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盲人學生的夢想

鄭建偉
Image caption 鄭建偉:在英國學習對我幫助很大。

英國大學的教育類專業舉世聞名,對外英語教學專業吸引了很多海外學生前來就讀。

鄭建偉來自重慶,目前在英國埃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Essex)攻讀對外英語教學碩士(TESOL,即MA Teaching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

特殊之處在於,鄭建偉是一位先天視障人士,即盲人。

在接受子川專訪時,他談到申請來英國深造的過程、在這裏讀書的感受以及自己的未來計劃。

子川:你之前在中國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後來為什麼決定來英國深造?

鄭建偉:當時在中醫院做針灸工作已經很久了,可能幾十年之後退休的時候自己還是同樣的狀態,所以覺得應該有所改變,就想出國深造一下。

子川:申請英國大學的過程難嗎?

鄭建偉:申請的過程也蠻糾結的,包括了解學校、遞交申請書、學校回復,那段時間挺煎熬的。等待是最痛苦的事情,因為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子川:申請表是特殊的嗎?

鄭建偉:整個申請過程都是跟別人一樣的。填表是請別人幫忙填的。

子川:你考了好幾次雅思?

鄭建偉:對,考了好幾次。首先是從提高英語水平開始,所以整個過程比較長。我是從學語法、句型、聽力、口語、詞匯慢慢學起,程度有一定提高之後才開始學雅思。

我考雅思的時候需要一個單獨的考場,因為我需要比較長的時間,而且需要一些特殊的輔助材料,比如,需要不斷地更換盲文卷子。所以,我被專門安排了一個考場一個人考。

子川:你來到英國埃塞克斯大學之後覺得適應嗎?

鄭建偉:還好。因為我很小就離開家讀書,住校住了十幾年,到哪兒都還挺習慣的。包括吃飯、管理自己的生活等等方面都挺習慣的。

當然,剛來的時候在語言方面還是有點糾結,洗衣粉等日常用品不知道怎麼說。而且,很多東西在書本上學的名稱跟英國這邊的說法不同,比如吸塵器,我們通常叫vacuum,但英國人將其稱為hoover。

因為我在接受信息方面有困難,所以我面對文化上的差異會更直接一些。

子川:那校方有沒有派助理幫助你?上課是如何進行的?

鄭建偉:第二學期開始有了學習助理,第一個學期沒有。可能也是我跟學校之間溝通的問題。剛來的時候不知道有學習助理,他們問我需要什麼幫助,我回答說需要電子文檔。

第一學期期中到期末的時候,我覺得挺困難的,因為無人幫我查資料,後來才申請了學習助理。我做研究的時候,助理會幫助我掃描資料,還會幫助我查閱書籍、網站、下載文件等等。

但是,學習助理不會照料我的生活。他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學職業療法專業(occupational therapy),就是服務工作生活有一定障礙的人士。

我跟同班同學一起上課,面前有一部電腦,他們看打印出來的幻燈片。用電腦加上讀屏也比較糾結,因為讀屏也需要聽,同時還需要聽老師講。

所以我每次上課之前需要凖備好老師講課的幻燈片內容,先看一遍,這樣在課堂上可以基本不需要跟著幻燈片走,只聽老師講就好。

子川:老師和同學們對你都挺照顧的?

鄭建偉:對,大家都挺照顧我的。老師會比較關注我,小組討論的時候會特別關注我所在的組進行得如何。老師還會請同學幫我讀幻燈片上的內容。

子川:你來這裏讀書之後覺得自己在學業上的進步大嗎?

鄭建偉:蠻有進步的。我個人的體驗是,這邊的碩士階段學習不是讓你背多少東西,而是教你學術思維,如何做學術、做論文。

我的專業特點是沒有考試,但是有很多小論文要寫,要做很多研究。所有的論文都是通過網上交,所以對我沒有困難。

子川:你覺得英國保障殘障人士的制度怎麼樣?

鄭建偉:就我們學校而言,基本的框架是有的,但任何地方對殘障人士的支持體系都有改善的空間。我校可能以前沒有接收過來自亞洲的視障學生,我覺得在安排上可以做得更細緻一些。

子川:你在中國也上過大學,跟英國比較有什麼不同?

鄭建偉:在中國我們可以上的大學都是特教學院,同學都是視障人,所有的學習材料都是盲文的,所有的課程也都是特殊設計的。

從另一個角度講,我也希望在不是專門為視障人開設的學校上課,所以能來英國大學跟其他同學一起學習非常高興。

子川:你在埃塞克斯大學的碩士為期一年,畢業之後計劃回中國發展嗎?

鄭建偉:是,要回國。我可以做英語老師,或者在一些非政府組織(NGO)工作。我的終極夢想是打破藩籬,不要過於把視障人和其他學生區分開來。

如果將來我當英語老師,有可能的話,希望我的學生當中既有視障學生,也有別的學生—任何願意來上我課的學生。

子川:如果你將來有機會到非政府組織工作,你想做些什麼?

鄭建偉:當然是改善和提高視障者福利以及生活狀態方面的工作,因為我自己在這方面非常有動力。如果一個群體的狀況改善了,那麼個人的狀況也會有所改善。

視障者面臨的首先是教育問題,然後是就業問題等等。我覺得,如果在教育方面沒有足夠的保障,會造成後面的一系列問題。

如果我能夠在非政府組織工作,那麼想先做一些與視障者教育相關的事情。

(責編:尚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