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參與倫敦「開放工作室」

周雅雯
Image caption 周雅雯的「開放工作室」展示她不同時期的作品

設計類專業是近年來頗受留英華人學生歡迎的領域,擁有一些設計類名校的倫敦特別吸引莘莘學子前來學習。

台灣女孩周雅雯大學畢業之後來到英國,先後在倫敦藝術大學旗下(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的切爾西藝術學院(Chelsea College of Arts)和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攻讀面料設計本科(BA Textile Design)和面料設計碩士復合媒材方向(MA Textiles - Mixed Media)。

曾經在歐洲一些國家參與展覽的周雅雯剛剛參與了英國社會企業Cockpit Art在倫敦市中心舉辦的開放工作室(Open studio)展覽活動。

她在接受子川專訪時談到在倫敦學習的經歷和開放工作室活動的特別之處。

子川:你之前在台灣大學學的是城市規劃專業,後來為什麼決定來用過學面料設計?

周雅雯:當年在台灣參加大學聯考,成績有多少就會被分到相應的學校,我就讀了城市規劃專業。本科畢業之後媽媽非常鼓勵我走自己想走的方向,而我從小就喜歡畫畫、做東西,就想學設計。

在家人的鼓勵之下,我來到英國,到倫敦藝術大學旗下的重新讀本科,從畫畫、做東西、一直到接觸面料,才開始走進這個領域。

子川:學面料設計主要做了哪類作品?

周雅雯:讀本科的時候我接觸到刺繡、紡織、梭織,我最喜歡刺繡,尤其3D刺繡,因為什麼材料都可以採用。

接觸到這個領域之後我才了解到它,所以做的東西一直做的都與之相關。後來申請碩士的時候就申請了皇家藝術學院,因為只有這家專業院校有面料設計的復合媒材方向。

開始讀碩士之後發現老師非常鼓勵我們與學校的各個系合作,嘗試用各式各樣的材料做不同的東西。我做東西的基本技法是刺繡和數位刺繡,但是加入不同材料創作,用金屬、木頭、3D打印技術都有可能。

Image caption 周雅雯的作品跟她童年的記憶有關

子川:具體做了什麼東西?

周雅雯:我外公外婆曾經在台灣製作蝴蝶標本,再出售給外國人。在這個過程中碰到很多原住民,收集了一些原住民的工藝品。

這些都保留在我童年的記憶中,令我想到,人類以前是如何尊重自然、祭拜生命,才能夠做出這些手工藝品。這些就成為我作品的基礎。

我在這些手工藝品的基礎上開發原始和現代化的材料,去提醒現代的人,也要去尊重大自然。我把自己做的各種小物件拼湊起來,放在蝴蝶標本框中,組成一個個故事。

子川:這些有涉及到3D打印技術嗎?

周雅雯:我是把木頭和雅克力疊起來,用CNC銑牀3D立體切割技術做出那些圖案。

子川:你從皇家藝術學院畢業之後都在做什麼?

周雅雯:碩士畢業之後我先是回到台灣一年。那一年我回到家中,看看我的靈感來源—外公外婆當時的照片等物品,也收集更多的故事。

與此同時,我還參與了在瑞士巴塞爾和米蘭舉辦的展覽。去年年底的時候我申請到企業家移民簽證,回到英國發展,做自己的工作室。

子川:你剛剛參與了在倫敦舉行的「開放工作室」(open studio)項目。請簡單介紹一下。

周雅雯:Cockpit Art是倫敦的一個非營利性社會企業,「開放工作室」活動每年集中100多位設計師,想加入的人都需要經過申請和面試的過程。

這個活動每年舉行兩次。今年在倫敦市中心Holborn的「開放工作室」剛剛結束,從6月6日至8日舉行,租金非常低廉。

「開放工作室」的宗旨是希望能讓公眾來了之後能夠看到創作者做事的環境,並且直接面對設計師,去了解他們的作品及其背後的故事。

組織方還向設計師提供創業輔導課程,教你如何定價、如何跟畫廊、店家談價格、如何推銷自己等等。

去年聖誕節的「開放工作室」活動吸引了超過4千公眾,所以效果非常好。

子川:入選的過程會難嗎?

周雅雯:我不是很確定他們如何去決定誰能入選,之前我也有學長學姐參與進來,尤其是做玻璃、陶瓷等方向的。

Cockpit Art也已經有將近30年的歷史了,「開放工作室」的參與者中有人的作品在Liberty百貨公司出售,也有人的作品在薩奇畫廊(Saatchi Gallery)展出。

子川:這次展出了你的哪些作品?

周雅雯 :這次主要展出一些我最近做的飾品,項鏈、耳飾等等。還有一些我之前的藝術創作,比較偏展覽性質,但是也可以出售。

子川:你覺得華人設計師在英國發展有多難?

周雅雯:確實不太容易,我之前也想過要回台灣發展。但後來我覺得亞洲市場還不是那麼穩定。在英國,不管是看的人還是買的人,大家都是更看重作品,而不是看人。

如果回到亞洲發展,那麼勢必要面對一些人際方面的投入、要怎麼樣才能讓自己更有名氣,想辦法賣作品。所以,我更希望在英國繼續發展。

我希望能夠繼續做這些比較有故事性的創作。從我過去的作品和喜歡的故事,也算是一種提醒,去想到未來。

即,我們現在生活的地球,其實可以過得簡單一點,不需要那麼物質。這些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不僅關乎展覽和賣作品。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