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訪談:踏實拍電影的獨立製片人

王東輝:《繡春刀》也是我的一個新開始
Image caption 王東輝:《繡春刀》也是我的一個新開始

傳媒專業近年來深受廣大留英華人學生的歡迎,每年有越來越多學子來英國高校攻讀此類專業。這其中,電影方向獲得很多人的青睞。

王東輝1997年來到英國求學,在現已更名為貝德福特大學(University of Bedfordshire)的盧頓大學(University of Luton)獲得傳媒學士和電影碩士。

他在畢業之後回到中國發展,經歷了求職初期的艱難、幾次跳槽之後,目前是國內頗受關注的獨立電影製片人。

王東輝製作的小成本古裝武俠片《繡春刀》不僅票房攀高、口碑正面,還贏得了五個金馬獎提名,並最終贏得最佳造型設計獎。

王東輝在訪談的上半部分中追憶自己在英國讀書的經歷以及剛回國時找工作的經驗。

訪談的下半部分,他介紹《繡春刀》的拍攝過程、未來計劃、對中國電影市場的看法,以及留英經驗對他的幫助。

子川:你回到中國發展之後曾經在著名藝人經紀公司CAA工作過幾年,後來為什麼決定辭職當電影製片人?

王東輝:還是更想真正做電影—做經紀人的話更多的是提供服務。我在CAA工作了差不多5年之後有機會出來開始真正做電影,就跳槽了。

我當時是與自己代理的高群書導演一起創建了導演工作室,製作了他導演的一些作品。

子川:《繡春刀》這部電影整個製作營銷是你全權負責的?

王東輝:對,是從開始做劇本、找演員、找監製、找投資,到策劃和安排拍攝,一直到後期剪輯和製作、音樂、宣傳、發行以及海外發行,從頭到尾都是我一個人做的。

子川:華語古裝功夫片為數不少,為什麼要做《繡春刀》?

王東輝:並不是說別人做了類似的片子我們就不能做。我覺得每一個類型片都有自己固定的市場份額,就要看如何在這個份額中匹配你的故事和資源,爭取用有限的資源把項目做到最好。

子川:整個過程非常艱難?

王東輝:當然艱難,整個過程持續了差不多3年的時間,中間有一部分資金突然撤走—投資方改變主意是很正常的事情。

子川:那麼後來是如何堅持下來的?

王東輝:已經走到那一步了,必須得堅持—沒有後路可退了,演員已經談好、拍攝計劃已經做好、監製也談好、該簽的合約都已經簽完了,這個時候不可能退了。

後來我找到了中影公司,對方對項目非常認可,用很短的時間決定投拍這部電影。

子川:這部小成本電影取得如今的成功,有沒有覺得意外?

王東輝:我沒覺得意料之外。現在回過頭來看,會覺得應該可以做得更好—畢竟第一次做,經驗還不是很足,下次拍攝的時候會注意。

如果說這部電影有多麼高的水平,也不是,其實它還有很多缺陷。與其它一些急功近利的影片相比,會凸顯出我們在踏踏實實地做一部電影。有誠意,我認為這是最重要的。

《繡春刀》基本上完成了傳統電影的敘事結構,並且在這個基礎上各個元素基本上也都合格,可以說是一部平均水平比較ok的電影。

子川:這部片子入圍5項台灣電影金馬獎,最終贏得最佳造型設計獎,有什麼感受?

王東輝:很興奮。剛得知入圍5項金馬獎的時候還是很驚訝的,沒做好心理凖備,所以感到非常意外和高興。後來一直期盼著能夠拿一個獎。

當時以為最可能拿獎的是因飾演魏忠賢獲得最佳男配角獎提名的金士傑老師,但後來拿到的是最佳造型設計獎。當然,這也很好,而且這個獎項是金馬獎頒獎典禮當晚頒發的第一個獎,所以非常高興。

子川:下一步有什麼計劃?

王東輝:明年我會製作兩部電影,一部是科幻/恐怖片,有點像《科學怪人》(Frankenstein)的類型片,另一部是像《小島驚魂》(The Others)那樣的心理驚悚片。

我比較喜歡做這些類型片,因為我覺得電影就是要好玩。我的團隊中有很多外國朋友:特效師參與過美國著名導演馬丁·斯科西斯(Martin Scorsese)執導的電影《雨果》(Hugo)的拍攝、心理驚悚片的導演是美國人等等。

另外,我將與著名影片《獅子王》(The Lion King)的導演羅伯·明可夫(Rob Minkoff)合作他在中國的一些項目。這些電影基本都是合拍片,但是由於明可夫的項目要求的規格都比較大,所以操作的週期也會比較長。

子川:在英國留學多年的經歷對你後來職業生涯最大的幫助是什麼?

王東輝:最大的幫助是眼界和溝通能力。因為走入社會、開始工作之後會發現,溝通能力非常重要,因為很多時候無論你的個人能力有多強,但如果不會溝通,一樣無法完成工作。

正是因為在英國學習和生活多年,接觸到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讓自己的跨文化溝通能力鍛煉得非常強。所以,這一點是到目前為止我得益最多的。

子川:最近幾年中國電影市場非常火爆,今年總票房有望衝破300億人民幣。那麼,你如何看中國電影市場的未來?

王東輝:從各種各樣的數據和市場分析來看,因為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擺在這裏,所以電影市場的高速發展還會持續幾年,而且這個行業之後還夠我們好好「折騰」很多年。

中國電影市場在高速發展期之後才會進入穩步發展的時期,那麼還會持續更長的時間。因此,整個中國電影行業還有很好的前景。

從個人的角度講,《繡春刀》已經結束了,但其實也是我的一個新開始。現在的我可能站在與之前不同的起點上,但是今後做事還是要從零開始、一步一步來。

(責編:尚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