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聖馬丁畢業生獲中國設計獎

周易(中)獲KIKKERLAND總裁Jan van der Lande和柳冠中教授頒獎
Image caption 周易(中)獲KIKKERLAND總裁Jan van der Lande和柳冠中教授頒獎

設計類專業是近年來受到中國學生喜愛的專業,英國一批在這個領域水平先進的高校吸引越來越多華人學子前來深造。

前不久,由北京設計周發起的Kikkerland中國設計挑戰賽落下帷幕,贏得金獎的周易是倫敦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旗下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畢業生。

周易在接受我專訪時談到自己在英國學習的經歷、回國之後的動向、參賽過程以及海歸的優勢。

子川:你之前在中國大學畢業,後來為什麼選擇來倫敦聖馬丁學院學工業設計?

周易:本科畢業之後就想出去走一走,開闊眼界。我覺得英國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國家,在傳統的地方非常傳統,同時在創意產業和藝術方面又非常先鋒,所以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聖馬丁學院是一家非常著名的高校,我當時也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去申請的,最後還是被錄取了,我也挺高興的。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子川:主要看申請者的作品集?

周易:對。除了作品集,還要寫一份個人陳述,但主要還是依據作品決定。

子川:你之前在北京學的也是工業設計,來聖馬丁讀碩士,覺得有什麼不同之處?

周易:我覺得跟我以前學的還是有一定區別的。國內可能比較注重技術,當然這也跟課程的不同程度有關。

比如,可能所有大學的本科課程都會更注重手上的技術,像做模型、畫草圖、做建模等等。可能研究生階段的學習就會更注重概念、想法以及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所以,可能教學方式不同。

聖馬丁的工業設計碩士是兩年制。第一年以小組作業為主,有學校的項目,還會做一些校外項目。校外的是商業項目,旨在讓大家對行業有所了解。

學校的項目主要是為了鍛煉學生的研究能力、學習能力以及如何完成設計項目。商業項目可能更多時候會與業界人士溝通,了解他們的需求,與不同背景的人一道做項目。

我們也有設計理論的科目,也有專門針對某些理論的項目。比如,某個具體的設計方法,我們會根據這個方法做項目,就是為了教你如何運用它,學會之後再運用到其它項目上。這是一個教學習方法的過程。

聖馬丁非常弱化學分的概念,每一門課具體多少學分我們都是不知道的,只是被告知你的項目過了還是沒過。到碩士第二年要畢業的時候才會給你成績單告訴你之前的具體成績。

碩士第一年在做各個項目,第二年的成績可能佔畢業成績的60%左右—整整一年都在做個人的畢業設計。

子川:你的畢業設計做了什麼?

周易:我做了一套小工具,針對團隊協作進行了一個研究。團隊協作有4個階段,我根據每個階段的不同特徵來幫助大家更好地進入在團隊中的角色。

子川:你碩士畢業之後就直接選擇回中國發展了?

周易:對,當時覺得離開家時間有點久,爸媽也希望我能先回北京陪陪他們。

子川:回中國之後都做了哪些事情?

周易:我是一年之前回到北京的,先休息調整了一下,之後開始做「身體記憶」項目。當時我有朋友要舉辦「家作坊」小型藝術節,邀請我「來做一個好玩的東西」,我就想出了這個主題。

「身體記憶」項目把我的鼻子、手、嘴等等身體部分翻成模型,做成別針或項鏈等飾品,送給大家或者跟大家拿東西換。

這個項目在當時反響還不錯,那天做的20幾件都被大家換走了—當時的活動形式就是以物換物的形式—反饋也不錯,所以我覺得可以一直延續下去。

那以後,我參加了一些其它活動,像市集等等,我就在這些活動中做這個,慢慢發展了下來。最近這個項目的產品已經在洪晃的中國原創設計概念店「薄荷糯米蔥」開始售賣,我也想看看它會走多遠。

Image caption 周易設計的「胡同橡皮擦」象徵著傳統文化的衰落

子川:那你是如何了解到Kikkerland中國設計挑戰賽的?

周易:我是在北京設計周的網站上看到這個消息的,這個挑戰賽是美國家居公司Kikkerland主辦的。家居產品、各種小玩意一直都是我特別喜歡的產品,所以覺得這個比賽特別適合自己。

我就想了3個設計方案遞交了上去。今年5月份的時候這個比賽在中央美術學院舉辦了工作坊,大家去講自己的項目,Kikkerland那邊有專家前來指導。北京國際設計周開幕的時候他們再來評選最後的結果。

子川:你設計的「胡同橡皮擦」挺有意思,這是怎樣的一個概念?

周易:我是北京人,生在這里長在這裏,看到周圍有很多胡同、建築有時候會被拆除。根據這些所見所聞,我覺得大家應該保護傳統文化和建築,所以我在橡皮擦上刻上門樓、窗框、門鈸、石鼓等胡同相關的圖案。

我設計的橡皮擦可以印出這些胡同相關東西的圖像,但是在使用過程中這些圖案會破敗,然後漸漸消失,象徵著胡同正在消失的現象。

評委們覺得「胡同橡皮擦」既有中國特色,又比較符合他們產品線的創意。這個設計預計會在明年投入北美市場,同時,作為金獎獲得者,我也獲邀參加明年的紐約設計周活動。

子川: 你覺得在英國學設計之後再回到中國發展有沒有優勢?

周易:首先可能在語言上有一定優勢,至少英語水平可以與外國人交流。另外,海歸在思想上可能跟別人不太一樣,思維模式和設計方法會有所不同。

在國外學習過的人可能思想和眼界都會比較開放,接受事物的能力也會比較強,可以接納很多新的建議,再把這些融入到自己的設計中。

另外,海歸的應對能力和抗壓性會比較強,因為之前在學校做的項目工作強度非常大、工作週期也很長。這是海歸比較好的品質。

子川:你跟大多數人不同,沒有去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這是為什麼?

周易:我覺得設計這方面,中國的市場並不是特別成熟。我之前也嘗試過找一份做家居產品、文具、生活用品的產品設計工作,但是這類公司在北京為數不多,適合我的工作就更少了。

因此,有人可能會像我這樣先自己創業,或者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果以後有合適的工作機會,我也希望到一家大公司培訓一下、了解一下對方的企業文化,但是目前來看我還沒有找到這樣的機會。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