞿婧宇:結業的時候寫了一個商業計劃書,假設如果創業的話從哪裏獲得資金、如何花銷,預算是怎樣的等等。我寫的是在中國創業的商業計劃,設計了一個唱片公司,簽了兩個樂隊,預估出一年內收入、資金流等等。其實這也有論文的成分,還要告訴評審者為什麼你的想法是合理可行的。

子川:你畢業之後回到中國是如何找的工作?

瞿婧宇:尚未畢業的時候就有朋友推薦我到現在供職的唱片公司。我回國的時候正好是夏天的音樂節季,我就先到上海的一個音樂節實踐了3個月,大致了解了音樂節的整個幕後流程。那之後我才到風華秋實唱片公司入職。

子川:你現在擔任公司的企劃總監,在英國學到的對工作幫助大嗎?

瞿婧宇:幫助非常大。除了思維方式上的變化,還有對國際音樂產業趨勢的把握以及對產業體系的完整了解。中國的音樂市場確實不是很健全,可能還在沿用1990年代延續下來的體系。如今時代變了,大家也都在摸著石頭過河,所以了解英國這樣非常完善的音樂體系對我的工作非常有幫助。

工作中涉及具體市場營銷等方面時可能我之前在中國的工作經驗比較有用,但是在制定公司大的戰略方向、經營模式等方面在英國學到的東西會很有幫助。比如,我們公司主打的搖滾樂比較重視現場,而英國的演出市場非常發達,在這裏學到的非常適用。

子川:你對有意申請音樂產業管理碩士專業的中國同學有什麼建議?

瞿婧宇:首先我建議大家工作幾年之後再來讀這個專業。因為我看到有的同學凖備留學的時候比較信賴中介,中介建議申請什麼就學什麼,或者在不是很了解的情況下就做了決定,畢業之後也不清楚該去做什麼。如果在有工作經驗、心智比較健全的情況下讀書的話會效率很高、學到很多東西。

其次,我希望大家不要把讀這個專業當作一個跳板或者敲門磚。因為其實它對於你整個視野的開闊、思想的健全都有很大的幫助。不要什麼都從很實際的角度考慮。我申請的時候只是覺得需要來英國學習和了解整個音樂產業的東西,覺得這對我非常有必要。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