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任職V&A博物館

李曉欣在V&A博物館中國展廳
Image caption 李曉欣在V&A博物館中國展廳,背景為張洹《罌粟地No.31》 (2014, Mittal家族藏)。

倫敦作為全球藝術、創意產業之都,擁有一批享譽世界的博物館、藝術館。

英國一些高校的博物館專業近年來越來越受到華人學生的歡迎。

李曉欣畢業於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藝術博物館與畫廊研究專業碩士(MA Art Museum & Gallery Studies),目前在倫敦著名的維多利亞阿爾伯特博物館東亞部工作。

她在接受我專訪時介紹自己在英國學習和工作的經驗,並向有意攻讀此類專業的華人學生提出建議。

子川:你之前在中國是學美術史的,後來為什麼選擇來英國攻讀博物館學碩士?

李曉欣:我從大學二年級時開始對博物館這個領域產生了興趣,因為當時我跟同學一道去西安考察。我們走訪了很多西安的博物館,稍有審美疲勞,直到去了當時比較新的漢陽陵博物館,被那裏的展覽形式以及整體氛圍震撼到了。

漢陽陵博物館給我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令我覺得其實博物館的展示方式及其設計對參觀者的感受有非常直觀的影響,特別感受到了博物館這一行非常有魅力的地方。

從那時起,我開始特別關注博物館這個行業。後來我發現博物館學在中國還是一個新興的發展中學科,而且比較偏向文物這方面的。

之後的那年暑假,我一個人來到倫敦,參觀這裏的各大博物館。我還在倫敦還買了一些相關的學術書籍,其中有一本是在萊斯特大學出版的。

從那本書開始,我逐漸了解到萊斯特大學的博物館學是這個領域的翹楚,比較注重當代新博物館學的理論,比如以人為主的展示、社區的構建等等。待到我在中國大學畢業之後,就決定到萊斯特大學攻讀博物館碩士。

子川:來讀博物館學之後覺得收獲大嗎?

李曉欣:收獲挺大。課程包括很多理論方面的學習,需要看很多書和資料,跟中國的學習方式有些不一樣,但我適應得還蠻快。

真正涉及到博物館運作的實踐性內容並不多,有一些器物的運輸、保管、打包,還有溫度控制等內容。還有一門課要求學生做一個作品集,模擬向地方政府申請經費,做一個博物館項目,挺有意思。

子川:來英國學博物館專業的華人學生不多?

李曉欣:我讀的時候華人學生是個位數字,而這幾年越來越多,今年已經有十幾位。

子川:你碩士畢業之後是如何找的工作?

李曉欣:比較幸運吧,我們專業的最後兩個月是實習期,當時我選擇到蘇格蘭格拉斯哥的巴勒珍藏館(The Burrell Collection)實習。

這家博物館有一些比較好的中國文物藏品—我覺得如果要找工作的話,只好用本地人不懂的東西去競爭。當時很幸運地直接跟負責中國藏品的策展人一起工作。

實習快結束的時候,有朋友發來杜倫大學東方博物館(Durham University Oriental Museum)招聘助理的信息,就去應徵了。

這個工作對我來說很理想,但對應徵者的文物知識要求比較高。當時我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在倫敦觀摩大英博物館的文物,也複習了很多內容。後來面試的時候,面試官拿了一些器物,發揮得不錯,就被錄用了。

子川:那你後來怎麼轉到維多利亞·阿爾伯特博物館工作的?

李曉欣:我在杜倫大學的合約起初是一年,後來延到兩年,再之後就難了。而且當時我先生在倫敦工作,就選擇一起過來。

我是2013年1月到倫敦的,不久之後就看到維多利亞阿爾伯特博物館(V & A)亞洲部的招助理策展人廣告,就申請了。可能我的工作經驗和心態都挺適合,就成功被錄用了。

我的工作其實是一個為期5年的培訓項目。我看到其它部門的類似崗位往往由博士畢業生、或者已經有過獨立策展經驗的人擔任,入選者的素質都挺高。

儘管這個職位起初主要偏向日本藝術方向,但我入職以後的工作重點正在逐漸轉到中國藝術品這一塊。

子川:到目前為止主要做了哪些事情?

李曉欣:我來V & A之後做的第一個大項目是中國著名畫家徐冰的展覽,在博物館的中央庭院中布置大型裝置。這個項目跟我們去年的「中國古代繪畫名品700-1900」特展同時進行。

徐冰的項目非常複雜,對初來乍到的我來說是非常好的鍛煉。那之後我做了一些偏向藏品管理的項目。接下來就是我現在正在忙的日本展廳的翻修工作。

日本展廳整個將重新設計,且重新選展品、重新做標籤,我負責其中的一部分。

子川:近年來中國藝術品在國際市場上行情看好,有沒有覺得這方面越來越受到重視?

李曉欣:最近幾年有關中國藝術的展覽確實越來越多,而且跟中國各大博物館的合作也越來越頻繁,V & A也有一些藏品拿到中國展覽。

目前我們正在做的一個項目是與中國方面合作,在深圳蛇口建一座全新的設計博物館。這些都顯示,中國展品在英國受到的關注越來越多,英中兩國之間的合作越來越多。

子川:你對其他有意來英國攻讀博物館專業的華人學生有什麼建議?

李曉欣:我建議大家要勇敢嘗試新東西。有些人可能來之前就已經很確定將來要做博物館領域中某個方向的工作,但我覺得最好不要給自己太多限制。當然,也要了解自己的長處在哪裏。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