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在倫敦學純藝術

鄭平與UCL校長邁克爾·阿瑟教授在展覽上
Image caption 鄭平與UCL校長邁克爾·阿瑟教授在展覽上

英國大學的藝術設計類專業近年來吸引越來越多華人學生前來深造。

鄭平今年從倫敦大學學院(UCL)斯萊德藝術學院(Slade School of Fine Art)4年制純藝術本科畢業,主攻油畫方向。

她此前在倫敦藝術大學旗下的坎伯威爾學院(Camberwell College of Arts, 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讀了一年的藝術與設計預科課程。

鄭平目前在美國羅德島設計學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讀碩士。

她在接受子川專訪時談到自己在英國的學習經歷,並介紹自己的創作風格以及參與展覽經歷。

子川:你在中國的央美附中畢業,為什麼選擇來英國深造而且先讀了一個預科?

鄭平:那幾年在中國掀起了出國留學的潮流,我作為一個藝術生,既然家裏條件允許,就想抓住這樣的機會。

與此同時,我也覺得來英國學習對提高英語水平肯定會大有幫助,就選擇來了。

子川:你在倫敦藝術大學旗下的坎伯威爾學院讀預科,是專門針對藝術類專業的預科?

鄭平:是的。讀預科期間我發現自己更適合學純藝術或者設計專業,更確定自己後來要走的方向。英國這邊的科目分的比較細,還可以通過讀預科的方式來更好地了解自己。

子川:那你完成預科之後,為什麼選擇到倫敦大學學院的斯萊德藝術學院讀純藝術本科?

鄭平:我也申請了聖馬丁藝術學院,並且被錄取。但是,來到英國之後,我發現學純藝術的話,UCL的斯萊德學院是非常好的。

我當時想挑戰一下自我,所以又申請了斯萊德藝術學院。同時,更重要的是,這個學校有4年制的本科,而不像其它英國高校那樣只有3年制本科。

我覺得,讀4年制本科有機會讓我對英國的文化有更多了解。我認為,學藝術不僅僅是拿個文憑或者學一個東西,藝術更多地是跟生活相結合,所以我想更多地了解國外的想法和思維方式。

子川:4年制的藝術本科,是有更多理論學習的內容嗎?

鄭平:對。斯萊德學院有4年制藝術本科,也有3年制的。4年制的學習期間需要寫論文,科目包括美術史、當代藝術跟社會的關係、博物館/畫廊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其展品的變化趨勢如何影響現代人的生活等等。

大一、大二、大三都有理論科目,大三的時候寫完畢業論文,大四整整一年專門用來創作畢業作品,為畢業展覽做凖備。

子川:你的作品是什麼風格?

鄭平:我主要從事油畫創作。大一的時候我們可以畫自己最想畫的,老師不給我們主題,可以自由表達自我。

我在那個時期對印象派的顏色和用筆非常感興趣,所以畫畫向印象派的風格靠攏。我喜歡大自然,所以用這類的感覺去表現。

多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在想,怎麼能找到突破,畢竟不能總是模仿前人。於是,我在創作的時候加入了更多思考,而且老師會經常給我講很多東西,鼓勵我們換一種思維方式來對待自己的作品。

大三的時候我比較喜歡超現實主義風格,比如西班牙著名畫家達利的作品。那個階段我雖然畫的是風景,但並不是單單畫一個景色。

我會去體驗,比如說在沙漠中的那種熱氣—我喜歡畫水,但畫出來不是常規的樣子,就好像玻璃上,有水的樣子,但是整體上是朦朧的感覺。

子川:用一整年的時間完成畢業作品,那你畫了多少幅?

鄭平:我自己比較滿意,而且覺得有突破性的畫大約有20幅。畢業展上展出了其中的6幅。

子川:你還在讀書的時候就已經舉辦了個人畫展,這是如何促成的?

鄭平:我是想找更多機會去讓作品跟公眾交流,所以是我自己主動與Menier畫廊接觸。那是我第一次體驗如何與外界互動。

子川:你還參與過一些群展,前不久結束的Art Moor House的展覽就是其中之一。這類群展是如何參與進來的?

鄭平:是的。能夠參與這個展覽也是一種幸運吧。我和其他4位學生一道參展,不用交納展費,這是如果你的畫賣出去,會收取一定的費用。

子川:你已經本科畢業,已經到美國羅德島設計學院讀碩士。為什麼決定去美國繼續深造?

鄭平:因為我覺得自己在英國學習了6年,想體驗一些別的文化,而美國的現代藝術也很好,就想去美國看看,那裏的教學方式不一樣。

我在中國學藝術的時候基本上被約束住,覺得自己是很傳統的中國學生,而英國為了打開了自由創作的空間,但剛來的時候會有迷失的感覺,有點不適應這這種自由。

學了4年,臨近畢業的時候,我就想去看看美國的教育是什麼樣的。藝術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有多走走、多看看才好。

而且,大學4年期間我的課餘時間基本上都是在參觀倫敦豐富的美術館、博物館資源,或者看音樂劇。我覺得自己已經對倫敦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就想去別的地方體驗一下生活。

倫敦是一個多元文化豐富的地方,去歐洲遊覽也很方便,在這裏學習對我幫助非常大。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