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旅英台灣藝術家入選台北雙年展

王郁媜的作品在台北雙年展上展出
Image caption 王郁媜在台北雙年展上展出的作品探討人與機械之間的關係

倫敦是全球創意之都,有一批在藝術、設計領域水平頂尖的高校,每年吸引越來越多華人學生前來就讀。

王郁媜十幾年前從台灣來到倫敦,先後在倫敦大學金史密斯學院(Goldsmiths,University of London)和倫敦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旗下的切爾西藝術設計學院(Chelsea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深造,隨後潛心藝術創作。

她不僅在英國參與過各大展覽,而且作品正在年度台北雙年展參展,並參與當地國際藝術駐村計劃,還凖備環島行,籌備明年的個展。

王郁媜在接受子川專訪時回顧自己在英國學習、工作的經驗,介紹目前參與的展覽,並向留英華人學生提出建議。

子川:你之前在台灣學習,畢業之後為什麼選擇來英國攻讀藝術專業?

王郁媜:其實我當時最想要做的是學語言。因為我之前在台灣學的是設計,開始工作之後需要看的書和資料都是英文,要當好設計師就必須能夠理解這些。

我之前是學設計的,學美術也是半路出家,原本選擇金史密斯學院是為了學設計。後來有一位外國朋友啟發了我,讓我覺得自己也可以嘗試走不同的路,就改學美術。

子川:先後在金史密斯學院和倫敦藝術大學旗下的切爾西藝術設計學院學美術,決定收獲大嗎?

王郁媜:應該說是衝擊蠻大的。當時的我並不很清楚收獲在哪裏,多年之後再慢慢回想,非常感謝這兩個學校,因為它們幫助開發學生不同的潛能。

比如,這邊的大學特別歡迎不同學習背景的學生來學美術或者視覺藝術。設計反而成為我後來創作的重要元素,因為設計的概念、技巧、技法對我現在的作品有非常大的影響。

Image caption 王郁媜此前在倫敦海沃德藝術館展出的作品

子川:所以你的風格是來英國之後才養成的?

王郁媜:應該說是在這兩個學校之後才養成的。因為我原來是做設計的,所以並沒有一個特定的風格。這兩年在倫敦的學習其實是一個很長的摸索過程。

我讀書的那個年代就用過手工完稿和電腦完稿,兩種都學過。來這邊之後,我用了很長時間把那些工匠的東西丟掉,換成用左手繪畫,把我現在要做的風格呈現出來,逐漸形成了比較個人的視覺語言風格。

我主要用鉛筆和水彩繪畫。鉛筆是我比較喜歡的一種媒材。對我來講水彩是一種附加的東西。鉛筆是一個材質上的東西,是硬的。水彩畫筆或者油畫畫筆是軟的。

子川:你畢業之後就在英國自由藝術創作?

王郁媜:是的,但我在學校的時候就參加過很多展覽,2005、2006年才有更完整的作品。到2009年之後我才有自己比較滿意的作品。

子川:華人藝術家在英國發展遇到的困難會不會很多?

王郁媜:語言上的障礙是一個很大的困難-我已經非常努力地把英文學好,但還是有文化上的隔閡,這是最難的一點。

子川:這些年你參加的展覽中哪個比較有意思?

王郁媜:剛剛結束的倫敦南岸(Southbank)海沃德藝術館(Hayward Gallery)的「空中之閣」(The House in the Sky – Artists Imagine New Utopias)展覽特別有意思。

因為展出的我的作品反映的正是畫廊所在地的建築空間,與之呼應。

幾年前,我也曾在曼徹斯特當代華人藝術中心(Centre for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駐村創作,舉辦過一系列相關活動。

我還出版了創作手冊《機器之歌》(The Song of the Machines),這是展覽的延伸作品,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子川:你目前參展2014台北雙年展,這是如何促成的?主辦方找到你?

王郁媜:對。參加台北雙年展蠻特別的,因為我在英國工作、生活14年,這還是第一次獲邀回台灣參展,第一次以藝術家的身份在台灣工作。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個人的事情。

回到家鄉參與這邊的藝術工作非常高興,特別是,台北市立美術館是台灣非常重要的一個展示空間,是台灣最重要的當代美術館。

Image caption 王郁媜的作品「最後的開始」在台北雙年展上展出

子川:你這次在台北雙年展上展出的裝置作品「最後的開始」講的是什麼?

王郁媜:因為這次台北雙年展的主題是「人類世」的概念,這是最近科學家才提出的新名詞。在「人類世」背後有很多值得我們關心和思考的問題。

我的作品「最後的開始」想探討的是,如何用我的圖像和影響去描繪未來世界可能會產生的景色。我做的是一件裝置作品,但是布置在不同的樓層。除了這個巨型繪畫裝置作品,還有文字創作。

這是我第一次把文字作為媒材來營造一個景象。這些文字的內容就像科幻小說,描繪的是未來世界可能發生的狀況—有很多既像人又像機械的東西。這是我一直在創作中探討的話題,即人與機械之間的關係。

子川:你將來還是主要在英國發展嗎?

王郁媜:應該是。但我也希望能夠多與台灣藝術界有更多聯繫。其實我這次回台灣3個月共有3項工作。除參加雙年展之外,還在台北市的寶藏巖國際藝術村駐村創作。

另外,我還有一個台灣環島創作計劃。這個項目是由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和英格蘭文化委員會(Arts Council England)資助的。

這個項目期間創作的作品是為了我明年再回台灣、在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的個展上展出。我之前在英國這些年的一些作品也會在個展上展出。

子川:近年來到英國攻讀藝術設計類的華人學生越來越多,你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王郁媜:應該是文化融合的問題吧。建議大家先把英語能力提高,因為到了新的國家,我們是用學習和交流的態度。出國對個人來說會有一種衝擊的感覺,但這也是一個交流的過程。

在交流的過程中會有很多新的東西產生,而這些是你可以帶走的東西。經過衝擊、融合、提問、檢視中激蕩出來的東西,是每個來英國學習的人能夠帶走的經驗,非常難得。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