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Clore領導力項目

陶陽陽
Image caption 陶陽陽:Clore項目讓我有機會接觸到曾經認為不可能聯繫到的人

隨著中國對文化創意產業業界人才的需求增多,近年來到英國攻讀此類專業的華人學生越來越多。

英國Clore領導力項目是一個專門針對文化領域專業人才的培訓項目,與志奮領獎學金合作,資助有意來英深造的中國學員。

陶陽陽曾經在北京一家專門通過戲劇的方式幫助外來務工人員的慈善機構花旦工作室工作,剛剛結束Clore領導力項目的培訓和實踐。

她在接受我專訪時介紹自己的工作經驗、這一項目的具體內容、並分享參與心得。

子川:你之前在中國大學畢業工作過幾年,後來為什麼加入花旦工作室?

陶陽陽:因為我自己對戲劇以及社會問題都很感興趣,其實一直在尋找一個結合點,即可以通過戲劇來做更多有助於推進社會的事情。後來在媒體上看到花旦招收志願者的消息,就非常感興趣,想去了解是怎麼回事。

當我看到戲劇除了有舞台的功能之外還有更多其它用處,比如協助團隊合作、提升人們的自信、提高領導能力,也能夠通過戲劇去談論身邊的一些現象,我覺得這些都很好。

子川:花旦針對哪些人群?具體做些什麼?

陶陽陽:花旦工作室的活動主要關注流動務工女性和兒童、留守兒童,主要在北京和四川舉行。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後,四川當地有賑災項目,所以花旦也參與了進來。

花旦最開始像一個俱樂部一樣,每周有一次活動,參與者有大學生、留學生、打工女性。大家聚在一起講故事、演故事—都是一些大家都熟悉的故事,像醜小鴨等等,然後大家一起討論故事的內容。

這種形式持續了好幾年之後,我們才開始商量要不要把它變成一個機構。剛開始做的時候花旦完全處在一個早期探索的狀態,不太有人了解。

這麼多年過去之後,我們發現這個領域是有進步的,因為有越來越多的人在做這件事情了。當我們去跟別人說的時候,不會令人覺得莫名其妙了,至少有人聽過,甚至有人覺得是很好的東西,想更多去探索、去了解。

子川:那你是如何了解到英國Clore領導力項目的?

陶陽陽:兩年前我參加了一個中英文化藝術管理項目,當時Clore領導力項目的總監來給我們做了講座,介紹情況。去年,我得到參與這個項目的提名,對方認為它跟我的未來發展方向比較吻合,就問我有沒有興趣申請。

子川:請簡單介紹一下Clore領導力項目?

陶陽陽:Clore更像一個個人MBA定制項目,是一個專注於文化藝術產業領導力的培訓,針對於每一位學員的需求、個人的發展以及個人想要提升的方面來制訂項目的具體內容。

每年從文化藝術產業領域中的各個方面—博物館、電影、舞蹈、戲劇、表演藝術、視覺藝術等等—選出20-25位學員參與一年制的培訓。

學員需要上兩次固定課程和一次借調課程(secondment),期間的空檔期會確定一位個人導師、選擇一些個人想上的短期課程或想參加的一些會議,在各種活動中有機會結識英國的業界人士。

固定課程每次為期兩周,每天從早上9點到晚上9點,強度很高,壓力也比較大。我們會從不同的角度先了解整個行業的狀況、政府政策、個人參與,比較全面且具體地了解大的框架。

英國各大頂尖文化機構的負責人常常會給我們講課,分享自己的成長和職業經歷。這些經驗往往是對學員最寶貴的東西,因為他們中有的人可能是10年前參加Clore項目,如今可以看到他們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這會使你堅定自己的信念。

Clore項目一直在鼓勵學員盡量去嘗試以往沒有做過的事情,並且盡量跳出自己的舒適區(comfort zone),去做一些自己覺得可能不太勝任的事情,就是為了讓你在向前邁進更大一步的時候做好凖備。

子川:所有的學員都有獎學金嗎?

陶陽陽:Clore項目的國際學院數量有限,每年大約6、7人,大部分英國和愛爾蘭學員的獎學金都來自本國各大文化機構。

香港學員大部分得到香港藝術發展局的支持。我是申請到了志奮領(Chevening)獎學金。當時先提交申請表格,通過之後需要參加一個面試。

我是通過網絡面試的,面試官包括志奮領獎學金的人、Clore項目的人。我覺得面試官比較看重申請者的個性以及個人對自己的理解。我記得當時面試的時候對方說的第一句話是 「我們不是在尋找一個完美的人,而是尋找一個對這個行業真的有熱情、願意繼續好好做這件事情的人」。

子川:在Clore項目期間還參加了一些活動?你的實習是在哪裏?

陶陽陽:學院與導師商量之後決定參與哪些活動,我們有機會去歐盟參觀、了解政策,並了解歐盟與英國之間的關係。

關於實習,每個人去的機構都不一樣,也是根據自己的興趣選擇自己想去體驗的機構。我選的是皇家莎士比亞劇團(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

我當時主要是跟著這個劇團的教育組,了解莎士比亞文化遺產如何發展、如何推廣到各個學校,讓學生們可以從比較枯燥的學習狀態變為有興趣去了解的這麼一個過程。

實習期間我除了觀察,我也和皇家莎士比亞劇團同仁一道設計一些課程內容。劇團有一個很好的實況轉播項目叫「學校廣播」,讓那些沒有機會到劇場看演出的孩子們有機會遠程參與進來,並與演員們和導演互動。

子川:Clore項目是什麼形式結業?

陶陽陽:我們需要寫項目最終報告,寫明自己都參與了哪些活動、如何與導師溝通、收獲是什麼、覺得哪些方面有挑戰、如果有沒有達到既定計劃,那原因是什麼等等。

整個項目結束之後每位學員會獲得一份證書。外國學員拿的是專門針對此類項目的Tier 5國際學生實習簽證。

子川:參與Clore領導力項目一年覺得收獲大嗎?

陶陽陽:我覺得收獲很大。這個項目其實起點很高,我是一邊上課一邊了解的,給了我一個很大很好的平台,使我有機會接觸到曾經認為不可能聯繫到的人。

我來之前已經從花旦工作室辭職。Clore項目能讓我感覺到,未來如果我做自己的機構也好,或者支持他人的機構也好,可以有更多好的方法。

因為我一直對藝術教育、公共教育這方面很有熱情。中國在這方面也在慢慢發展,我希望搭建一個這方面的網絡平台,讓更多人相互認識、相互支持。

同時,我也會繼續支持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的工作,幫助他們跟中國有更多的交流與合作。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