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工程學者提留學建議

王子棟教授
Image caption 王子棟教授建議大家不要扎堆讀商科

英國高校的工程類專業深受一些華人學生歡迎,而英國一些大學的工程院系也有華人老師、教授任教。

布魯內爾大學(Brunel University)的王子棟教授前不久當選全球權威學術機構美國電子和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會士(fellow)。

王子棟教授在接受子川專訪時介紹了當選過程、自己在英國工作的經歷,並向華人學生提出建議。

子川:美國電子和電子工程師協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機構?

王子棟:美國電子和電子工程師協會是工程領域在世界上最大的學會,在全球有來自160多個國家約40萬會員,涉及從航空航天、計算機、通訊、生物醫學、電力系統等等與電子有關的領域。

這個協會每年按照可以投票的會員總人數選出千分之一的會士(fellow)。我的本行是做控制的,這個協會在我這個領域每年可以選出6、7位會士。這個榮譽也是終生的,是IEEE的最高榮譽。

子川:評選的會士的標凖是什麼?當選之後需要承擔哪些責任?

王子棟:評選的標凖主要有3個方面。首先,最主要看你的學術成就,可以看候選人在科研、教育、大項目等方面有什麼成就。

其次,看候選人對協會的貢獻。比如,我擔任了12個學術刊物的主編、副主編或編委,包括IEEE的6個匯刊的副編。我還負責主辦了一些學術會議。

第三,看候選人的資格,本科畢業多少年等等。

獲得會士稱號之後並沒有什麼必要的任務,需要對學會的發展、前途以及所辦刊物起到指導和諮詢的作用。

子川:你之前曾經在德國的高校任職,後來為什麼選擇來到英國工作?

王子棟:我1996年拿了德國洪堡基金,到德國波鴻魯爾大學做了兩年的博士後,那之後到德國另一所大學任教兩年半的時間。

後來覺得到英國的話前途會更好一些,就來到這裏。我是先到考文垂大學(Coventry University)當了一年研究員,2002年轉到布魯內爾大學,從講師做起,2007你年成為教授。

子川:你所從事的領域,英國高校華人多嗎?

王子棟:我是在計算機系,研究方向是生物信息學、大數據處理、數據挖掘,跟人工智能的關係比較緊密。

我的專業的話,在英國當教授的華人挺多的。有一個組織叫「留英華人計算機與自動化協會」,我曾經擔任過主席。

在英國高校任教的、我這個方向的華人拿到講師以上終生教職的有100多人,最近幾年做到教授的約有2、30位。基本上英國每一家好大學都有一到兩位做計算機、自動化等方向的教授。

這個協會每年會舉行,大家聚會交流學術。我們也會組團定期回中國,為國內的一些高新技術機構出謀劃策、聯合招生,做各種合作。

通過這樣的方式,促進英國和中國之間的學術交流,把海外華人的聰明才智、最新知識與中國的發展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不管從學術的角度,還是知識交流的角度,還是個人的角度,我覺得都是好事情。

子川:布魯內爾大學的中國學生多嗎?

王子棟:目前在布魯內爾大學學習的中國學生大約有200到300人,80%左右都是一年制碩士生,大部分在商學院。

我們計算機系本科生每年共有150個學生,其中中國人約有10人。人數並不多,但是我組裏的博士生中有國家公派的、有學校給獎學金的,也有自費的。

我總體感覺中國學生都很勤奮,數學功底也比較扎實。尤其我這個專業可能對數學的要求會比較高。雖然總數不是很多,但是比以前多很多了。

子川:你對有意來英國從事理工類學習或研究的中國學生有什麼建議?

王子棟:我本人目前主攻的方向是大數據分析,我覺得很有前途,也很切合潮流。通常中國學生來英國學習的首選是商科。我的建議是,如果大家都學商科的話,可能畢業之後的就業前景會成問題。

如果有同學對數學、理科、工科比較感興趣的話,也可以考慮選擇比較新的方向、新興學科,像大數據分析、生物信息學、生物工程等等。

因為中國正在從勞動密集型向高技術型經濟轉換,更需要高技術方面的人才,把國外比較先進的方向技術學到手,不管對國家的發展還是對個人的前途都有好處。

(責編:橫路)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